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2月,隨著大清王朝隆裕皇太后頒佈《退位詔書》,清朝末代皇帝、年僅6歲的溥儀正式退位。此後他的人生被歷史裹挾著,充滿了悲劇的色彩。

幼年的溥儀在民國政府的特許下,依舊可以生活在紫禁城中,其後成為日本人的傀儡,當了幾年滿洲國的皇帝。日本戰敗後,溥儀又被蘇聯人俘虜,並被帶到了蘇聯囚禁。中共建政後,他於1950年被押解回到中國,在撫順戰犯管理所被強迫學習、改造。在被中共洗腦後,溥儀於1959年底被毛特赦,出於統戰的需要,中共又讓他當上了全國政協委員,安排在政協工作,做文史專員,還幫他與李淑賢結了婚。

然而沒過幾年,對中共「感恩戴德」的溥儀,在毛發動的文革中連病帶嚇去世了。

中國最後一個皇帝——宣統皇帝溥儀。(維基公有領域)
中國最後一個皇帝——宣統皇帝溥儀。(維基公有領域)

文革紅衛兵幾度光顧

根據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末代皇帝溥儀的生死時刻》一書披露,溥儀自在政協工作以來,一直非常認真地對待每一場政治運動,因此,當1966年文革爆發後,溥儀還是一如既往地嚴肅學習、對待。不過,隨著大批官員和學術上造詣極高的知識份子被揪斗、抄家、遊街,以及平時幫助過他的人一個個被批鬥、被打倒,溥儀內心的困惑也越來越多。

由於全國政協機關公佈一條規定:文史專員們不介入這場席捲全國的文革運動,溥儀得以暫時置身於狂飆之外。然而,沒過多久,這條規定被造反派們破除,文史專員們也成為了鬥爭的「靶子」。如原國民黨高官杜聿明、康澤和沈醉在政協大院內被一大幫孩子們(機關幹部的家屬)捉弄、圍攻和侮辱,往身上扔黃泥團、吐唾沫;繼而廖耀湘的夫人張瀛毓、王耀武的夫人吳伯倫被「紅衛兵小將」們當做「國民黨將軍太太」而遭圍攻、辱罵;接著,杜聿明、宋希濂、董益三人被抄家,造反派無理取鬧,竟連董益三的妻子宋伯蘭的退職金和全部積蓄也抄走了⋯⋯

對於溥儀,造反派們則剝奪了他工作的權利,群眾造反組織貼出的告示稱:政協委員一級(原薪200元)降薪百分之五十,文史專員一級(原薪100元)降薪百分之三十,集體回家「學習」。

而這僅僅是開始。很快,臂戴「紅衛兵」袖章的造反派們一批又一批地闖進了溥儀的家中,並宣告是來「破四舊」的。在搜尋後,他們給溥儀下了一道命令:「溥儀!上房去把那對兒石獅子打掉!」溥儀說,住房是國家財產,希望能允許給政協房產部門打個電話,紅衛兵哪裏肯依,說話時早有人把砸下來的石獅子扔到了院子裏。

紅衛兵還來到室內,勒令溥儀送走客廳的沙發軟床等「資產階級家具」。溥儀只好打電話讓政協派大汽車來,拉走客廳中的沙發、睡房中的雙人軟床等,並調換了必要的簡單用具。

在紅衛兵們發現了擺放在睡房內床前茶几上的毛與溥儀兩人並排站立的合影後,非常氣憤,斥責溥儀說:「你是戰犯,不配與偉大領袖一起照相,我們要帶走相片,不許你用這個迷惑群眾,往自己臉上貼金。」溥儀連連表示要上交政協機關。

紅衛兵們一次次地光顧家中,讓溥儀驚恐萬狀。與此同時,李淑賢到糧店買細糧也被拒絕,糧店售貨員正式通知他們「今後只售給玉米麵,不再供應你們麵粉和大米」。原來溥儀已被作為「黑五類」對待了。幸虧用糧票還可以在街上買饅頭,否則,溥儀夫婦的主食就成為難題了。

末代皇帝溥儀西裝照。(公有領域)
末代皇帝溥儀西裝照。(公有領域)

連病帶嚇而死

對於紅衛兵的接連恐嚇,溥儀非常害怕。加之他在滿洲國時,曾讓下人毆打孫博元,結果把他打死了,文革時他的哥哥孫博盛舊事重提,不斷寫批判信給溥儀,要他償還人命,溥儀更是心事重重,因病住進了醫院。

此時,他原來的「皇妃」李玉琴也在老家挨整,被人說成是「封建殘渣餘孽」,而她說自己也是受害者,當年進宮後溥儀給她定了21條規矩,折磨她。也因此,李玉琴和她的嫂子杜小娟整天去醫院,甚至想讓紅衛兵揪斗溥儀,也把溥儀嚇得夠嗆。

在惶恐不安中,溥儀病情加重,於1967年10月離世。

末代皇族被抄家、出走和自殺

曾採訪晚清以來人物三百多人、蒐集大量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並撰寫了《末代皇帝的後半生》、《末代皇弟溥傑傳》等的賈英華,在接受《競報》採訪時提到,末代皇族成員總體文化素質較高,而且大多有書畫傳承。他們一般比較講究禮節,規矩大,不論家裏有沒有飯吃,早晨起來先要沏茶。而且不喜歡接觸陌生人,比較重視身份。不過,文革時的日子並不好過。

文革「破四舊」時,溥儀的一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外甥(二妹的兒子)站了出來,親自帶著紅衛兵去抄皇族的家,並公開聲明要與皇族家庭「決裂」。他們先去了醇親王載灃的兒子、也是溥儀的弟弟溥任家抄家,溥任還被打了幾皮帶。接著去了溥儀的叔叔載濤家,不僅抄了家、查封了古董,還把年過七旬的他推倒在地,嚇得載濤的庶夫人金孝蘭割腕自殺。

而另一波紅衛兵則去了溥儀的內弟潤麒家,幾箱一百多件整套的「康熙官窯」被抄走。

此外,惇勤親王奕誴的孫子、現代琴壇、畫壇的一代宗師溥雪齋,也被抄家,古琴被毀、字畫遭焚、藏書遇劫。在受到慘無人道的批鬥之後,這位73歲的老人不堪凌辱,和女兒離家出走,不知所蹤。

至於當代廣為人知的書法家啟功先生,乃是雍正皇帝第九代孫,清末工部大臣溥良的後人。在1957年整風反右運動中,啟功被劃為右派。文革期間,啟功又被貼大字報、抄家、批鬥,乃至被拘留審查,幸有妻子章寶琛的見識與膽量,使得啟功所有的字畫書稿得以完整保存。

結語

文革結束後,吃盡了苦頭的末代皇族依然心有餘悸。為避免再出麻煩成為新運動的整肅對象,愛新覺羅家族全部易名為「金」,以與過去滿清歷史進行切割。這是怎樣的悲哀!

而末代皇帝溥儀和皇族成員們的遭遇,顯然是中共迫害眾多中國人的又一樁罪惡。中共迫害範圍之廣,令人咋舌。無疑,末代皇族們的擔心也是全體中國人的憂慮,而要解除這憂慮和擔心唯有拋棄中共,迎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