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我們,在青澀中難掩的熱忱,無憂中蘊含的純真,關愛中盡顯暖暖的愛,青澀的回憶漾在心間,如此溫暖。

放學後最愛往圖書館裏鑽。心情灰濛濛,做甚麼都提不起勁的時候,圖書館就成了我的避風港。就這樣,我義無反顧地愛上那股濃濃書香味。每看完一本書,嘴角就會不自覺得上揚。不久,身為圖書管理員的你就會輕輕走過來問我:「放學了怎麼還不回家?吃午餐了嗎?功課做完了沒?」我但笑不語,心裏卻甜滋滋的。

品學兼優的你正是我的學長。你總是擔心我過份沉醉在散文與小說世界裏,廢寢忘食,甚至誤了學業。然而,我可從未擔心過這個問題。考試成績稍微退步的時候,有你為我補習;功課遇上難題的時候,有你悉心指導;肚子鬧空城計的時候,有你捎來暖呼呼的飯盒。像長不大的孩子一樣,我總被你守護著。

有一回,你看到我雙眼微紅呆坐在一貫靠窗的位子上,許久都不發一語,焦急走過來,關切地問道:「怎麼啦?」我捂著臉,想放聲痛哭,卻狠狠地忍著。你看著我手上的《海水正藍》。我哽咽:「小彤死了。」「傻瓜,這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你輕輕拍著我的肩。深邃的眸子總令我著迷。我不敢看你太久,深怕一不小心就流露了絲縷情愫。急急把眼神投向窗外,我有些慼慼然:「現今社會上,有多少個小彤?有多少個雪雪?」這回輪到你沉默了。可能你不想隨便敷衍我,卻一時找不到一個得體的答案。你還是輕輕拍著我的肩,時間像靜止了一樣。

某天,你把一個設計精緻素雅的自製盒子交給我。裏面裝的正是張曼娟的《海水正藍》。書裏頭夾了一張書籤,也是自製的。工整的字體寫著:「讓我像蕭大哥一樣好好護著你,好嗎?」短短兩行字,卻幾乎讓我淚奔了。你見狀驚惶失措:「是…… 是我做錯了甚麼嗎?」向來沉穩篤實的你竟然也有方寸大亂的時候。我似哭還笑的表情,很快就把你逗笑了。你輕輕把我摟在胸前。聽著怦怦的心跳聲,我輕捂著發燙的面頰。如果這一刻能被化為永恆,那該有多好!就這樣,晴陽暖照的那個午後,我們譜下蜜一樣的初戀。

人家都說,初戀是不長久的。屬於我們的樂章,就在你忙著高中統考加上我忙著英國倫敦皇家鋼琴八級考試而漸漸畫上了休止符。我們由始至終都沒有將「分手」兩個字說出口。只是,時間和距離偷偷把我們越拉越遠了…… 一不留神,樹葉又經歷了由黃轉青的輪迴。

又一個十六年了,我和你竟然再也不曾碰面。那本《海水正藍》,還有裏面的書籤,還被我保存得挺好的。你深邃的雙眸,我還記得。要說現今科技如此發達,要找彼此的話還不容易?臉書搜一搜,屏幕滑一滑,不過數秒的事。但我想,把最美好的回憶收藏在心的一隅,偶爾回味一下,不是更好嗎?

那一年的我們,雖談不上擁有。但走過了悠悠歲月,偶爾回首,我還是禁不住給自己粲然一笑。那在青澀中難掩的熱忱,無憂中蘊含的純真,關愛中盡顯暖暖的愛,只能在純真的年代裏尋覓。在這個物慾橫流,錢權至上的社會,彼此的情感難免摻拌著雜質。這麼一想,我就更懷念那純真的青蔥歲月了。青澀的回憶漾在心間,如此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