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重複的,給人「以史為鑒」的機會,但有史以來能從正面吸取歷史教訓的人卻鳳毛麟角。一百年前的日本,禁止傳教士到日本傳教,並對信教者施以酷刑,逼迫他們放棄信仰。影片《沉默》揭示了迫害背後的天機,也告知人們此「沉默」不是彼「沉默」。 

電影簡介

金像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醞釀28年的影片《沉默》(Silence)昨日在港公映,電影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1996年出版的同名中篇小說。由金像影帝提名安德魯嘉菲(Andrew Garfield)、威尼斯影帝亞當戴華(Adam Driver)及金像提名男星里安納遜(Liam Neeson)與日本影星兼音樂家淺野忠信(Asano Tadanobu)主演。

17世紀的日本江戶幕府時代,實施「禁教令」,禁止傳教士到日本傳教。信徒被迫宣告棄教、更改信仰,甚至被流放海外。面對來自日本的各種消息,兩位年輕的葡萄牙耶穌會神父洛迪格斯(安德魯嘉菲 飾)和加路比(亞當載夫 飾),不相信偷渡到日本傳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里安納遜 飾)因酷刑而棄教,決定前往日本調查真相。

「戲」說新語

影片冗長,約兩個半小時,在觀影過程中,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視覺的衝擊及心靈的刺激令人難以釋懷。

電影取景於台灣,恬靜的海灘,如畫的風光,怡人的庭院,然而在這美麗風景的背後卻是邪惡的恐怖迫害。巨大的反差令人身心不寧。鏡頭隨著兩位葡萄牙耶穌會神父洛迪格斯和加路比的腳步移動,帶觀眾進入17世紀傳教士踏入日本國土的那段充滿絕望與恐懼的歷史。

酷刑與信仰

1549年,有「東洋使徒」之稱的聖方濟沙勿略登上日本九州鹿兒島,是日本史上第一位傳教士。鼎盛時期教徒多達40幾萬人。然在1597年,當時的戰國大名豐臣秀吉下令在長崎處決26名天主教徒,此事件後來被稱為「二十六人的殉教」,是日本對天主教進行宗教迫害之始,長崎自此成了當時宗教迫害的中心,電影由此展開。

詳實的畫面再現了當年天主徒在日本承受的刑罰與苦難,而日本政府判斷該人是否是天主教徒、或逼教徒棄教的辦法為「踏繪」──將聖像放在地上,命令受試者一腳踩上去。不從者被處以酷刑。

電影反反覆覆出現這樣的鏡頭,一批一批的教徒被帶到聖像前,被一群「公職人員」引導:「只是一個形式嘛,輕輕踏下去就好。」踩踏聖像者可獲得自由,不願服從者被施以酷刑,其殘酷程度超過了正常人的忍耐極限,讓被迫害者在極端痛苦中慢慢死去。

最殘酷的一種刑罰是「穴吊」,受刑人遭五花大綁,「倒吊」進與身體等寬的洞穴中,洞穴底部是骯髒腐臭的排泄物,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藉此摧毀人的精神,被迫放棄信仰。

受人尊重的費雷拉神父就是在此酷刑下被迫棄教。他的弟子遠赴日本,見證了當權者對精神信仰的種種邪惡手段,內心幾近崩潰。 

內心的懊悔

踩踏聖像,意味著對神的褻瀆與背叛,其內心的痛苦與掙扎是非信徒難以想像的。安德魯嘉菲飾演葡萄牙耶穌會神父洛迪格斯,將一名受到迫害的神父內心的掙扎演繹得入木三分。這角色對他來說,拍攝的每一天都是巨大挑戰。他說:「在開拍前,我已經花了很長時間去把角色注入我的身體、我的骨子裏,這真的是一次靈性上的探索。」當洛迪格斯無法承受身心的壓力而做了最壞的選擇──棄教,那種背叛與絕望令人唏噓,但在他的餘生中,雖然活著,卻全如行屍走肉。演員較真實地將這樣的痛苦展示在觀眾眼前。

天壤之別的「沉默」

面對迫害,信徒們信仰的神表現出的是「沉默」,祂沒有顯示神蹟懲罰惡人,沒有讓祂的門徒免除痛苦。為此許多人感到困惑,甚至懷疑神的能力與真實。其實,這恰恰是神的偉大之處,祂一方面利用其考驗門徒對神的正信;一方面利用這種迫害削減其門徒歷史上造下的罪業,使其儘快具備返回天國世界的條件。

神是慈悲的,祂不會因為其門徒違心的「背叛」而降罪於他,也不會輕易拋棄執迷不悟的施罪者,因為神的本願是救度而非毀滅。

*** *** 

每一段歷史,都是對後世的警醒。若歷史重複發生,你我是否有勇氣維護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