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九評共產黨》後,讓我認識到了共產黨的真實面目,我深為自己曾是共產黨的一員而感到恥辱,當時入黨是不情願的,也沒交過黨費,實際算是自動退黨,但我還是嚴正聲明,從自己內心徹底退出這個邪惡的政黨。

—— 原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
—— 原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

作為外交官,按理應該為國家利益服務,但是我在這裏做的事情大多數不是為了國家利益,而是迫害自己的人民、迫害自己的事。實際上成為共產黨迫害人民的一種工具,這是違背我的良心的。

—— 中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 中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曾給共產黨歌功頌德了很多年,與這些人為伍,我當初覺得是很榮耀的事。但現在我不這樣認為了,我感到很恥辱。

雖然以前覺得紅歌不好,但還得唱,因沒別的歌可以唱,這是很糟糕的事。

—— 中國司法部十佳律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高智晟
—— 中國司法部十佳律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高智晟

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佈: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它,中國共產黨!它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的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中央黨校25人集體退黨

2005年5月,25位工作在中共最高研究理論基礎的核心機構——中共中央黨校的人,通過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集體退黨,他們在聲明中寫道:「我們是來自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我們大家同意借《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的退出共產邪黨的聲明。因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種種原因,我們不能寫出真實姓名,所以以下眾多的退黨人員的姓名全是筆名、化名。其實據我們所知,中共中央黨校2,000多職工中,90%的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