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代)王庭筠〈水調歌頭〉

秋風禿林葉,卻與鬢生華。

十年長短亭裏,落日冷邊笳。

飛雁白雲千里,況是登山臨水,無賴客思家。

(以上寫思念老家)

獨鶴歸何晚,已後滿林鴉。

(獨鶴喻己,歸家更晚於群鴉)

望蓬山,雲海闊,浩無涯。

(想回家,回甚麼家?)

安期玉舄何處,袖有棗如瓜。(有安期玉鞋、棗大如瓜,想回天堂老家…)

一笑哪知許事。且看尊前故態,耳熱眼生花。

(思念成仙,魂繞夢牽,直至耳熱眼花)

肝肺出芒角,漱墨作枯槎。

(想畫沒畫好,結果亂塗鴉)

【註解】

長短亭:長亭、短亭。古時設在路旁常用作餞別的亭舍。《白六帖》載:十里一長亭,五里一短亭。

邊笳:邊塞的胡笳。笳:古管樂器名,漢時流行於塞北和西域一帶,故又叫胡笳。

無賴:無奈,有不得不之意。一說意謂百無聊賴,非是。

獨鶴:孤鶴,離群流落在外之意。作者自比。

蓬山:蓬萊山。古代神話傳說中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海中仙山之一。

無涯:無邊。

「安期玉舄(讀戲)何處」兩句:安期:即安期生,秦、漢間的齊人。傳說他曾從河上丈人習黃帝、老子之說,在東海邊賣藥,是海上神仙。玉舄:即赤玉舄,傳說中赤玉製成的鞋。劉向《列仙傳•安期先生》記載:「秦始皇東遊,請見,與語三日三夜,賜金璧,度數千萬。出於阜鄉亭,皆置去,留書以赤玉舄一雙為報。曰:『後數年,求我於蓬萊山。』」

袖有棗如瓜:史說安期生食大如瓜之巨棗。《史記•封禪書》:「臣嘗遊海上,見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棗大如瓜。」

許事:這樣的事。

尊:古代盛酒器具。

芒角:初生的植物尖葉。

漱墨作枯槎:漱墨:猶言「潑墨」。枯槎:指枯樹。

【今譯】

秋風把叢林的黃葉颳下,

也使我兩鬢長出了白髮。

十年來到處飄泊離家,

常被人餞別在長亭短亭;

常常聽到那落日之下——

令人心冷的邊塞胡笳。

看那成行的大雁,

正朝南飛向千里雲霞;

況且又是登山臨水,

使我這客居異地之人,

不得不深切地想家。

那離群的孤鶴,

歸去得多麼晚啊!

已經遠遠落後於滿林歸巢的烏鴉。

遙望蓬萊仙山,

山在雲海之間,

雲海浩渺無涯。

神仙安期生留下的赤玉鞋,

如今在哪裏呀?

聽說他袖內有巨棗如瓜。

我不覺自嘲地一笑:

凡人哪能理解這些事,

只當是神話!

姑且看我借酒澆愁的故態,

讓我喝得耳熱眼生花。

但酒入愁腸愁更愁,

肝肺之間,紛亂如麻,

恰似生出無數芒角,(這是我想念成仙,魂繞夢牽,以至此)

於是提筆潑墨,竟畫成一幅枯樹,丫丫杈杈。(本打算畫出上等佳作,竟然……)

【作者介紹】

王庭筠(1151–1202),字子端,號黃華山主,蓋州(今遼寧省蓋縣)人。金世宗大定十六年(1176)中進士,官做到翰林修撰。文詞字畫精美。著有文集,今佚。存詞12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