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新浪網官方認證的大陸媒體人「北京李海」發佈一則快訊,稱「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江蘇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楊岳今天上午跳樓」,消息很快被刪,而官方則選擇了沉默。31日,有微信曝出,當日楊岳參加了江蘇省基礎設施建設推進會,這無疑證實了其「跳樓」的傳聞不實。

然而,比較讓人費解的是,主管農業農村經濟、水利、海洋、法制、金融、林業、扶貧等方面工作的楊岳,為何自2月11日就從媒體上消失了?要知道,他分管的都是相當重要的方面,難道一個多月一點工作也不用做?一個會議也不用參加?而且31日的露面明顯有著刻意闢謠的用意。根據以往落馬官員的露面規律,沒有人可以保證,楊岳的露面代表著他的平安無事。

從楊岳的仕途看,其背後的故事都不簡單。公開資料顯示,今年48歲的楊岳,曾任清華大學團委書記、北京市通州區委副書記,2001年12月進入中共共青團中央任職,2005年出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等職,並明確為副部級,2008年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當年8月,楊岳調到福建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省級黨委常委,後任福建省委秘書長。2011年11月,其後改任福州市委書記。2016年7月則升任為江蘇省副省長。

由於楊岳在江蘇任職相當短暫,他如果有問題,應與江蘇官場無關,更可能與在團中央和福州任職時的某些人、某些事有牽連。

第一種可能是與令計劃案有關聯。2015年1月,與令計劃關係密切的民生銀行黨委書記兼行長毛曉峰落馬,其在1992年擔任中華全國學生聯合會執行主席時的上級正是楊岳。之後,二人在共青團中央存在短暫交集。有分析指,毛曉峰極有可能是令計劃組織的「西山會」成員,而楊岳在多大程度上涉入其中,尚不好說。

不過,楊岳對於令計劃之妻谷麗萍創辦的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BC)則持積極支持態度。2006年10月23日,YBC金秋招待會在北京飯店舉行,楊岳以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身分出席。此後,在楊岳在福建任職時,YBC也擴展到了福建。

令計劃被查以及其同黨一個個落馬後,楊岳的仕途似乎並未受到影響,其被調到江蘇任副省長,曾被視為已擺脫令案影響的證明。但是在副省長位置上不到一年,楊岳為何傳出了跳樓的消息?筆者認為更大的可能是與大年三十被帶到北京協助調查的肖建華案,以及被傳是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錢袋子」的千億巨富黃如倫傳被調查有關。

根據中新社福建分社報道,2012年8月,福州市政府與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舉行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雙方簽署了一份涉及航空公司、臨空產業園、產業基金、融資租賃、金融機構、旅遊文化、城市建設和產業發展、設立總部基地等八個方面內容的框架協議。而在7月份,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楊岳和福州市長楊益民在北京拜訪了國家民航總局局長李家祥,探討了福建航空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集團戰略合作方是民營資本「大鱷」、世紀金源集團董事局主席黃如論和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他們的資本注入福建航空業不可說不是一件大事。

而楊岳與黃如論的交集並不限於此。2006年,黃如論向閩江學院捐贈500萬元人民幣,建設學院2號教學樓。根據閩江學院董事會章程,黃如論受聘擔任閩江學院董事會副董事長,而楊岳則擔任閩江學院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

傳媒披露,這個黃如論背景不簡單。香港《爭鳴》雜誌今年2月號上披露,賈慶林冬季在海南三亞避寒。在2017年的元旦聚餐會上,賈慶林曾說:「上兩屆分工,我抓統戰工作。現在巡視、考察出統戰工作問題一大堆,清算搞鬼的令計劃,實質是劍指我老賈。我稱不稱職已過去,但我沒野心。」而賈慶林之所以如此說辭,是因為據傳黃如倫1月已被帶走協助調查。

另據香港《開放》雜誌2004年9月刊披露,黃如論早年曾在菲律賓等多個國家從事貿易,1991年返回福州辦房地產公司時,賈慶林正任福建省長、省委書記。賈慶林的秘書譚維克把黃如論介紹給賈家。最終,他成為賈家的「錢袋子」。有北京知情者說,「外界都以為金源集團姓黃,法律上沒錯,但實際上,黃如論只不過是賈家的馬仔、具體經營者。實際主事人是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源。」而這個李伯源與肖建華、車峰都有交集。

1995年賈慶林從福建調到北京後,黃如論的金源集團也於1998年前往北京發展,並在三年之中,先後開發出北京世紀嘉園、北京世紀城等共370萬平方米的樓盤,震驚業界。去年12月23日,北京市公安突然展開大規模掃黃行動,其中包括三家京城最有名氣的高檔夜總會,而三家中的藍黛俱樂部正位於世紀金源大飯店內。

如果說楊岳在福州與黃如論、肖建華產生了利益上的交換,那麼二人在接受調查時供出楊岳,極有可能是未來中止其仕途的緣由。像楊岳這樣與諸多「大鱷」們存在往來的中共官員還有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