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業內人士表示,大陸一線城市學區房的性質,已經更多是金融產品,不只是擁有簡單居住功能的不動產。

最近北京和上海學區房爆出驚人「天價」,北京有的學區房總價一周上漲數十萬、上海學區房均價高達每平方米10萬(人民幣,下同)左右。業界質疑,大陸學區房高漲的背後是中共政策催生的炒作因素。

上海學區房最近漲到每平方米8萬~15萬,一套學區房總價高達數百萬甚至上千萬,主要集中在徐匯、黃浦、靜安、浦東和長寧等地區。

近日還有北京市民表示,在北京市通州區購買一套60平方米的兩居室住宅,成交價310萬元;一周後,同一個小區、同戶型的住宅漲到了350萬~360萬元。

該市民原本認為一個又一個的調控令會使房價出現下降,所以之前一直在等待,但後來發現房價仍在上漲,北京東城區和西城區好一點的學區房,至少要300萬。

北京金融街的學區房在2月下旬一度出現每平方米25萬元的價格,甚至有的學區地下室都高達每平方米12萬元至14萬元。

有業內人士表示,大陸一線城市學區房的性質,已經更多是金融產品,不只是擁有簡單居住功能的不動產。

中共政策導致炒作行為

大陸經濟學家易憲容3月14日撰文分析,大陸房地產的炒作情況非常嚴重,其暴利程度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投機者,其原因是多年來中共房地產政策的問題。

他分析,中共政府的房地產政策把住房的投資與消費混為一談,導致大陸房地產市場基本上成了以投資為主導的市場,各個部門根據自己的需要來推出房地產政策。

雖然中共進行限購限貸調控,但房價仍在上漲。評論人士蔡慎坤曾分析,中共需要利用房地產來維持經濟,進而維持政權,中共通過政治手段干預房地產,只是為了不讓泡沫破裂。

易憲容提到,高價學區房也促使一些企業放棄主業炒房。比如今年9月份,一家中共虧損央企通過出售北京兩套學區房,得以扭虧,總價2,000多萬,每平方米8萬元。

高價學區房折射制度扭曲

大陸的「天價」學區房也凸顯出中共制度的扭曲。無論是一個城市中的本地人還是外地人,學生的入學問題與房產息息相關。

而在中共戶籍制度下,本地戶籍的子女要想在某個學區的學校就讀小學中學,必須在這個學區買房子或者有戶口;外地戶籍家庭子女要想在這個城市就讀小學,買房子的優先考慮,否則就只能回家鄉上學成為留守兒童,就讀初中需要更多證件。

中共戶籍制度,是中共對大陸公民的管控方式之一,限制大陸公民在某一地區生活的「合法性」,這一制度被指侵犯了大陸公民的基本人權和公民權。

有市場人士對比中美學生就學情況後發現,一方面美國等國家沒有戶籍制度的限制,而且,以紐約為例,學生入讀某個學區只要在那裏居住即可,不必一定買房,很多家庭只要在學區租房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