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樓市泡沫的危險一直是很多人談論的焦點,但每次談論危險都引來樓價進一步上漲,似乎樓價還有漲的空間。總在喊狼來,狼總不來,反而增加了一次次投資的機會,人們開始有這種認識了。沒樓的人一直在盼著樓市崩盤,但另一方面包括:政府、房地產行業和很多手上有多處住宅的人——也就是投資樓市的人,卻還在盼樓價上漲。兩股力量在較量,那麼這次狼真的會來嗎?

我們看一下,讓樓價上漲的原因是甚麼,是需求。那麼今天這個需求的群體是哪些呢?通過市場調查可以看到需求的人群。可是走到二、三線城市,看看那些前年、去年新開發的樓盤,幾乎都是「鬼城」。那為甚麼還要編造一套需求的理論,給這些需求編造出來的名詞,《人民日報》談剛需,指買樓不是用於投資或者投機,而是為了自己住。那這些樓誰在住,黑燈瞎火的,當然只有鬼來住,所以這個剛需是「鬼需」,稱這是「鬼城」就很恰當。

剛需的真相

媒體為甚麼要編造繁榮的景象呢?這個剛需的「鬼」是甚麼呢?

首先,政府需要穩定。不僅是社會穩定,它們的荷包也要穩定,而在中國大陸這個最能給政府弄到錢的來源,就是資源。今天,各級地方政府掌握的資源就是土地。

在當今中國經濟形勢下,搞經濟的都看到了,市場不景氣、出口不景氣,外匯受管制,能使經濟增長的亮點就是政府投資,但這個投資多受於國務院,地方財政沒有甚麼油水;另一方面,資本為了抵禦政府投資的通脹,就只有在股市、樓市上進行投資。個體投資者,炒樓者是這裏的主力,真正的剛需是資本,資本市場的需要。

所以才會出現利用宣傳工具,推動樓市。一方面歌頌發展的大好形勢;同時,宣傳樓價跌會帶來社會動盪,利用人們不想動盪,想安定心理,來要挾各方。

而炒樓者和投資樓市的,在投資時就應該知道,市場風險,收益與風險並存,願賭服輸。真正用於住宅的人,他不在意這個樓價漲跌。說身家百萬、千萬都是虛的,就是這套樓,滿足的不僅是財產,還有虛榮,要是貸款買樓者說穿了就是百萬、千萬身價的樓奴隸。還甚麼中產階級,其實中國大陸沒有中產階級,因為馬列的理論就是消滅富人,它的人民是不包括富人的,甚至連小生產者都不包括,49年中共建政,就把富裕的人都消滅了,上個世紀70年代後期,「改革開放」那些富起來的人們在89年被清除了一批,99年迫害法輪功,又把一批人搞得家破人亡。

那麼今天的「中產階級」怎麼來的呢?中共編了一套邪說,說社會財富是金字塔形的,說大多數人窮這樣財富才會穩定,為它盤剝民眾找藉口。可是,現實中很多國家社會財富是按橄欖形分佈,最富和最窮的人少,中產最多,這樣社會才會穩定。中國的財富分配實際上是倒T字形,財富集中在針尖上的少數特權手中,當然他們也感到不穩,恐慌,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他們用腐敗構成一個金字塔形,所以,中國的「中產」實際上是用腐敗造就的。

當然貪官也在掙扎,前幾年報道有官員有幾十處甚至上百處房產,人們覺得這些官員即貪又傻。其實都是土鱉級別的。上個世紀大陸流行一個電腦遊戲,叫《大富翁》,就是掠奪土地、財富,很多人玩得不亦樂乎。其實中國大陸這二十年一直就是個現實版的《大富翁》遊戲,貪官撈了很多錢,在沒有變換成美元等硬通貨之前,可也就是個數字,而且貪得錢在快速貶值。是現在車開得越來越好,樓住得越來越大,吃的也越來越豐富,奢侈品也多了。可是樓拿不走,吃得很豐富,但都是人工飼養、含有害成份的食品。真正的那些權貴早把財產轉移到國外。

狼真的要來了

前幾年大陸編出一經濟學名字,甚麼混合所有制。所有制就是按所有者來劃分得,分為公有、私有,可它編出個混合所有,不是公有也不是私有,從邏輯上都是糊塗的,不知道混合所有制是個甚麼東西,只能用所謂的馬克思的辯證法才能理解。這個官方說是對馬克思理論的「進一步發展創新」,但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民間資本引進到投資,然後一方面解決資金困難的局面,另一方面,讓權貴資本能騰挪出來,投資海外變成真正的硬通貨。

很多貪官在大陸拿了那麼多房產。真是土鱉,它以為政權一直在他自己手上,只要跟著上級走就沒有錯,今天才發現一切都晚了,所以,官員開始說「官不聊生」,已經習慣於貪腐,不讓他們貪污,心裏難受,犯罪意識已經培養起來,並且如此強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好在當局不想(也不能)把他們都逼死,畢竟這個政權現在是靠貪官構成的,貪官死了,政權就完了。所以,房地產稅還要過幾年開始徵收,這樣貪官手上的樓暫時還不會讓他們暴露,徹底完蛋。

但狼這次真的來了,樓價這次難保。因為貪官們要盡快出手自己手中的樓,使得市場供給增加,促使樓價下跌。另一方面,特權資本在開始退出樓市。因為這個國家不是市場經濟,用壟斷這個詞來說都有點不準確,壟斷還有競爭造成的,這些權貴資本本質是特權資本,靠權力獲得,所以這個國家的首富其實是特權者。雖然有肖建華、馬雲等,但這些在前台的,胡潤排行榜上列出的這些富豪的真實身份是奴僕。當然還有特殊身份,是黨國的朝陽大媽,組織的安排,就是主子的變動,他們最清楚動向,反應最快。因此才有首富王健林退出樓市。其次,當一個東西被市場熱捧時,就是高潮,面臨曲終人散,如今滿大街的人都在談論樓,這樓就跟那爬上高點的股市一樣,要翻跟頭了。中國股市有一句名言,「散戶永遠是錯的」。當中國大媽熱情從廣場舞轉向樓的時候,樓市就要出問題了。

最後,從過年以來,各銀行理財開始新一輪挖掘信用卡客戶,說明它們貸款出了麻煩,過去主要是房地產,從財務上已經出現問題。2017年就會有08年美國次貸危機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