習當局重拳出擊,整治大陸資本亂象。3月30日,中共證監會發佈行政處罰決定書,對資本市場「大鱷」鮮言,開出高達34.7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史上最大罰單,同時,鮮言還被終身禁入證券市場。

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證監會對鮮言作出「沒一罰五」的頂格處罰,並終身禁入證券市場。據稱,這是證監會開出的有史以來最大罰單。

處罰決定書認定,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鮮言通過採用集中資金、持股、信息優勢連續買賣,在實控的帳戶之間交易、虛報等方式,操縱「多倫股份」(匹凸匹前身)股價,也未按規定報告、公告其持股變動信息。

對鮮言操縱「多倫股份」等行為,沒收違法所得5.78億元,並處以28.92億元罰款,合計罰沒34.7億元。對其信息披露等行為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

鮮言曾任匹凸匹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法定代表人、董事會秘書及多倫投資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現任慧球科技的證券事務代表。

此前,鮮言曾要求陳述申辯和舉行聽證會,2月28日,鮮言遞交了《放棄聽證及申辯意見》等材料,表示放棄聽證。截至3月22日,鮮言又陸續遞交了《呈遞證監會材料》等多個材料。證監會對其覆核,終做出處罰決定。

官媒釋放 強烈「警告」信號

3月31日,新華社以題為〈擾亂市場的大鱷要堅決逮住〉報道稱,「史上最大罰單」這一記重拳,在打擊鮮言個案的同時,也給市場上類似「大鱷」敲響了警鐘,對擾亂資本市場秩序的「大鱷」要堅決逮住!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表示,媒體報道提到的「資本大鱷」,表面上是鮮言、徐翔、肖建華等這類人,其實他們只是權貴集團的白手套。

華頗說,這些「資本大鱷」對習近平來講也是相當大的威脅。如習近平要提振股市,他們卻躲在後面來個金融政變,他們的背後是這些權貴在撐腰,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家族等在內。

外界注意到,這次被證監會開出有史以來最大罰單的鮮言,其在資本市場的活動都在上海。證監會在中共「十九大」前,在江澤民的老巢上海狠狠打擊了一條搗亂的「資本大鱷」,意味深長。而新華社隨後的評論也釋放了強烈「警告」信號。

公開資料顯示,鮮言,男,出生於1975年1月,大專學歷。2005年至2010年任上海賓利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至2012年任精九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至2012年任北京天依律師事務所律師;2012年8月任上海多倫股份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長。

金融界是重點清理對象

消息人士透露,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將翻出金融犯罪大案,把掏空國庫者公佈出來。

1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就曾提到要嚴懲資本大鱷,防範資本市場風險的言論。2月10日,劉士余在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再次說,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2月22日,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也對資本大鱷發重話,稱不允許資本大鱷借道和藏身。

財新網2月10日稱,當前金融市場風險頻發,一批所謂的「金融大鱷」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形成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進而主導其董事會和管理層。從而導致巨額資金的流向就難以監控,或操縱市場、或資金外逃、或利益輸送等形成資金權力網絡。

此前,在香港秘密被捕並遣送回大陸的中國資本大鱷肖建華,其掌控的「明天系」,被指是最早為江澤民利益集團撈錢洗錢的一個組織,背後涉及江澤民、曾慶紅、賈慶林、劉雲山、張德江、李嵐清等江派高層家族。

評論認為,習近平當局透過重拳出擊整治大陸資本亂象,清洗江派洗錢走資王國,為「十九大」人事提前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