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按揭的增長不能簡單的看作是資金「脫實向虛」,它會傳遞到相當大的產業鏈上,這個產業鏈還會帶動與它相平行的一些產業鏈,按揭的增長有助於三四線城市去庫存,負面作用則會使一二線城市樓價上升。基於上述觀點,周小川強調,在未來按揭的投放上,不會採取「急剎車」的措施,按揭還會以相對比較快的速度發展。

數據顯示,2017年前兩個月,中國住戶長期貸款仍保持了較快的增速。1月份住戶部門貸款增加7,521億元,其中按揭佔6,293億元,比上月增加2,076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510億元,刷新了歷史紀錄。2月份,住戶部門貸款增加3,002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802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804億元。數據充份說明,中國的按揭增速很難放緩,房地產已成為中共經濟穩增長的關鍵動力。

就在周小川表態繼續支持房地產貸款的前一天,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了2月份統計數據。2017年2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和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數據顯示,CPI環比下降0.2%,同比上漲0.8%;PPI環比上漲0.6%,同比上漲7.8%。2月份CPI的漲幅不但不及市場預期,而且還跌破了2016年6月1.3%的最低點,刷新了2010年以來的新低。與此同時,2月份的PPI同比漲幅達到7.8%,保持了連續6個月上漲趨勢,達到了2008年來的最高點。

一般而言,正常經濟環境下的PPI先行上漲,然後帶動CPI的上漲。傳統理論認為,上游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會傳導到工業產品價格的上漲,然後又會傳導到市場上,進而表現為各種商品(含消費品)與服務價格(含勞動者工資)的上漲。但是,中國PPI連續6個月上漲且創2008年以來的新高,這沒能成功帶動CPI的上漲,相反CPI還出現了掉頭向下的趨勢。這矛盾的數據充份說明,除了極少數憑藉壟斷優勢的企業敢於提價之外,大部份產品都不敢漲價,不漲價的客觀原因是中國的消費者無力購買漲價後的商品。

中國的消費者在工資上漲的同時為何仍不能接受消費品的價格上漲呢?出現這種尷尬局面的僅有一種可能,就是中國消費者債務負擔比工資漲得更快,這種債務負擔對中國消費者而言主要表現在按揭上。從去年房地產一二線城市房地產去庫存以來,一二線城市的樓價暴漲,很多中國工薪階層一年所漲的工資,遠不夠樓價一個月的漲幅。

一直以來,中共都有意通過發展房地產這種方式刺激中國經濟持續發展,同時這也可以將大部份中國人的財富集中到中共及中共權貴手裏。但除了中共政府每年主導的固定資產投資外,大部份的財富都被中共權貴控制了,這大部份的財富要麼變成無法流通的死錢,要麼變成了出逃中國的國際熱錢,中國經濟因此而陷入了高度依賴房地產拉動的怪圈。截止到2016年12月底,人民幣房地產貸款餘額26.68萬億元,同比增長27%;其中個人購按揭款餘額19.14萬億元,同比增長35%。整體來看,2016年全年,房地產貸款增量佔比近半,這反映出中國經濟發展對房地產的高度依賴。

2017年1月20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上年名義增長8.4%,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3%。按照中共官方公佈的2016年中國有13.6億人計算,2016年中國人全年可支配收入約為32.37萬億元,而個人購按揭款餘額為19.14萬億元,佔中國人全年可支配收入的59.13%。這一數據深刻說明,大多數中國工薪階層的大部份可支配收入都被按揭所佔據,這也使得中國經濟失去了應有的活力。

現在中國CPI增速僅有0.8%,在低位運行數月,而中國一二線城市的樓價卻比以前漲得更猛烈。2017年2月,北京樓價再度飆升,所以很多中國人都感嘆,永遠都不要企圖去預測樓價的頂部在哪裏,樓價會漲到每個人都開始懷疑人生。

現在中國的CIP與PPI出現了2007年美國金融危機前的同樣走勢,中國的金融危機並不一定會像2007年美國一樣在短時間內爆發。因為中國樓價繼續強勁上漲的背後是中共對中國社會的絕對控制,中共的各種強制手段維持著中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與中共政府的巨大債務總額,它可以讓中國樓價在高位運行很久。當中共對自己使用各種強制手段去挑戰各種經濟規律顯得肆無忌憚的時候,每個中國人定會因此而付出巨大而慘烈的代價。這期間,中國的樓價會一直漲下去,哪怕我們屢屢懷疑自己的人生判斷都沒用,因為這是中共存在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