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簽不是抽簽

有外地遊客對求簽文化很嚮往,可是有些解簽師傅為了省時快捷,竟讓遊客即席在簽檔從簽筒裏抽,這樣完全沒有專業守則也不尊重神明的行為令人扼腕。

為甚麼簽是求出來而不是抽出來?

很多人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雖說心誠則靈,但也要心身俱至,讓自己在神明前放下僥倖之心,虛懷若谷,讓神明指引。

所以把簽筒放於心前,輕而耐心的搖,讓簽因應靈力自然跌出。

也有人用手機軟件來求簽,本來原則上與簽筒不相悖的,可惜用手機求簽的人,大多抱有嬉戲之心,更多不理地方是否莊嚴,不問適當時間,興之所至,在家求之,在卡拉ok求之,究竟是何種靈力導引,莫然不知,實在盲目又危險。

求簽看似迷信,但這種文化與卜筮同,我們千萬不要被所謂現代科學知識淹沒了這種與神明溝通的本能。

求簽就是迷信嗎?

迷信,是不求甚解人云亦云,不單求簽可能是迷信,看西醫,服西藥,或從網上看到甚麼信息就信以為真也都是迷信,所以迷信是態度,不是事項。

再來看看簽文的創作便可以知道撰寫和編纂的人是極有文學根底的,恐怕連某些教育局長也難望其背項。當然,基於求簽解簽而衍生出來的商機,令不少投機份子混水摸魚,杜撰神明名義的簽文,其實只要讀頌簽文行文便知背後是甚麼人。

簽題雖然採用古人的事蹟,而簽文卻不一定與簽題同步說歷史,有時運用了五行干支,生肖時令,有些更借字的音形來暗示五行的生剋,只要明白和洞悉這些玄機,在解簽過程中有如騰雲駕霧,不用墨守古人的歷史中。

例如三十五簽王昭君和番,簽文裏:「一山如畫對清江」,可能是「山澤損」卦,也可能暗示山部和水部的字,也描述男女之情,也暗藏土水相剋的狀況,看你有多博學便有幾多層次。

所以要定性求簽屬於迷信,請這些知識份子先搞好簽文裏的歷史故事,分析出簽文的矛盾(如有),不是單用微積分來計同一支簽出現的機率,更不是看到善信跪在壇前便狗眼看人低地說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