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

南韓政府去年決定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引致北京政府的反彈,兩國關係轉趨緊張。最近北京為了向南韓施壓,打擊南韓企業樂天集團等,民間交往也受到影響。中國領導層的部屬主要是顯示軍力和限制中國旅客赴韓。

中韓經濟往來緊密,彼此的全球生產鏈相連。中國是南韓的最大貿易夥伴,南韓享有龐大的貿易順超;南韓是中國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中國也有不少留學生在南韓。中國遊客頗喜歡到南韓,反之亦然,故此旅遊業成為中國打擊南韓的對象。

南韓是美國的盟國,美國在南韓駐軍接近三萬人,美韓聯軍的指揮權仍在美國將領手上。南韓的保守政黨外交上相當親美,但鑒於中韓的緊密經濟關係以及韓日的領土歷史糾紛,即使李明博總統任內,中韓關係仍然不錯。朴槿惠雖然來自保守主流,但任內推動「信任外交」,中韓關係相當接近。

前年中國國慶舉行大閱兵,朴槿惠不顧美國反對赴會,是除普京外的重要外國國家元首,可說是中國外交上的小勝利。同樣,南韓亦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國。南韓最初對參與「薩德」計劃有一定的保留,但面對北韓的核彈和導彈威脅,終於改變立場。

中國領導層對南韓參與「薩德」計劃感到威脅,故此明顯向首爾政府施壓。問題是這樣是否明智?南韓和多數亞太國家相似,經濟上傾向中國,國防上傾向美國,希望在對中對美關係上保持平衡;這種情況會維持相當一段時期。

要扭轉這種情況,中國領導層期待美國的影響力長期會走下坡,在亞太的勢力會逐漸衰落。另一方面,中國與亞太地區的經濟整合會增加中國的影響力。在這個過程中,增強互信是重要的一環,民間外交自是增強互信與相互好感的重要內容。

中國領導層須要了解南韓對來自北韓威脅的感受,而為南韓提供國防保障的始終是美國。中國擔心的是美韓的「薩德」系統會與美日的「薩德」系統整合,甚至覆蓋包括中國的整個東北亞地區;美日韓情報交流亦會逐漸加強。但這是中長期的趨勢,要扭轉上述趨勢有賴中美關係的良性發展與中韓戰略互信的加強;對南韓施壓長遠而言不利兩國關係發展,甚至可能產生反效果。

南韓的中間偏左政黨傾向獨立的外交政策,與美國保持較大的距離,希望在東北亞地區扮演一個平衡者的角色。這些政黨對南韓參與「薩德」反導彈系統有一定的保留。

目前朴槿惠遭彈劾下台,總統大選要在彈劾通過後六十天內舉行。在野黨候選人文在寅在民調中一直領先,看來當選機會不低;韓美關係以致「薩德」計劃有出現變數的可能。中國施壓的政策應該逐步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