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聯儲15日宣佈加息後,中共央行宣佈上調隔夜品種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20個基點至3.30%,七天和一個月SLF利率各10個基點至3.45%和3.80%。有業界人士對中共央行的舉動感到意外。

美聯儲宣佈加息後,就在中國金融市場開盤前幾分鐘,中共央行宣佈將7天期、14天期和28天期逆回購利率分別上調10個百分點。

中共央行2月3日曾將7天、14天和28天的逆回購利率分別上調10基點至2.45%、2.60%和2.75%。對17家金融機構開展3030億人民幣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其中6個月、1年期中標利率分別為3.05%、3.20%,上調10個基點。

當時就有金融機構表示,這是央行在變相加息,但是中共央行日前稱,中標利率上行並不是加息。而《華爾街日報》3月16日表示,在中國,加息僅指上調官方存款和貸款利率。

一家亞洲銀行駐上海的債券交易業務主管稱,他對中共央行加息感到頗為意外。他之前認為美聯儲加息後美國股市和美國國債的漲勢意味著中共央行可以等待更長的時間。

據《華爾街日報》分析認為,中共央行此次史無前例、幾乎與美聯儲同步的緊縮決定表明,中共政府迫切希望阻止資本加速外流。分析人士稱,這也表明中國經濟疲軟之際,中共希望控制金融系統中的風險,避免引發危機。

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高級經濟學家劉東亮表示,除了去槓桿的艱巨任務外,中共央行的決定還反映出其希望將中美利差維持在適當水平,以免對人民幣和資本流動造成壓力。

有分析師表示,中共央行急於加息反映了其的兩難境地:一方面中共央行希望通過上調利率為債務推動的投資熱潮降溫,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貨幣政策大幅收緊對增速放緩的中國經濟造成衝擊。這也是為甚麼中共政府越來越傾向於使用短期工具來進行調控,例如調整貨幣市場利率,而不願直接使用政策利率等力度較重的工具來幫助其實現各種目標。

還有分析認為,美聯儲加息又一次將人民幣難題推到中共面前。

據《華爾街日報》3月14日分析說,美聯儲今年不止一次的加息將會使美元走高,美元兌人民幣也會升值,特別是在相對自由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倘若人民幣空頭頭寸達到一定規模,中共央行會對離岸市場實施干預,就像過去兩年多次干離岸市場一樣。

瑞穗銀行(Mizuho Bank)駐香港亞洲外匯策略師Ken Cheung表示,中共官員不希望看到人民幣因為美元堅挺而下跌得太快。如果離岸人民幣貶值速度比在岸人民幣快太多,就會加大中國的資本外流壓力。如果個人和企業相信人民幣會貶值,就更有可能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導致人民幣進一步走軟。

報導說,考慮到中國和美國在利率和經濟增長前景上的分化,多數投資者仍預計今年人民幣兌美元走軟。美銀美林分析師就建議通過期權市場押注美元兌離岸人民幣走強。

湯森路透數據顯示,外匯遠期市場定價預示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將貶值3.2%,至1美元兌7.12元。年初遠期市場暗示今年美元兌人民幣將至7.3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