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後三個星期內,習近平當局密集動作圍剿上海幫,清洗江澤民家族政商利益地盤,觸及江澤民祖孫四代多名關鍵成員;跡象顯示,「十九大」前夕,習陣營針對終極「大老虎」江澤民的清洗行動升級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日上免稅行董事長江世乾被撤換 江志成利益地盤喪失

3月22日,大陸媒體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結果報道,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免集團)已參股日上免稅行有限公司(下稱日上免稅行),持股比例為51%,變更時間為3月14日;同時,日上免稅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也由江世乾變更為中免集團黨委書記王軒,中免集團總經理陳國強出任日上免稅行董事一職。

早在2013年,港媒披露,與江澤民相識於1986年的美籍華人江世乾,其實與江澤民生父、漢奸江世俊和過繼父親江世侯(又名江上青)同屬「世」字輩的遠房親戚。「六四」後不久,江澤民踩著學生的屍體上位,江世乾就移居回上海,打著江澤民的旗號,撈金融、撈保險、撈基金。

1999年9月16日,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正式通航投入使用。原本經營其它領域的江世乾在1999年6月成立日上免稅集團有限公司,在上海機場經營權中打敗其他知名國際競標者,又在後來獲「特批」戰勝國企,入主北京首都機場免稅店。

2011年初,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博裕資本購得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銀行家們估值日上免稅行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僅為2億美元,並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日上免稅行40%股份。博裕僅這一筆生意就大賺5.8億美元。

江世乾以美籍華人身份成立的日上免稅行在江澤民主政時代以「特批」形式壟斷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又通過資本騰挪,將巨額財富轉手給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江澤民家族斂財手段可見一斑。

日上免稅行最新股權變更後,董事長與總經理換人,江世乾喪失控股權與經營決策權;股權結構也未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這表明由江澤民父輩人物江世乾與孫輩人物江志成操控的這一利益地盤已被習當局接管。

李克強高調清洗江綿恆的「電信王國」

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事件為3月14日,正值中共兩會期間。值得關注的是,就在兩會期間,3月5日,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高調宣佈「年內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降低多種電信費用」。

3月6日,習李當局即公佈,從2017年10月1日起,國內三大運營商將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

大陸手機漫遊費始於1994年原中共郵電部發佈的《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而1994年正是中國電信市場利益落入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手中的起始年。

1994年,三大電信商之一的中聯通由網通與聯通合併而成立,成為江綿恆打造其「電信王國」的槓桿公司。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壟斷電信業牟取暴利至今已逾20年。

「十八大」以來,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如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高管紛紛被查,相關整改方案不斷推出、實施。

此次兩會,李克強高調宣佈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成為清洗江綿恆「電信王國」的又一個標誌性事件。

兩會結束後第一天,3月16日,中共上海市前副秘書長戴海波「受賄、隱瞞境外存款案」開審,被指控受賄近千萬元人民幣。戴海波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服判」。而戴海波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是江綿恆的馬仔。

吳志明第一副手陳旭落馬 上海政法系統逾百人被查

兩會前夕,3月1日,中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被「秒殺」,成為繼艾寶俊之後的上海「第二虎」。陳旭曾被舉報涉四人連環命案。陳旭早前還涉入社保案、陳良宇案、周正毅案等多個上海大案;而這些大案均牽連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江綿康。

陳旭長期任職上海法院、政法委、檢察院;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是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吳志明從2000年開始,操控上海政法武警黑勢力長達十餘年,主導上海政法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涉及多起腐敗大案,其被調查的傳聞不斷,出事信號頻現。

去年中共六中全會前後,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原黨組書記、常務副校長鄭萬新被調查後迅速被逮捕。高等公安專科學校校長職務由公安局長兼任,鄭萬新一度是吳志明的副手。

習近平、王岐山選在中共六中全會及兩會這兩個重要時局節點,先後拿下吳志明的兩個副手,不僅直接釋放震懾「上海幫」的信號,也將「打虎」目標指向吳志明。

3月22日,《中國新聞周刊》發文披露,陳旭涉嫌「參與非法組織活動」,上海政法系統有逾百人涉陳旭案而被調查。

這意味著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經營十多年的上海政法系統正被清洗。

江澤民自己處境不妙信號頻傳

不僅其父輩、子侄輩及孫輩的利益地盤被密集清洗,兩會期間,江澤民自己處境不妙的信號也頻頻傳出。

3月13日,參加兩會的中共政協委員、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被記者兩度問及江澤民的健康問題,但都迴避,不作回應。而在2015年3月13日,亦曾有媒體問到其兄的身體狀況,江澤慧六次回應稱「很好」。

3月7日,中共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在江蘇代表團發言,讀稿時讀到江澤民當年力主在上海黃浦江引資建橋等。但說完這段話後,崔向群突然停下來,不停地翻找文件,許久才尷尬地稱「不好意思,文件打錯了」。

去年3月以來,江澤民父子被內控的消息就不斷傳出。此次中共兩會上,江澤慧避談江澤民,崔向群提到江澤民後突然改口,這兩大徵兆或表明中共官場乃至江澤民家族均已意識到江澤民的處境岌岌可危。

另外,3月13日,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刊登對「紅二代」孔丹的專訪。孔丹將中共建政後的六十多年歷史分為三個時期,暗中將習近平與毛澤東、鄧小平相提並論,完全忽略了江澤民。

而避談江澤民健康問題的江澤慧處境也不妙。3月10日,大陸《新京報》採訪江澤慧,並引出她說這是其最後一年履職政協委員。江澤慧長期在林業系統任職。近年來,林業系統也已不斷被清洗。2015年11月19日,《新京報》曝光江澤慧兼有10個頭銜,其中6個與林業有關。

習圍剿江澤民家族 釋放多重震懾信號

習陣營上述密集清洗動作選在兩會敏感期及香港特首選舉前夕,涉及江澤民家族的政商利益圈與私家政法系統勢力,指向江澤民家族祖孫四代幾乎所有關鍵成員,向外界釋放全面圍剿江澤民家族的信號。

習陣營此舉既極大震懾了香港江派勢力,影響特首選舉選情;也為深度清洗上海幫高官埋下伏筆,已去職的上海市長楊雄與現任上海書記韓正等上海高官與江澤民家族關聯密切,其仕途命運將取決於江澤民家族被清洗的進程和力度。

不僅如此,對江澤民家族的清洗行動還直接攸關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及十九大前後的重大政治決策與政局走向。十九大上,政治局常委人數、人選乃至常委制度的廢除等,是否設立接班人問題,習近平5年後繼續留任等問題,已不斷傳出各種風聲。這些問題的最終落實,取決於習江兩派的博弈態勢。

習近平唯有強勢圍剿江澤民家族,「擒賊先擒王」,才能極大震懾江澤民集團,先行防範它們的反撲,才能確保按自己的意志主導十九大平穩換屆和後續政局走向。

習陣營對江澤民家族多個政商利益地盤清洗行動的突破,也意味著江澤民家族的貪腐證據已被切實掌握或將被進一步挖掘;「開弓沒有回頭箭」,後續清洗行動應該已在部署之中。中共十九大前夕,習王或掀新一波「打虎」高潮。

(大紀元2017年3月22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