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自上位後,大批殺戮大臣,後又殺其姑父,到現在弒殺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其心理兇殘變態到何種地步?假使其父金正日現仍在世,礙手礙腳,金正恩是否殺完其兄,索性再殺其父?

或許,可以問問鴨綠江另一邊,現在牢中的薄熙來(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金正恩今稱霸於朝,薄昔日曾稱霸於渝。薄在文革時極「政治正確」,將其生父肋骨打斷,在渝執政時唱黨殺民,後為奪權,還參與暗殺近於兒時夥伴的習近平。

共產理念加上其政治組織形式,構成一個異化人性的機器。金正恩和薄熙來選擇了融入機器,順著機器及其嗜殺程式的邪性而行。

另一面,如果將薄熙來和習近平兩人換位,假使習試圖倒薄未遂,落馬入獄,薄將如何對習?以薄之暴惡和打「黑」手段,想必習早已在獄中「自然死亡」。習絕不會沒有機會和人力出手,但他沒有像薄一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弄死政敵再說——他欲殺我,我即使送他上路,最終於白黑兩道、明規則潛規則也都能過得去——習畢竟選擇用在中國環境中所能採用的儘可能正規的方式來審、判薄。從這個角度來說,兩人現在所處的位置於國於民不是壞事。

這是習的選擇。人是可以選擇的。目前看習的選擇還是正面的。最好的選擇當然是卸載共產嗜血程式,拆掉殺人的政治機器,解除共產黨後,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依法公開審判薄、周(永康)、江(澤民)殺人集團的所有罪行。

全世界的紅色政權都嗜殺成性,民眾也在鬥殺的波瀾中,泯滅了人性。假米毒奶,人人相害,「天上人間」,世風墮頹。共產政治機器,是基於一個將得到權力的生命加工成魔,將被統治的生命製造成鬼的程式。其基礎語法的編寫者,是將毀滅人類作為自己最高「理想」的馬克思。

中共不過比北韓多一個外掛程式,使中國社會的運轉表面上看比北韓開放,實際上比北韓更邪。北韓殺人在明,而中共殺人在暗。北韓有意讓世界知道,殺自己的人民來恐嚇和勒索世界;中共殺人則欲蓋彌彰,在地下,在荒區,在醫院,在集中營,屠殺無可計數,甚至還將被害者的身體器官出售牟利。

人是可以選擇的。無論身為大小官員或是平民百姓,至少可以選擇獨善其身,不隨共產機器的驅使而行惡、鬥殺。進而離棄之,為後生後代盡己之微力拆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