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遺孀李昭遺體告別儀式3月17日在北京八寶山舉行,各界送葬者估計多達3,000人。習近平等中共高層到場送別或送花圈致哀,但是官媒遲遲未作報道。美國之音記者電話採訪了當天參加李昭告別儀式的歷史學者章立凡。

記者:在有限制的情況下,有這麼多人去悼念李昭,你覺得這反映了甚麼?

章立凡:聽說是發了1,500張訃告(入場券),我也看到有的人在微信上說,也有一些單位組織去的,

比如團中央甚麼的,他們是另外還由單位組織了一部份人,所以當時到底有多少人,我想可能2,000人以上是有的,但為甚麼限制(人數)呢?我想還是出於一種緊張,我想可能今年要過的坎兒比較多,可能不願意有甚麼閃失。

很多人想表達 對胡的懷念

還有,大家為甚麼很多人想去呢,我估計多數人未必是跟李昭老太太有多熟識,主要還是間接地表達對胡耀邦的懷念,因為中國歷來有這樣的文化,特別是中共執政以來,一到有一個大家認為比較關鍵的人物逝世,那麼大家就以這個方式來表達。當然,這種表達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事件,比如我們知道的「四五事件」、比如我們知道的「六四事件」,都跟某位重要人物其實有關。

雖然李昭她本人,看她的履歷,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地方,作為中共的一個中層的幹部。但是最能夠喚起人記憶的因為她是胡耀邦的夫人,所以我覺得更多的大家是一種情緒,就是對胡趙時代那種情緒的表達、或者懷念。

畢竟那個時代,八十年代,很多人都懷念,作為一個朝野有共識、全民有理想的那麼一個時代,大家上下有一種一心地往前奔吧。而且那也是一個思想解放,言論相對自由的一個時代。現在對比現狀來看,可能最多的也是用這種所謂悼念死者的方式來表達對現狀的那種情緒吧。

用悼念表達對現狀的情緒

記者:胡耀邦的去世是跟學運他被罷免有關,那麼他的去世又變成了「六四」的直接的導火線,那麼李昭的去世跟胡耀邦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

章立凡:對,可能就是,雖然一個人去世,但是大家心中的心結,是各抱情懷:有的人想起了胡耀邦、有的人想起了八十年代、有的人想起了「六四」事件。我想各種感想會很多。大家利用這種機會去宣洩、去表達吧。也有人問我,這個是不是意味著中央會重新評價胡耀邦,我說現在看不會。因為現在也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雖然可能從高層到民間,大家都認為當年對胡耀邦的逼退是一個錯誤,但是可能現在根本也顧不上來修正這樣的錯誤。

記者:官方還沒有發出正式的文章和紀念消息。

章立凡:我想可能不會有,我覺得官方對這件事很難有正式的說法。看最終哪個官媒有甚麼樣的角度或者甚麼樣的程度,看今天晚上。如果真的是7常委出席的話,我覺得官媒完全不發消息也說不過去,他發消息也不能太高調,所以我猜想中新社這種(媒體)發。新華社能不能發,這個我不知道。新華社的人也在問我,是不是7常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