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jay Shankar退休前是位印度海軍中將,曾擔任安達曼-尼科巴司令部(ANC)的總司令。這位印度戰略部隊司令部的前司令,一年多前在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所」網站撰文,探究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原因。他分析,中共對失去權力的恐懼,促使它鎮壓一個和平的佛家信仰團體。

印度戰略部隊司令部(Strategic Forces Command,SFC)負責國家的戰術和戰略核武器儲備之管理和行政。戰略部隊司令部接受印度核指揮管理局 (NCA)的指揮。印度核指揮管理局(NCA)由印度總理擔任主席。

Shankar在文章中寫道,在1999年4月,也就是天安門大屠殺十年之後,八九六四的悲劇在同一地點展開。規模是一樣的,中共發動鎮壓背後的焦慮也是一樣的。在這次事件當中,中共將拳頭砸向10,000名到中南海上訪的法輪功信仰者。官方估計,全國有7,000萬法輪功學員。

此次鎮壓的受害者人數以及隨後延續至今的迫害人數仍然未得到證實,然而外界估計,在勞教所有3,700人死亡,獄中有酷刑,還有令人震驚的65,000例器官活摘。

文章寫道,法輪功理念的核心是佛法和以真、善、忍為指導的道德觀。法輪功的功法包含深呼吸和舒緩流暢的運動。法輪功抗爭運動的唯一訴求是得到承認,成為中國的合法實體。那麼這些祥和的法輪功信仰者為甚麼會引發中共的暴怒呢?

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信仰者受到殘酷的毆打、法外監禁、精神虐待、酷刑、器官活摘。持續的鎮壓迫使數百萬信仰者轉為地下。

文章寫道,這場鎮壓最令人困惑的地方是其持續性和惡毒攻擊。中共為甚麼視法輪功為對中國「穩定和統一」的威脅,這令人困惑。事實上,儘管遭到鎮壓,法輪功至今仍然是數百萬身居高位的中共老幹部青睞的修煉功法。

法輪功是一個源自於兩千年中華文化的思想體系。而中共以捍衛舶來品馬列主義的名義剷除法輪功的殘酷反應令人費解。特別是考慮到中共早就用「國家資本主義」埋葬馬列主義,中共的反應就更令人費解了。

Shankar猜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動機是:在法輪功看來,無神論令共產黨隨意解讀善惡好壞,令統治者模糊腐敗和守法的界限。中共可以大言不慚的宣揚自己「光榮、偉大、正確」。而法輪功學員卻根據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對錯。

Shankar說,這便是法輪功跟中共摩擦的根源,因為對於中共而言,任何形式的精神信仰都給了人們一個評判好壞的不變標準。這顯然阻礙了共產黨「統一人們思想、以便『穩定』自己地位」的不懈努力。因此他們產生了內心的恐懼。

迄今為止,中國炫目的經濟飆升和「一切向錢看」的潮流,抑制了人民追求多元政治思想的衝動,也緩解了當局解決中央集權和經濟活力之間矛盾的迫切性。

然而,隨著經濟衰退浮現,舊的國家機器跟新的社會思潮之間的對抗成為一個現實。雖然中共軍隊可能打破這個平衡,就像他們25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所做的那樣。老的國家機器可能獲勝,但是這僅僅是推遲了不可避免的結局。

在1859年,英國政治經濟學家約翰・穆勒(John Stuart Mill)在哲學名著《論自由》中說:「一個政府壓制它的人民,以使他們成為自己手中的馴服工具——即使是為了正當的目的——它也會發現,靠壓制是不可能真正成就甚麼大事的。」

Shankar說,鎮壓法輪功代表著中共壓制人民的一系列行動當中的又一個。這些行動包括毛澤東入侵西藏,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屠殺維吾爾人,天安門屠殺和鎮壓香港雨傘運動。

在每一次的震撼事件當中,中共都作出殘酷的反應,保衛它對政治權力的渴望,同時,也暴露了內心深深的恐懼。

Shankar預測,中共專制政權終結的腳步已經臨近,跟中國人民的社會經濟活力同步的新的政治秩序正在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