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上海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由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控股,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江世乾被撤換。據報,江世乾是江澤民家族的遠房親戚,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6年前曾收購日上免稅行40%股份。最新變更後的股權結構未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

中免集團控股日上免稅行

3月22日,大陸澎湃新聞網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免集團)已參股日上免稅行有限公司(下稱日上免稅行),持股比例為51%,變更時間為3月14日;同時,日上免稅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也由江世乾變更為中免集團黨委書記王軒,中免集團總經理陳國強出任日上免稅行董事一職。

工商資料顯示,日上免稅行(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於2005年11月;投資人包括標註為企業法人的日上免稅行(上海)有限公司,與標註為外國企業的日上免稅集團有限公司(Sunrise Duty Free Group Limited);董事會包括董事長江世乾、董事張鳳懿與Bailey Cathleen。

變更後,日上免稅行註冊資本為626萬美元,其中,中免集團替代日上免稅行(上海)有限公司,出資319.26萬美元,日上免稅集團有限公司出資306.74萬美元,持股比例分別為為51%、49%。董事會有8名成員,此前的董事只有張鳳懿一人留任。

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董事長換人。(網頁擷圖)
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董事長換人。(網頁擷圖)

江澤民之孫江志成收購日上免稅行股份

2014年4月11日,路透社發表一篇特別報道《私募股權基金行業的太子黨》,披露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國牟利的三筆大交易,其中著墨最多的一筆就是收購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

據路透社報道,免稅商店在中國大陸一直為國營所壟斷,直到江澤民主政的1999年才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免稅商店對外開放。美籍華人江世乾贏得投標,在浦東機場開設免稅商店日上免稅行。以後的10年期間,江世乾的生意快速發展,成為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排名僅次於國企、中免集團的超級免稅連鎖店。

2000年,時任總理朱鎔基主管的國務院將上海以外的所有免稅店業務控制權從地方政府移交給中免集團。但2005年,日上免稅行打敗中免集團,獲得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開設免稅店的10年許可。

2011年初,江志成的博裕資本購得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銀行家們估值日上免稅行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僅為2億美元,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日上免稅行的40%股份。

路透社報道質疑,為甚麼江世乾的日上免稅行能夠在江澤民主政時代以「特批」形式打進中國?江世乾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價格賣掉生意興隆的日上免稅行40%的股權,甘願讓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在豐厚的利潤中分一杯羹?

報道說,江志成屬太子黨,他的父親江綿恆也是太子黨。江綿恆是上海最大國營企業的CEO,該企業負責中國各種核能源資源。2010年,剛剛從哈佛本科畢業的江志成,在高盛擔任9個月分析師後,離開高盛創建博裕。博裕僅收購日上免稅行這一筆生意就大賺5.8億美元。

按照最新變更後的股權結構顯示,江志成的博裕資本已不是日上免稅行的參股股東。

江世乾是江家遠房親戚 替江家代持

香港《壹週刊》2013年8月報道,江志成(Alvin)27歲在港自立門戶搞私募資金;其2010年成立的博裕投資以香港為基地,股東卻在避稅天堂開曼群島註冊,又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持牌成為「投資顧問」(investment adviser)。

報道還披露江志成和日上免稅行創辦人、美籍華人江世乾的密切關係,包括江志成報住的香港豪宅和名車都是江世乾名下公司擁有。

據報,與江澤民相識於1986年的江世乾,其實與江澤民生父、漢奸江世俊和過繼父親江世侯(又名江上青)同屬「世」字輩的遠房親戚。「六四」後不久,江澤民踩著學生的屍體上位,江世乾就移居回上海,打著江澤民的旗號,撈金融、撈保險、撈基金。

1999年9月16日,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正式通航投入使用。原本經營其它領域的江世乾在1999年6月及時成立日上免稅集團有限公司(Sunrise Duty Free Group Limited),在上海機場經營權中打敗其他知名國際競標者,又在後來獲「特批」戰勝國企,入主北京首都機場免稅店。

時政評論員陳思敏分析,十年後江志成「收購」日上免稅行的控股股權,更像是收回取回,實質憑藉的不是博裕區區8,000萬美元的出資,而是1999年江世乾被受託「代持」。

陳思敏表示,時至今日,江綿恆仍是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江志成則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權基金行業奉行江澤民的家訓「悶聲發大財」,成為官商合謀、權錢勾結的典型。反腐「打虎」若不打掉江家族,則終究無法向國人交代。

兩會前後 習李王聯手圍剿上海幫江家族

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事件為3月14日,正值中共兩會期間。值得關注的是,兩會前後,習近平當局有多個動作圍剿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

兩會前夕,3月1日,中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落馬,成為繼艾寶俊之後的上海「第二虎」;而陳旭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是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兩會期間,3月5日,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高調宣佈「年內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降低多種電信費用」。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被稱為「電信大王」,長期操控與壟斷中國電信業及電信費用牟取暴利。習當局此舉相當於清洗江綿恆「電信王國」的又一個標誌性事件。

當天下午,習近平到上海人大代表團,對上海官員提出4個要求,包括在反腐敗上有新作為等;要求上海官員負起「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習的發言,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等官員問責、施壓意味明顯。

兩會結束後第一天,3月16日,中共上海市前副秘書長戴海波「受賄、隱瞞境外存款案」開審,被指控受賄近千萬元人民幣。戴海波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服判」。而戴海波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是江綿恆的馬仔。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表示,兩會前後,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聯手行動,拿下上海政法系統「首虎」,高調清洗江綿恆的「電信王國」,控股上海超級免稅店。習陣營加速圍剿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的信號明顯。在習近平的施壓之下,「十九大」前後,上海幫更多案件、更多黑幕料將繼續被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