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的大幕背後,暗潮洶湧。在兩會前夕,當局「打虎」節奏明顯加快,而在兩會期間,接連釋出涉及江派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不利消息。

「徐翔案」最新進展涉大陸股災

在中共兩會期間,「徐翔案」被中共最高法及最高檢在工作報告中同時提及。這是繼徐翔等人審判結果公佈後的最新進展。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報告稱,目前徐翔等操縱證券市場案各分案已陸續開庭審理。財新網稱,這說明,除青島中院外,徐翔案涉的多家公司、大量嫌疑人,可能均由檢察院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訴。

同日,最高檢報告還稱,嚴懲「老鼠倉」等證券期貨領域犯罪。最高檢的材料顯示,2010年至2015年,徐翔等人與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謀,控制上市公司擇機發佈「高送轉」方案,引入熱點題材等利好信息,在二級市場拉升股價並在高位減持套現獲利,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

2016年4月29日,被稱為證券市場「私募一哥」的徐翔等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犯罪被逮捕。

據報道,此案是審計署在審計某證券公司時,發現徐翔有給上市公司大股東匯款的行為。搜狐、財經網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稱,由於澤熙投資常年替高層人士理財,事件可能牽扯到多名部級官員。

2015年6月初到8月間,中國大陸股市曾發生罕見股災,習近平當局7月10日派出了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對涉及證券期貨領域違法犯罪線索展開調查。

隨後,中共證監會發行部三處處長劉書帆、證監會處罰委前主任歐陽健生、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等因涉嫌「內幕交易」先後被抓。證監會上海期貨交易所前黨委書記、理事長楊邁軍被免職。

同時,作為中共救市主力的「國家隊」中信證券也因出現「內幕交易」等,包括財務總監葛小波、總經理程博明、董事總經理徐剛等大部份高管被調查。

程博明、徐剛被指是現任江派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中信證券副董事長劉樂飛的「手下大將」。

股災後中信證券多名高管被查

兩會期間,中紀委監察部網站3月12日發佈消息稱,近日,中國中信集團紀委首次組織召開子公司紀委書記現場述職評議會。集團紀委成員和18家子公司紀委書記參加會議。

會上,中信證券、中信信託、中信資產、中信重工、中信建設、中信海直等6家子公司紀委書記分別作了述職,重點報告了2016年度履職情況。

中信集團直屬於中共國務院。中信集團旗下一級子公司有175家公司,參股、控股公司不計其數,總資產超4萬億。

財新網報道,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去年9月赴中信證券調研。據悉,中信集團董事長、中信證券董事長及各部門高管參加了調研會議。

2015年,中信證券在股災開始後風波不斷。

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6月,中信證券與中信集團創立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劉樂飛是現任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據中信證券2014年度報告顯示,劉樂飛任中信證券執行董事、副董事長,任期2013年12月19日至2015年6月19日;徐剛,執行委員會委員,任期2012年6月20日至2015年6月19日。

股災背後被指有劉雲山父子陰影

2015年「國家牛市」曾讓中國大陸股市陷入瘋狂。劉雲山主管的中共宣傳機構高調造勢,渲染股票市場已轉入牛市。

新華社連日7次發文,當滬深指數達到4000點時,新華社稱「A股或許才到『半山腰』」。而《人民日報》刊文指「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此前曾刊文指「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但面對各界輿論指責,《人民日報》官微否認有上述說法。(網絡圖片)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此前曾刊文指「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但面對各界輿論指責,《人民日報》官微否認有上述說法。(網絡圖片)

自6月中旬開始,中國股市暴漲之後暴跌。A股在過去三周蒸發了近21萬億市值,股民帳面上的財富不斷蒸發。

7月7日與7月27日,習近平當局忙於救市之際,新華社接連在其客戶端和Twitter帳號上發帖稱「救市無效」、「崩潰再現」,明顯與習當局唱反調,引發市場恐慌。

多方消息指,2015年大陸A股股災,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發動的一場「經濟政變」。而劉雲山父子無疑是其中的操盤手;一方面,在輿論上打擊股民對股市的信心,另一方面,通過劉樂飛在中信證券的關係,利用救市內幕消息,惡意操控股市。

另外,自2015年年初起,劉雲山主管的中共宣傳口對習近平不斷地採取文革中塑造個人崇拜的方式進行吹捧。4月初,「個人崇拜陷阱」被曝是江派常委劉雲山針對習的「高級黑」,「捧殺」。消息指,有人煽風點火「捧殺」,用心險惡地給習近平挖一個巨大的陷阱,要使習近平被沖昏頭腦而跌進去,這就是所謂的「高級黑」。

與「高級黑」相呼應,從今年央視春晚「佯頌陰損」,製造反效果開始;到企圖利用任志強事件,以網絡「大字報」的形式發動第二次文革;到兩會前夕江派控制的新疆無界新聞,公開登載要習近平引咎辭職的「倒習公開信」;再到北京「紅歌會」事件掀起「文革風」復辟思潮;可以視為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江派常委劉雲山發動的一系列「文宣政變」。

多方消息稱,習王已經掌握到,除了劉雲山家族諸多腐敗材料外,還有劉雲山、劉樂飛父子是「倒習信」推手的證據。

中共宣傳系統遭整肅

股災過後,習近平陣營的反擊如期而至。

去年6月,中紀委官網公佈中央巡視組2016年第一輪專項巡視反饋情況。第一巡視組組長王懷臣向中宣部高層進行反饋時,歷數中宣部「五大罪狀」。

同時,巡視組還把一些涉及相關官員的問題反映轉中紀委、中組部等處理。

這次,巡視組向中宣部反饋專項巡視結果時,除了「五大罪狀」之外,此輪巡視組提出的問題和意見有不少涉及文宣具體主管的領域。

據報,習近平已將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宣部視為清理的對象。原因在於現主管宣傳部門的負責人不能準確地領會和詮釋習的思想,甚至有意扭曲誤導,經常讓習近平「揹黑鍋」。

去年7月,習陣營高調披露,中共五大央媒已設立新媒體專門報道習近平的講話及活動,其中包括中宣部旗下媒體今年初也已設立新媒體。這些新媒體的成立與習當局清洗文宣系統同步進行。外界關注,習近平重點布局新媒體,與江派常委劉雲山爭話語權。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劉雲山掌控的宣傳系統,與習近平當局的施政發生著嚴重的對立。在中共封閉、殭化、變異的體制下,習近平當局任何嘗試變革的行動,都會觸動體制內利益集團和江派勢力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