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媒體披露,中石化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中石化冠德」三名高層被國際刑警通緝,或因涉嫌介入高達8億美元的開發弊案──中石化落戶印尼巴淡島的石油倉儲基地。據稱,這是中石化也是三大油企首次在海外自建專營的油庫。

在習王上任反腐之前,國企「三桶油」利益被指由曾慶紅為首的「石油幫」獨霸壟斷多年。石油幫雖是一家,但也各有各的分舵主。從反腐數據來看,中石油、中海油這兩家多涉及了周永康案,前者有周永康的頭號代理人蔣潔敏窩案,後者有周永康之子周濱的專用白手套米曉東案等。

相比之下,涉周案較淺的中石化則與張高麗的關係顯得較為密切。一個因素是,在中石化總公司成立之初,時任茂名市委副書記的張高麗,即同時兼任中石化總公司茂名石油工業公司經理。直到張高麗任廣東副省長,仍兼任茂名乙烯工程領導小組組長。

由於張高麗曾經身兼在地領導與中石化高管的雙重身份,讓他得以在中石化的管理層,或者是省內的公司人事等,建立了多層面的關係。像是這次中石化冠德疑被通緝的三名高管,其中之一的董事總經理葉芝俊就是出身中石化廣州石油化工總廠。

特別是,在張高麗離粵赴津主政時,中石化也曾隨之前往天津投資。據相關時政新聞,這段期間中石化頗為致力於天津項目的兩名高層,是集團總經理、股份公司董事長蘇樹林,以及股份公司副董事長兼總裁王天普。

這次中石化鬧上國際的「巴淡倉儲項目」,於2012年10月開工時,時任中石化總經理王天普親自趕到印尼現場,可見其重視程度及參與程度。公告稱該項目兩年內建成。如今工程未能如期完成,王天普也已於今年1月被判刑15年6個月。

王天普是中石化「首虎」,在落馬前六天(2015年4月21日)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剛好就是陪同張高麗出席在釣魚台國賓館的中俄能源會議。

在王天普落馬之後,緊接著,曾被張高麗在天津多次接見的蘇樹林也被查。報道稱,蘇樹林貪腐集中在中石化時期。中紀委巡視意見,中石化腐敗問題主要有兩大方面,一是通過海外項目搞利益輸送,二是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插手工程項目牟利。

若是如此,王天普、蘇樹林在中石化經手過的專案實在應該重查。特別是當年響應張高麗打造中國「新曼哈頓」而在天津推出的一些大項目,如報道,在天津化工廠進行耗資17億美元的擴建工程,後遭抗議停擺,但已投入的顧問費、環保費達數十億元。也由於天津港、濱海新區規劃混亂,終於在2015年8月發生大爆炸,事件原因撲朔迷離。官方只有報告沒有真相。但有媒體報道揭露,涉事公司的大股東、二股東是代持股份,幕後老闆指向張高麗親屬、女婿。此外,涉事公司的高管及主要幹部都來自中石化班底。

據報道,21日當晚,中石化方面就這次事件回應兩點,一是未收到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報,一是這僅是一場「商業糾紛」。新聞巧合的是,李克強在當天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表示,國有資產不是任人宰割的「唐僧肉」。國企國資走出去,監管必須及時跟出去。

沉寂一時的石油腐敗似乎未根除。三大油企高管的權力之手可以伸得多長,在公開報道中,曾有中石化內部人士如此表示,蘇樹林雖然調離中石化任福建省長,但他在集團的影響還在。省長級的尚且如此,何況常委級的。石油系統反腐,辦了一個周永康,還有一個張高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