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其莊園與習近平進行首次會面。在聯合國的制裁下,北韓繼續進行核試驗,成為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的最棘手問題之一,也是習近平面臨的尷尬難題之一。

尤其近日中共不顧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作出懲罰性禁令,仍然大量進口北韓的礦產,且美國華盛頓權威公佈中國多家金融機構幫助北韓銀行洗錢,躲避制裁。

美國時政評論家、華人牧師郭寶勝日前接受大紀元專訪,就朝鮮半島局勢,特朗普是否可能先發制人,中國將如何應對,以及半島局勢激化引起國際關係變化等問題進行解讀。

中共與北韓有共同利益

中共官方2月18日宣佈全面停止從北韓進口礦產,但當月煤礦進口同比上升43%。此外,美國之音引述中國海關總署的一份數據顯示,2月大陸從北韓進口、屬於禁令單上的金銀銅鋅礦產的價值就高達65萬美元。

郭寶勝說:「北韓所有的經濟命脈,全部掌握在中共的手裡,所以百分之七十都是要靠中共,包括政治方面,這個是鐵定的。」

「當然他有小的摩擦,上次的牡丹峰事件,金正男刺殺事情,還有包括核實驗這麼肆無忌憚做,中方當然也不高興,但是還在他容忍的範圍內。」

他分析:「因為北韓這麼瘋狂對日本、南韓,美國它是一個很大的制衡。中共不願意幹的事情,叫北韓來幹,來進行制約,所以總的方向,他們的利益還是一致的。」

郭寶勝列舉,聯合國決議對北韓進行煤碳禁運。「但西方國家很多記者發現,北韓進口煤的船很多還在中國的港口,可能直接鐵路不運了,但是私下的各種渠道還在進行,非常多,除了煤之外,還有石油各種核技術全都是中共扶植起來,中共有戰略意圖。」

「因為他們有利益、有條約,共產政權一定要一塊維繫下來這樣一種同盟的關係,他們內部有些小摩擦,中共更喜歡金正男,因為他主張改革開放。中國目前是社會主義,從鄧小平開始經濟改革開放,但政治上還是專制。他們希望北韓也是走這條路。」

郭寶勝表示:「金正恩天天提心吊膽,擔心中共用金正男取代他,所以用化學武器把金正男給暗殺了,因此中共的備胎也沒有了。當然金正男被幹掉之後,找一個也是很容易,但我總的判斷,中共跟北韓關係是非常牢固的,不是哪一個勢力說了算的,他是一個國家跟國家之間的默契,可能有摩擦,但不會導致把政權瓦解,因為對付自由民主,對付西方國家這方面,他們是完全一致的。」

蒂勒森亞洲行主要目的是解決朝核問題

前不久新上任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亞洲行,郭寶勝從他跟各國的會談中勾勒了朝鮮半島局勢大概框架。

「蒂勒森訪問南韓、日本、中國,主要的目的是解決日趨激化的朝核問題。四月初習近平將在美國見特朗普,解決主要的問題也是朝核問題。因為金正恩政權不受控制,已經發射四枚導彈到日本海,直接威脅到日本、南韓這兩個國家的美國駐軍安全。所以蒂勒森到南韓、到日本的主要目的就是強化這兩個國家跟美國的軍事同盟,再一個就是強化軍事演習中武力的準備,派美國的航母到南韓的富山港。」

此前,3月1日美韓的軍演開始之際,雙邊的國防部長在電話會談中評估朝鮮半島的局勢和北韓的核彈威脅,並誓言嚴懲任何挑釁。

這次,蒂勒森說武力已經是一個擺在桌面上的選項了,戰爭的忍耐期已經結束了。目前20多年來進行六方會談談判這條路堵了。

郭寶勝認為,蒂勒森說這些話的目的是針對中共,「因為中共是朝核問題的背後操縱者,提供了技術材料,且北韓成為中共的一條惡狗常出來咬人,朝核問題現在成為中共一個籌碼,有了這個籌碼它跟美國西方國家叫板」。

蒂勒森態度不是結果 習特會最後攤牌

當蒂勒森到北京之後態度變得比較溫和客氣,在正式場合甚至重複中共提出的,「不對抗、不衝突、互相尊重、建立互信」。郭寶勝表示,所以中國的媒體大呼小叫地說中共獲得了外交勝利,美國服軟了,但實際上一方面,蒂勒森不是最終定板人,要到習特會的時候才能見到這個效果。

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美國對中共還存在一個希望,希望中共出面來制止朝核,對北韓進行真正的經濟制裁,斷絕它的石油、技術等等問題。所以蒂勒森在最後一站,在中國的表現是非常客氣友好,這個說明目前還是打不起來。

郭寶勝認為:「習特會上是一個最後攤牌的機會,這個會之後能不能打起來,首先是特朗普能不能先發制人,進行斬首行動。在目前演習中,美國有很多的海軍陸戰隊,還有些突擊行動隊,大家都在想像可能採取奪取本拉登那樣的斬首行動,或者像80年代對利比亞進行外科手術性的打擊,就是摧毀核設施這種方式很快把金正恩獨裁政權瓦解,解除其核戰能力。」

特朗普是否先發制人取決於內閣哪派佔上風

郭寶勝分析,特朗普內閣現在分兩派,一個是以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為代表的親中派,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還去過中共領事館,他們對特朗普的影響很大;但特朗普內閣還有班農、首席智囊內瓦羅,他們是強硬的反共派,尤其是內瓦羅,他著有《臥虎:中國軍事化對於世界意味著甚麼》,對中共非常有敵意。

他認為,這些強硬派在特朗普大選前後和就職前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特朗普敢於在貿易問題上說中共是無賴,強姦了美國,讓美國西方國家工廠倒閉⋯⋯在南海問題上也說「他們很欺負我們」,不給美國面子,蒂勒森當時在南海問題上口氣也是挺硬的。

但特朗普就職後態度有很大轉彎,南海還是維持奧巴馬以前的國際航行;在台灣問題上,習特通話之後,特朗普表示尊重一中政策。郭寶勝認為,儘管一中政策中美理解不同,但是起碼回到了奧巴馬的原點。還有貿易戰,特朗普並沒有宣佈中國為操縱匯率國,也沒有打出貿易戰。

他表示,現在就看特朗普團隊哪方佔上風,所以這也是博弈的過程,導致特朗普到底能不能決定出兵的問題。

「現在特朗普團隊對中共還有顧忌,就是一旦採取斬首行動,他們認為中共就會出兵。中共出兵的話這個事情就會僵持下去。」

郭寶勝說:「最關鍵的是中朝現在還有1961年簽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它是20年自動更新一次,是沒有異議的話就續約,這一輪結束要到2024年。所以《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還在有效期,這條約最核心的一點就是北韓一旦遇到武力的事件,中共必然參戰進行武力保護。這就跟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一樣,這是一個國家的決定。現在緊張之後,中朝邊境已經派了十幾萬大軍過去了,各方面虎視眈眈。」

郭寶勝認為,北韓因為牽涉到中共政權的安全問題,一旦變成統一的民主自由的南韓,那就代表西方的勢力直接通到鴨路江,對中共的政權產生一個巨大威脅。所以北韓那麼多核試驗,東北基本上都給核污染了,但中共不管民眾的生命健康,用這樣一個政權跟西方世界來叫板,還要保衛這個小朝廷。

特朗普手中牌很多

郭寶勝認為,特朗普應該大膽一些,應該從美國長遠利益出發,採取斬首行動。

「如果習特會上,特朗普能夠強硬,就是說我們肯定會進行斬首行動,因為現在和平談判、六方會談所有和平的方式已經運行20多年,我們吃過這個虧。」

他舉例:「就像特朗普發推特說,北韓這個無賴國家,在談判的過程中,中共對我們幫助很少,無所作為。其實特朗普說的都是大實話,所以在習特會上,特朗普如果告訴習近平我們肯定要進行斬首行動,而且你到時候,保持中立不要出兵,一旦你不出兵,我們把北韓的問題解決,我們在台灣問題給你讓利,在南海問題給你讓利,我們在貿易上進行讓利。

「如果這樣的話,習特會結局還是比較好的,北韓這個政權就被幹掉了。在台灣問題上讓利也可以,因為他在台灣(問題上)特別擔心。因為北韓的問題,中美之間對台灣有交易,中美之間簽署第四個聯合公報,美國再一次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對中國來說,這確實是很大的禮物,特朗普(會)這樣子承認。但是簽定條件,中共要在北韓問題上退縮,允許我們進行斬首行動,那麼我可以在台灣,南海、貿易戰問題上退讓,這個是最好的結局。」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習近平不答應,你採取武力斬首,我們出兵,就會重演上個世紀抗美聯朝的結局,就會發生戰爭。」

郭寶勝認為,一旦開戰,中共必敗無疑。「因為國內政權瓦解,台灣真正實現獨立,南海也會丟失,小北約南韓,日本,小的民主國家都和他為敵,所以他們知道打仗對他不好,但是習近平還有中共這些上層,由於為政權穩固的原因,也說不定會一意孤行,一旦特朗普進行先發制人,他們完全有可能再上演抗美援朝。」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特朗普到底敢不敢先發制人,如果特朗普不敢,等於大家還是繼續拉拉扯扯,要會談,天天爭論,北韓不斷研製核武器,州際導彈可以打到美國本土。經過三十年以後,發生一個珍珠港事件,突然一顆州際導彈打到美國本土,那個時候美國就覺醒,美國就採取戰爭,真的戰爭開始了。」

特朗普上台之後雷厲風行作風改變了,比方說最大的政策聯俄抗共,他們被親華派阻礙了,且他的愛將一下子被趕下去,天天追查他跟俄國有甚麼聯繫,而美國這些親華派正好是反俄的,他們一直把俄羅斯當成美國的第一個敵人,這樣中共就減輕負擔。

因此郭寶勝估計,特朗普直接先發制人現在還是不可能,可能等一段時間,金正恩突然有些瘋狂行為之後,美國各派都認為,「我們應該斬首,我們不怕中共」,那個時候就會出兵,那個時候就會引起很大的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