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早安!吃早餐啦!」這帶磁性嬌嫩聲線直透李朗心房啊!他貼心的愛女美娘走出辦事房,父女倆併肩朝飯廳走去。

「爸,我有件事要講給你聽。」

「你講嘛!」

「這周星期一,我們高一級語文課姚老師給全班一個好難好難的工作,叫做『自由採訪,選寫新聞』,就是要大家學做一回記者,可我們沒有這種經驗,社會上識人又少,你說難不難?」

「難是難,可這是個創新的教學方法呀,讓你們聯繫生活學語文學寫作,學習效果不是更好嗎?」

「是的,不過要減少困難,我想請爸幫幫忙!」

「行,說說看。」

「近來,我就常念著,朗記布店為甚麼要擴充營業?我想用這作為新聞題材,請你這個老闆接受我一次採訪!」

「沒問題,可你這十六歲小丫頭,主見倒不少。」李朗說罷,一雙亮而凝神的眼睛緊瞧著紅紅白白長有小酒窩純美臉龐的愛女哈、哈、哈笑將起來,心頭暗喜,這女兒唸初中三時,就曾獲得初中部作文比賽冠軍,師生紛紛讚她是才女呢﹗

父女倆笑著走進長長的飯廳,李朗見兩個剛升初中三,相貌有九成似的雙胞胎幼兒,正坐在大圓紅木餐桌前用功,心中又掀起一陣歡愉,看髮型才能一下分清誰是誰,留著短髮平頭的三兒李文,正揮動毛筆寫字,留著花旗裝(本地方言)揩上少許進口髮臘梳得油亮噴香的四兒李軒正低頭看書,口唸英文單字。

兩人太專心,一時未能分神向父親請個早安。這可是李家遵祖訓形成尊老的家規,一清早見父母或其他長輩,得叫聲「早晨」,一家圍桌吃飯,後輩在提碗動筷之前,得柔聲喊句「爸、媽食飯」或「爺、嬤(廣東方言,意思祖母)食飯」,雖然繁瑣拘束,卻有助於家庭、社會形成長老有序的人倫關係。

當下,李朗率先問四兒阿軒,「你真勤,早飯前還抓緊時間讀書,很好!」

「爸,早晨,今日班裏英文小考,我昨晚複習過了,有些字、詞還不太熟,趁空多記它幾遍。」

李朗點點頭又朝三兒問寫甚麼?李文道過早安,右手提著毛筆答﹕我正要完成媽媽剛剛交下來的緊急任務呢。便用左手舉起已寫好的一張短小紅紙,上面亮著墨黑的「開工大吉」四個筆劃頗為遒勁的字。

父親又問還有其它嗎?

「有兩張:『上落平安』、『施工順利』。」

「噢!阿文你可懂這三句話的意思?」

「爸,我不大懂呢。」

「它們既透露你媽對裝修工人施工安全的關心和期望,也祝願『朗記』擴充工程能圓滿完成,這是你媽對我家事業素來善心細心的新表現,她想的真周全!」阿文聽罷連連點頭,在旁靜聽的美娘和阿軒也各有所思。

一會,阿文把後兩句也寫上紅紙條,都在餐檯中央併排展出。給貨架補上二十多匹布之後,李巖也步入餐廳吃早餐,同父親弟妹一起觀賞還閃著墨光的十二個大字,連讚三弟的字寫得好,李文樂得笑瞇瞇。在李朗家,那個成員在工作或學習上有優異表現,都會受到長幼的共同讚美,潛藏著一股鼓勵上進的家風。

這時,主婦淑貞在廚房協助五嬸料理好餐點,兩手捧著兩大碟疊得高高熱氣騰騰的包子踏入餐廳,美娘、阿軒眼快,快步上前從母親手裏一人接下一碟,轉身放在檯上。接著,五嬸又端來一鍋石虎鎮聞名早點甘蔗、茅根、黃豆粥,揭去蓋子,一陣香甜粥味便瀰漫開來。

連管家五嬸在內、一家七口坐將下來,邊慢慢喝著熱粥邊吃或鹹或甜的包子,大小都吃得斯文淡定,沒有發出啜、啜之聲,也都吃得津津有味,人人不覺浸沉在幸福溫馨的氣氛中。

李家成員長年形成主動互通重要或有趣信息的習慣,早餐、晚餐人齊,餐桌旁便成為他們互通與交流的重要場地,沒設主席,誰(包含五嬸)先打開話盒都行。

今日,李朗先開口:「美娘,今日大裝修開工,為擴大營業又要趕緊辦訂貨手續,你剛才說要採訪我,我想先扼要地給你講講,不清楚的今晚再問問我,可以嗎?」

「爹,當然可以。」

特別喜歡中文課的李文,不知底細便急問道,「姐,幹嗎你要採訪爸爸?」

「是語文老師佈置我們學習當記者,採訪、寫作一條新聞。」

「呵!原來如此。」(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