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熠熠生輝」讀成「習習生輝」、把「趨之若鶩」讀成「趨之若鷹」⋯⋯中共官場上「讀錯字」的官員不只雲南省長阮成發,連中共官媒也發文質問:「官員讀錯字,錯的僅僅是字嗎?」

據網民爆料,阮成發是在雲南昆明五華山的現場報導上,將「飲鴆(zhèn)止渴」讀錯,他說旅遊零負團費是「飲(jiu)止渴」。

阮成發將「飲鴆(zhèn)止渴」讀為「飲(jiu)止渴」。(網絡圖片)
阮成發將「飲鴆(zhèn)止渴」讀為「飲(jiu)止渴」。(網絡圖片)

該消息引起網民鬨笑,這已是阮成發近期第三次因「讀錯字」而陷入輿論風波。此前,阮成發將「撫仙湖」念成了「撫優湖」,將「滇(dian)越鐵路」讀成「鎮(zhen)越鐵路」,令網民譏諷:「雲南省長不知道撫仙湖,太說不過去了;不識『滇』竟然到『滇』省當省長,真夠諷刺。」

但在中共官場,像阮成發這樣的官員還不少見。3月30日,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的一篇文章給出了一串這樣的例子。

文章說,有官員將「熠熠生輝」讀成「習習生輝」,整個主席台上諸公面色如常,充耳不聞;有官員把「趨之若鶩」讀成「趨之若鷹」,未見有人提醒,因為後來他依然「趨之若鷹」;更有一位地級市官員,將班子成員名字裏的「淦」讀成「金」,以致為官一任,笑話八方。而讀白字的領導,身邊一般都有裝傻的下屬和同事。

此外還有這樣一個舊聞:在一次案情通報會上,官員們「前仆後繼」讀白字:省紀委書記介紹原省委某常委的近況時說,「他在看守所裏流下了千悔(應為懺悔)的淚水……」;省委書記分析省委某常委犯罪動機時說道,「身陷令吾(應為囹圄),悔之晚矣」;省長接著講話,將「孤注一擲」說成了「孤注一鄭」;市里在收看收聽案情通報會之後,市委書記的即興發言擲地有聲:XXX的落馬發人深省(shěng)(應讀xing)。

文章稱,官員們頻頻讀錯字,一錯再錯,錯的就不僅僅是字,錯在某些官員的不學不思,錯在官場文化的落後唯上,錯在工作作風的獨斷專橫。

實際上,有評論指,像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這樣不學無術、無德無能的人,靠著溜須拍馬、搞陰謀詭計就能爬到中共最高位,又培植出徐才厚、郭伯雄這樣一大批貪污腐敗、結黨營私的官員,中共官場的生態由此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