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旅程中,每階段都會有每階段的緣份,每階段的接觸都是值得回味的幸福紀念日。

那天,我家「老爺子」外出收貨款,客戶硬把餘款扣住加入他們的用餐基金,並邀老爺子當晚共進晚餐,飯後還有點心「粉味的百花香」,老爺子打電話回來對我說他是人在江湖,莫可奈何就半推半就應邀赴約。

當晚,想到雜誌或電視上那些尋芳客,左擁右抱的鏡頭,無來由的焦慮讓我感到不是滋味,整夜帶著忐忑的心,雖然眼睛看著電視但不時盯著牆上滴答滴答的鐘,耳聽外面的風吹草動,期待著熟悉的腳步聲。時間就像忘了轉動,讓我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熬到凌晨1點左右,卻還不見他的行蹤,心裏正像熱鍋上的螞蟻時,終於看見他手裏提著一盒點心笑瞇瞇地歸來了。

放下一顆懸著的心轉為埋怨,指責他忘了時間,忘了回家,他喊冤地說:「大夥兒現在都還在那邊興致勃勃地狂歡,是怕妳鑽牛角尖,會想東想西才偷偷先溜走,朋友們發現我不在,明天鐵定會笑話我。」還說:「我就知道妳還沒有睡,帶了妳愛吃的點心,快趁熱吃喔!」我才不理他的解釋和窩心,想他可能樂不思蜀,越想越不甘心,儘管整晚他好話說盡,我還是擺著臭臉不理不睬,並把點心丟在一旁,最後他也生氣了,說我不可理喻,也懶得理我了。

本來每晚都手勾著手睡覺,那晚我們的睡姿成了「北」字,沒了「邦交」哪來共鳴?誰也不理誰。天快亮的時候,忽然電話「鈴!鈴!」地響起,我搶著拿起話筒,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心裏自以為是地想著,不知道哪個風月場所的野女人打來的,再聽清楚對方講:「嫂子啊!陳大哥回家了嗎?我家的阿海沒回家呢!」

人啊!就這麼愛比較,本來還怪他三更半夜才回家,但一聽到跟他同行的老婆還在家「等沒人」,這麼一比突然有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覺,先前的嘔氣也漸消失了,放下話筒偷瞄他,他露出一副受盡委屈,好像在告訴妳,妳就不相信的表情,當下我知道他所言不假,為了不讓我擔心他才沒夜不歸營,想到昨晚的不信任,感覺有點內疚,想恢復邦交但拉不下面子,不好意思當面講和,可是心裏實在又過意不去。

忽然靈機一動想到「寫字條」也是溝通的橋樑之一,何妨一試?起床做早餐時,他已經在客廳看報,煮好了飯,炒好了菜,就留了紙條寫著:「菜在桌上,人在眠床上,要吃要睡由你撿!」之後,我再回到廚房,看到飯桌上也留下一張紙條,我一看差點就笑出聲,紙條寫著:「菜冷、心也冷,兩項都不撿!」下面還畫一個有趣的鬼臉,笑著看著字條,蠻佩服他這麼有創意的「對話」,讓平淡的婚姻生活中擦出會心一笑的情趣。每當想起這一件事,就深深感觸到,在兩人世界的相處過程中,多多少少都會留下幾筆爭執或甜蜜記憶的刻痕。

年輕時不懂得體諒,大多索取多於付出,抱怨多於感恩,隨著年歲的增長,接觸團體開拓視野,看多了周遭形形色色男女,較能以豁達的心來面對這個充滿競爭和挑戰的時代,社會生活給人的壓力無可奈何,更何況這世界是何其寬廣,不可能甚麼東西都能擁有,只能感恩地把握住現在,珍惜現今所擁有。當來日再回望時,將會驚奇地發現,在生命的旅程中,摯愛的親人或好友相聚,每階段都會有每階段的緣份,每一階段的接觸都是值得回味的幸福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