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很多人對於現今考古學家發現的許多史前文明證據抱持著保留態度,每當有科學家發現人類在史前時期曾經有著極高度文明的證據時,有的科學家就會以懷疑的眼光看待這些來自史前時期的文物,而不是以客觀的角度來審視,這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受了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因為科學家先依據達爾文的進化論描繪出一張各種生物的演化樹,而這個演化樹的時間尺度是經過地質學的沉積先後而決定的。雖然進化論到目前為止仍只是一個假說,但是當演化樹的時間尺度確定了以後,卻被許多後期的科學家們認為是不可動搖的了,所以一旦在比較古老的地質層發現「不應該」出現在那兒的化石,科學家就懷疑那個化石,認為極有可能是不可信的。

科學的發展,如果總是抱著過去的理論不放,科學是不會進步的。以物理學來說,牛頓的古典力學在過去幾世紀以來一直被認為是不可動搖的。然而當物理學家把觀察的對象轉移到微觀的電子運動時,卻發現牛頓的力學並不適用於電子的運動。於是物理學家們又發展了量子力學,用以解釋電子的運動軌跡。如果當初物理學家抱著牛頓的力學不放,今天的物理學是無法突破的。同樣的,進化論只是一個理論,不應該當作不變的金科玉律,應該要隨著新的發現,提出更合理的學說。如果緊抓著一兩百年前的理論不放,那麼對於生命本質的研究將永遠是人類的謎。

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人類的頭腦會越用越聰明,越來越進化,因此對於古代的科技發明我們現在的科學應該可以很容易地做出完美的解釋。然而以下的一些例子卻告訴我們,用這套理論並無法說通。

許多尚存的古代知識,一直是人們好奇與探求的對象,如中國的八卦、《易經》、河圖、洛書,我們現在的人都還不能全然了解其中的智慧,然而這是在幾千年前就已經有的東西。還有很多科學家發現了中國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學說,和《易經》的道理,拿來對照現在的科學是非常吻合的。比如有科學家把化學元素表對照五行做了比較,發現五行學說非常合理,而且有些部份還超出現在科學的認識。看來古人的智慧還超出了現在的人呢。

另外,現在有許多氣功在社會上流傳,這些氣功都有好幾千年的歷史了。練過氣功的人都知道,練氣功可以改善身體,祛病健身。而修煉有術的,還可以開發人體的特異功能,做一般人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幾千年前的古人究竟是怎麼發明出這麼高深的東西呢?

對於這些現象許多人嘗試做解釋,可是都不能完全說清,所以這就成了不解的謎。然而在我們看了許多相關的資料後,包括考古學家的發現、史前災難的證據、不能解釋的史前遺蹟等,我們清楚地得到一個可以很好的去回答諸多不解之謎的答案:史前文明確實存在!而且還不只一期,存在著多個不同的時期。人類不但不是猴子變來的,而且在過去的歷史時期還曾經創造了比今日更加輝煌的文明。在奧克洛發現的核反應堆(核子反應爐)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根據調查,核反應堆建造的時間是20億年前,運轉了50萬年,這樣的天文數字是今日設計核反應堆的工程師難以想像的。另外在印度的敘事詩《摩訶波羅多》中提到了古時候的人打仗曾以導彈武器互相攻擊,在印度甚至發現有類似核子武器造成的核爆炸遺蹟。

然而我們也發現了一個事實——再輝煌的文明卻終究逃脫不了滅亡的命運。為甚麼?是人心。高度發展的文明隨之而來的敗壞人心,使人安於逸樂,揮霍無度。每一次人類文明都是在這種情況下毀掉的。當考古學家考察沉到海底的金字塔的雕刻時,竟然發現許多令他們看了會臉紅的雕刻作品,這些並不是藝術,而是人類道德低下後的產物。所以今天建造海底金字塔的人類早已消失,儘管當年他們的技術再卓越,創造再驚人,仍不能逃過上天的公平審判。

在這裏,我們將諸多科學家發現的證據加以系統性地整理,針對這些發現做了分析,希望能帶給您一場別開生面的關於人類生命起源的發現之旅。  ◇

一、遠古的足跡

1968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這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國人在敲開這片化石之後,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隻三葉蟲上,這個鞋印長約26厘米,寬8.9厘米。從鞋印後跟部份下凹1.5厘米來看,這應該是一雙和現代人類所穿的便鞋類似的鞋子,也就是說這隻鞋子的主人是生活在一個有一定文明下的環境。令人納悶的是,三葉蟲是一種生長於六億年前至二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說,在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是不是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在?

這樣的疑問其實早在十九世紀就存在了,1822年的《美國科學雜誌》卷五上,清楚地描述了由法國探險家在聖路易南,密西西比河沿岸所發現的一連串腳印, 每一個腳印都清晰的顯示人類腳掌底部的肌肉曲線。就在同一地點還發現有一道很深的壓痕,長2呎,深1呎,似乎是由捲軸或紙卷筒所形成的(參考1885年《美國古文物研究》卷七,P.364-367),而這兩個遺蹟都是存在於距今有3.45億萬年前的密西西比紀石灰石上。這樣的考古發現告訴我們在上億年前除了有人類存在的可能性之外,當時的人很可能也具有造紙技術等文明。

美國內華達州的Fisher峽谷內發現的鞋印化石。(網絡圖片)
美國內華達州的Fisher峽谷內發現的鞋印化石。(網絡圖片)

另一個類似但是更為有趣的發現,是一位美國業餘地質學家在美國內華達州的Fisher峽谷內,發現了一塊帶鞋印的化石。這個化石是由於鞋跟離開地面時所帶起的泥土造成的,鞋印的保存出奇的好,並且這塊化石的年代可以追溯到2.25億年前的三疊紀石灰石。化石被發現的時間是1927年,不過當近期的科學家以顯微攝影重現這個遺蹟時,才發現鞋跟的皮革由雙線縫合而成,兩線相距三分之一寸平行延伸,而這樣的製鞋技術在1927年是沒有的。加州奧克蘭考古博物館榮譽館長Samuel Hubbard針對這個化石下了這樣的結論:「地球上今天的人類尚不能縫製那樣的鞋。面對這樣的證據,即在類人猿尚未開化的億萬年前,地球上已存在具有高度智慧的人……」而中國一位著名的化石專家海濤在新疆的紅山也發現了奇特的類似人類鞋印的化石,距今約2.7億萬年。鞋印的印跡全長26厘米,前寬後窄,並有雙重縫印。鞋印左側較右側清晰,印跡凹陷,內呈中間淺兩端深,形態酷似人類左腳鞋印,由於這個腳印與美國Fisher峽谷的發現相似,被人稱為新疆的「奧帕茨之謎」(意為不符合那一地層時代的出土物)。海濤在《地理知識》雜誌上發表的論文中說,這種「奧帕茨」現象預示著地球上生命、文明演化輪迴可能性的存在。

恐龍和人類腳印同時出現的化石模型。(網絡圖片)
恐龍和人類腳印同時出現的化石模型。(網絡圖片)

伴隨著上億年前人類足跡出現的,除了紙卷筒遺蹟之外,還有恐龍化石腳印!這些足跡發現於1970年,地點在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克里佐山谷,年代介於1.55億年到1億年之間。其中一個鞋印前後距離還長達50.8厘米,左右寬約20.32厘米,而在離這些鞋印不遠處竟有幾個恐龍腳印。這樣大的腳印也在其它地方被發現,如美國的維珍尼亞州發現的長36厘米的腳印、以及在堪薩斯州巴克斯塔礦區砂岩中發現的巨型足跡,長約90厘米等。這些腳印的尺寸都遠大於我們一般現代人的腳印,而且年代都在1億年之前。

這幾個腳印化石,一下子把人類存在的可能性拉到上億年前,強力地撼動了進化論的框架。不過更令科學界感到訝異的是一些有上億年歷史的科技產物的出土,這些遺蹟向我們透露了當時人們豐富的生活經驗。

接著讓我們為大家介紹這些少為人知的考古發現。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