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邊境偷渡者馬馬杜(Mamadou)的噩夢始於3月4日天黑之後。在氣溫低至零下15攝氏度的天氣中,他穿行在樹林之中,被一個無形的殺手尾隨著。

為了保護馬馬杜,CBC隱去了他的姓氏。馬馬杜估計,那晚他走了大約九個小時,兩次趟過寒冷的水面,最終昏倒在樹林裏。他說:「我想,『沒關係,我想死,就讓我死在(偷渡)路上,我不想回去。』」

到地獄走了一遭

幸運的是,3月5日凌晨躺在雪地上的馬馬杜被加國警方發現,之後他被帶到了魁北克省拉瓦爾(Laval)市的移民拘留所。他蜷縮在冬季保暖衣內,腫脹、變色的腳上滿是水泡;他的手被凍傷,痛得握不住筆。在接受CBC採訪時馬馬杜說,「我到地獄走了一遭」,「我的身體還是冰冷的」。

現年46歲的馬馬杜,曾經試圖從魁省Lacolle的邊境站進入加拿大,但在那裏待了兩晚之後被遣返回美國。原因是,2004年美加兩國簽署了《安全第三國協定》,禁止難民穿越兩國邊境申請難民庇護。

面對近期從美國偷渡至加拿大的難民激增問題,越來越多的律師、活動家和聯邦政治家認為,《安全第三國協定》僅僅是在鼓勵類似馬馬杜這樣的冒險偷渡,付出的代價可能是生命。馬馬杜的移民律師泰勒佛(Eric Taillefer)說:「那個男人試圖穿越(邊境),但最終進了醫院。這是協議的直接後果。」

紐約開出租車長達10年

因內戰、眼見父親被槍殺,馬馬杜在2006年從科特迪瓦共和國(Côte d'Ivoire)登陸美國,雖然最初的難民申請被拒,但過去十年,他一直生活在美國,在紐約市合法開出租車。

當時的移民官告訴馬馬杜,把他送回科特迪瓦太危險了,所以讓他暫時留下來。但馬馬杜說,本月初一個朋友打電話告訴他,移民官已經到過他所住的公寓。

恐懼被遣返以及可能面對與父親同樣的命運,馬馬杜說,他逃到費城,在那裏向一些朋友借了錢,搭出租車到了普拉茨堡,並決定前來加拿大。

《安全第三國協定》漏洞後果嚴重

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發佈暫禁7個國家的旅客入境等的移民行政令之後,偷渡美加邊境,前來加國申請難民的人數猛增。《安全第三國協定》的漏洞浮出。

按照協議,在美國的難民申請者,不能再通過正常途徑到加拿大申請庇護。但是,偷渡至加國境內的人例外,他們可以在加拿大提出難民申請。

加國各地的移民律師認為,該協議鼓勵尋求庇護者非法越境,即使那樣可能危及生命。去年12月,兩名迦納男子在零下18攝氏度的低溫天氣裏,在齊腰深的雪中跋涉了幾個小時,從曼尼托巴省的美加邊境偷渡,雖然因一名貨車司機報警倖存了下來,但由於嚴重的凍傷,一人失去了所有手指,另一人只剩下兩個拇指。

馬馬杜回憶,在偷渡邊境時,他不得不趟過水面。一踏上本以為結冰的水面,冰面就裂開了,他堅持趟過去,但衣服貼在皮膚上,10分鐘就結冰了。在醫院裏,醫生不得不切割開他的衣服。馬馬杜是否會被遣返回科特迪瓦的聽證會,定在本周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