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大陸多個微信號、微信群被封殺。其中,人權律師劉書慶的個人微信號也被封,顯示信息是「傳播色情/暴力/敏感/廣告等違法行為」。但劉書慶律師表示自己並沒有傳播這些內容,遂準備狀告騰訊公司侵犯名譽權。

3月20日,北京民主人士查建國「抱團取暖」群等70多個微信群、1300個私人微信號同時被封殺,原美國電子雜誌《大參考》主編李洪寬的「李洪寬憲法第35條」群被封殺,劉書慶的個人微信號也被封。

另據美國之音報道,夏業良教授百年未圓夢1群、擁抱自由群、黃埔講堂群也被封殺。這是中共繼兩會大批封殺QQ群後,又一次封鎖網絡輿論。

「我所有的文字都在這些群裏面,但是我都進不去了。還有一些錢也存在那裏面。肯定是因為我發的一些揭露中共的文章吧。所謂的敏感文章很多。」查建國說。

查建國的「抱團取暖」群是他兩三年前建立的,約有500人。作為群主的他,現在根本進不去,只能看別人發給他的信息,自己卻不能回覆。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他的社交自由受到嚴重侵害,這是中共將言論自由的限制從媒體、大學講壇延伸至網絡、手機、微信群。「文章裏有敏感詞,經常會被找去談話、警告,中共就是用這種技術手段箝制言論自由。」他說。

劉書慶的微信號被封的理由則很荒唐。3月20日,劉書慶的微信號顯示一行信息:因傳播色情/暴力/敏感/廣告等違法行為限制登錄,不可解封;23日,又顯示「涉嫌傳播色情/暴力/非法營銷等違法內容被永久限制登陸」。劉書慶表示,自己並沒有傳播這些信息,這是在侵犯他的個人名譽權。

他推測,中共之所以封殺他的微信號,是因為他關注和參與了709案件,也曾參與一些冤案的維權,還會發一些關注人權的信息。

「我聽說最高法院出台的內部文件,說不受理這一類的案子。不管受理不受理,我都要起訴,更何況他們連證據都沒有。起訴不僅是名譽上的問題,還要以違約責任起訴它。」劉書慶說。

另外,他還告訴大紀元記者,武漢維權律師張科科將和他一同起訴騰訊公司。他的一些原創文章、存的一些錢都取不出來,「這種限制言論自由,恣意違反人權的行為,應當得到法律制裁。連我換微信頭像的權利都被剝奪了,簡直是太荒謬了」。

不只是以上兩位律師要起訴騰訊公司,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也想起訴。她的微信號和QQ群自從兩會被封殺後,至今未恢復到原來操作自由的狀態。她表示,這種嚴重的侵權行為,不單是騰訊公司的責任,而是背後有人操作,但是目前只能先以起訴騰訊公司來捍衛自己的社交自由;同時需要那些QQ群、微信群、微信號的受侵害者都站出來,聯合起訴騰訊公司。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需要溝通後去做,但是中共現在是在沒做之前就把溝通的渠道給切斷了。它們的手段太殘忍惡毒了。」徐秦說。

此外,據李洪寬3月24日在其推特上發布的「QQ微信封群與移師ICQ 20170320」視頻披露,他的「李洪寬憲法第35條」群在3月20日也被封殺。同時他還發現中共採取了一種很卑劣的手段,即群被封掉之後,中共防火牆以內的朋友都看不到他微信群更新的消息,但是海外的卻都能看到,採用這種掩人耳目的辦法,使得身在大陸的民眾獲取信息的自由權利被剝奪。

他表示,騰訊公司不敢把微信群海外的部份封鎖掉,是因為海外的法律在這方面有嚴格的規範,一旦被控告,騰訊將付出慘痛代價。但是,「中共不講法律啊,它就採取國際歧視政策,讓你在大陸的人就低人一等,就不能自由看信息,中國已經進入一個流氓社會了,完全不拿法律當回事兒。」李洪寬說。

除此之外,一位河南網友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還會利用一些五毛進到微信群,積極地在群裏發送黃色信息,之後這個群就被「正當理由」封掉了。所以,他說:「要是不被侵權,就不存在專制。對中共一定不要抱有幻想,只有人人都做一個好人,它自然就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