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7年,旅行家安東尼奧.雷蒙達在南美徒步探險,當他歷盡艱辛登上海拔四千多米的安第斯高原時,被荒涼的草地上一種巨大的草本植物吸引了。

他奔到近前,它正綻放玉蕊,冰姿綽約,淡雅絕塵,清香四溢,絕美非凡,極為壯觀。

巨大的花穗高達10米,像一座座塔般聳立著。每個花穗之上約有上萬朵花,空氣中流動著濃郁的香氣。

雷蒙達走遍世界各地,從未見過這樣的奇花異草,他滿懷驚歎地圍繞著這些花細細觀賞。他發現,有的花正凋謝,而在花殞落後,植物便枯萎而死,花落即亡,它到底是甚麼植物?

正當雷蒙達滿心疑惑之時,在腳下鬆軟的枯枝敗草中,他踩到了一樣東西,拾起一看,是一隻封閉的鐵罐。他撬開鐵罐,從中拿出一張羊皮卷來。他小心地展開羊皮卷,上面寫著字,雖然有些模糊,他還是細細地看下去。這是一篇旅行日記,日期是70年前,曾經有人到過這裏,並關注著這種植物。日記中寫道:「我被這種植物吸引了,研究許久,不知它們是否會開花。經我的判斷,它們已經生長了30年了……」雷蒙達極為震驚,難道這種植物要生長一百年才開花?短短的花期過了,它們也就死去。

當雷蒙達回到塵世之中,將這件事告知了植物學家,植物學家們親臨高原考察,得出結論,這是一個新物種,它們的確是一百年才開花一次!他們稱這植物為普雅,為紀念雷蒙達將它們的消息帶給世人,便把它叫作普雅.雷蒙達。

普雅花的花期僅有兩個月,開花之時極為美麗,花謝之時也是花枯萎殞落之時。然而誰能想到,普雅花為這短暫芳華它竟等了100年!用一百年等待一次花開,等待一次兩個月的美麗,在漫漫的時間河流中默默地堅守,等待這一季的華芳縵展。普雅花耐得住孤寂,它覺得它的生命就是為了成就堅守的信念而來。一世的等待換來絕美的花開。給人留下永恆的印記,那堅守隱忍的精神啟示著人。

純潔的普雅花,只是靜靜的佇立在高原上,愔愔涵香,鬱鬱蔥蔥。

默默地用葉兒採集陽光的溫暖與芬芳,堅韌地用深根汲取大地的甘醴,營造著自己的夢鄉,悄然無聲地等待了一百年,用頑強的堅持與隱忍和信念,等待著命中注定的一季絢爛。證明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韶華雖短,卻成就了永恆。這不值得嗎?

高原上的普雅花搖曳著百年一次的美麗,用一生去換取一季的開放,有過有緣人的欣賞與讚歎後心靈觸動,已經足夠了!或許它們只是在默默付出、無私的隱忍與堅守中,豐盈自己的一生,並不是為了索取。這樣生命才有了意義!從百年的堅守與等待,整個成就生命華彩的過程都是美麗的!普雅花的花語是堅守與等待中的美麗。

生長在人跡罕至的高原荒地之上,百年才開花一次,用一百年的光陰換取一季的美麗,這是一種何其漫長的過程和等待!它寂寞地生長,悄然綻放,像極了世間的一些人。它們亦是默默地生存,即便開出燦爛的花朵也不為人知不為人見,無私付出給予,靜靜地走完靜美的一生!

我想等待是一種美麗的堅持,只要等待就有希望,而希望是生命的陽光。希望來之前是等待,希望到來之後又是新的等待。生命的歷練成就就是等待的過程,就跟蛹化蝶那樣,破繭而出需要時間,這時間就是等待的過程。就跟修煉一樣,身心在風雨中淬鍊就是堅守隱忍等待的過程,千錘百鍊之後清純顯現,成就本性回歸、神性回歸、返本歸真之當人真正目的,實現史前的助師救眾的洪願,在塵中短暫的時光裏,把「真善忍」的陽光傾灑,把芬芳灑滿人間,鑄就生命的永恆。

人生不會總是一帆風順,任何時候都會出現困境,這時應該學會等待,在等待中你會發現在堅守中隱忍,成為了生命跳躍的勇氣,這是神賜予生命的禮物,是垂憐生命悲憫的一面,是神賜予生命慈悲的另一種方式。當生命溶入「真善忍」的光華中,你會發現天窗已為你打開,天階無限延展……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