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反右運動六十周年,香港有團體於28、29日舉辦研討會,觸動中共神經。當局阻止數十名大陸右派赴港,又一度扣押籌辦者,不過會議最終在佐敦一家酒店成功舉行,共有約70人參加。與會者批評中共暴政獨裁本性不變。

籌辦人、香港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一度在深圳被扣查。會議原邀請60多名大陸右派來港,最終只有20多名成功赴港。陳愉林相信打壓升級,是因為中共懼怕歷史真相曝光。「因為我們的會議口號是釐清真相,拒絕遺忘。如果我們把六十多年以前的歷史翻出來,現在青年和中年看了,一對比,六十多年的情況一樣,那這樣會影響政權的穩定性。所以它很害怕我們。」

任眾:信封畫貓頭鷹被打右派

83歲的北京老右派任眾,原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年僅19歲,因為愛畫畫和寫日記,就被(中共)監督,以扣上畫黑畫的帽子,「我在信封上畫了一個貓頭鷹,被認為是反革命暗號。」1955年胡風運動中,他被整肅和批鬥,送往延慶農場;1957年被打成右派並被監禁。不僅初戀女友因不堪壓力被迫分手,他在農場監禁中,因飢餓、蚊蟲叮咬、生活困苦,身心俱疲,一度萌發自殺的念頭。

當年有130多萬的右派,至今只剩1萬多名反右倖存者。任眾至今想起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老右派們,仍止不住流淚:「有的被餓死,有的臨死時嘴裏還含有大便。」

但中共至今對反右運動造成的傷害,至今不認錯。任眾批評:「中共永遠偉光正,死不認錯,目的就是維護其獨裁政權,犧牲人民不算犧牲。」

六十年至今,任眾稱,中共上下已經離心離德,身邊的不少朋友都已經脫離中共,移居海外,即使是中共黨員,也只是為了利益而披上黨的外衣,但內心已經不再信中共。他樂見2億多民眾退出中共,因為中共已經失信於民。「它自己走向滅亡的必經之路,它不認錯。它無論說甚麼,人們也不聽了。」

蔣綏民: 中共獨裁本性從未改變

另一位83歲的北京老右派蔣綏民指,當年的悲劇源於中共獨裁者毛澤東將1/4的知識份子視為敵人,作為打擊對像,製造全國恐怖主義,以維持其獨裁恐怖統治。

60年至今,蔣綏民指,「中共獨裁本性從未改變。除了毛澤東外,鄧小平亦拒絕為右派平反,江澤民更變本加厲,除鎮壓法輪功外,還對中國財產大肆揮霍,令老百姓生活困苦。」「(中共)邪惡的地方就是為了自己掌權,獨裁統治,並且自己在國內當了第一把手還不滿足,還想做世界領導人,野心非常之大,這就是極端獨裁者的本來面目。」

「中國共產黨造成了數不清的冤假錯案,至少8千萬人死於非命。」他相信中共失民心,未來肯定會被人民唾棄。希望透過老右派的親身經歷,留下口述歷史,讓年輕人分辨是非,看清中共的謊言。

中共反右運動

反右運動是中共建政後於1957年發起的第一場波及社會各階層的群眾性大型政治運動。被指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文字獄」,全面打擊了中華民族的精英,摧殘了中華民族的精神。

1957年4月,中共黨魁毛澤東號召民眾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還聲稱「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於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識份子們,開始向中共表達不滿或建議改進。

面對越來越多的批評言論,毛澤東認為這些言論將危及中共的統治,於是違背承諾,開始了反撲,在全國範圍掀起了「反右運動」。在隨後的一年多,逾55萬人(官方1978年公佈的數據)被扣「右派」帽子,不經法律程序送勞教、關押、苦役,大量右派被餓死、累死、折磨死、病死、自殺。

1979年中共承認當年的「反右運動」擴大化,為大部份右派「改正」,而非平反。但在經歷過「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政治運動後,加上時間因素,活到1979年的右派僅有十萬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