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語出驚人」的自由黨領袖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被人們稱為「荷蘭版的特朗普」,也像特朗普那樣興緻勃勃地通過推特直接向選民們發佈他的信息。他的一些言論已經讓他被告到法庭,但也為他和他的政黨吸引到大批支持者。 威爾德斯不大可能成為首相,因為荷蘭的國會選舉有大大小小的28個政黨競爭,歷史上還沒有哪個政黨能夠單獨過半,而其它政黨已經表態不會和自由黨合組政府,但如果威爾德斯的極右翼政黨在大選中表現突出,將迫使其它政黨向該黨的立場靠攏——實際上在大選期間,執政的自民黨已經在移民等問題上明顯右轉,變得強硬起來。

萊頓(Leiden)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古勒(Ruud Koole)表示威爾德斯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荷蘭的國家認同,這和法國的國民陣線,以及德國的另類選擇黨的口號一致,就是不能讓移民(主要是穆斯林移民)毀掉歐洲多國綿延千年的「國祚」。選民並不相信威爾德斯能夠執政,因此也不太在意他是否真的能提出解決方案。

威爾德斯高調宣稱他只有一張A4紙的競選綱領:一是使荷蘭「去伊斯蘭化」,不再接受穆斯林國家移民和難民;二是使荷蘭退出歐盟;三是削減老年人福利,年滿65歲才能領取養老金。當被問到「一張A4紙的競選綱領是不是太過簡單」,威爾德斯回答說,「給我一張郵票,我也寫得下」。

萊頓大學政治專家沃林(Geerten Waling)說,「我認為人們越來越想為他投票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想看到更多的變化。」今次選舉投票率超過八成,趕來投票的既有威爾德斯的支持者,當然也有在意他的極端立場而出來投票阻止他的人。

歐洲極右翼政黨及近期藉助外來移民問題迅速崛起,其主要主張都很簡單:一是反對外來移民和多元文化,二是反對經濟全球化和歐洲一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