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只要靠近,數十秒內就會死」、「已經控制不住了」⋯⋯網上、媒體上關於福島核電廠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似乎世界末日就要來了——然而,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3月9日,日本的富士電視台旗下媒體《報導局》記者實地探訪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結果發現裏面根本不是甚麼「異次元空間」,甚至羅森便利店、餐廳都在照常營業。

專家說法

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保存容器內部放射量最高,1小時達到530希沃特。根據「人體積累輻射量達到6~7希沃特,99%會死亡」這一數據來看,530希沃特/小時的輻射量,足以在30秒~1分鐘時間內殺死一個人。

這項1月30日測出的數據公佈後引起恐慌,福島核電廠「已經失去控制」的說法也甚囂塵上。

然而,《最初的福島學》一書作者、立命館大學副教授開沼博指出,這種恐慌並無必要。他說:「很多人看到530希沃特的放射量,感到害怕。事實上那是因為進入了2號機保存容器內部,放射量才會這麼高。就好像火力發電的話,把人放在發電機的火焰上烤30秒,也一樣會死。」

開沼副教授擔憂,網絡和媒體上流傳的某些言論,會導致「人們認識中的福島」離「真實的福島」越來越遠。

2017年1月10日多名J聯賽的日本足球選手參觀福島第一核電廠。(Getty Images)
2017年1月10日多名J聯賽的日本足球選手參觀福島第一核電廠。(Getty Images)

插曲

真實的福島、尤其是福島第一核電廠究竟是甚麼樣子的?為了弄清這一點,日媒《報導局》日前首次派出了記者團,實地探訪福島第一核電廠。

據《報導局》記者說,福島第一核電廠對記者採訪管理極為嚴格,記者和攝影器材都必須預先登記,才能進入,而且整個記者團只能帶1部相機。

結果採訪當天,卻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登記的攝影師患了流感,只得緊急換人,但相機卻必須用登記過的,只能從流感的攝影師那裏特地借來相機,才總算得以順利採訪。

真實的福島

入門檢查的森嚴、核電廠周邊隨處可見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透露出一股如臨大敵般的緊張氣息。然而進入核電廠後,記者卻被一紙「禁止玩Pokemon」的告示拉回了現實世界。在他面前,展現的是一個真實的福島。

在核電廠內部,到處可見穿著普通服裝的工作人員。核電廠裏有食堂,羅森便利店也在照常營業。

記者在食堂吃了一頓午餐,所有套餐都只需380日元,量足味美。便利店既可以用「西瓜卡」,也能用「PONTA」積點數,還有「集齊40張三文治貼紙,可以換盤子」的活動。店內不賣酒,但有香煙。價格也跟普通便利店沒有甚麼兩樣。

記者說,曾對福島核電廠內的工作人員(不包括東京電力職員)實施問卷調查,有80%以上工作人員表示「對勞動環境很滿意」。當時看到這一結果還半信半疑,現在終於相信了。

特別之處

不過,文中也說,和普通工作場所相比,核電廠也確實有許多不同,比如為了防止出現無謂的輻射,建築物沒有窗子。

停車場裏,有很多車沒有車牌號。它們只在核電廠內使用,包括「防護服回收車」、「中暑對策車」等等,在外面你絕不會見到的車子。

到2號機去

「請注意安全!」

在這樣獨特的問候方式後,記者依然身穿普通服裝,帶上防花粉的普通口罩和工地用頭盔,便坐巴士前往傳說中「在附近待上數十秒就會死掉」的2號機。

文中說,雖然不能下車,但可以坐巴士靠近觀看,外表沒有甚麼異常。

誠然,並不能憑此斷言福島核電廠安全無害。比如,1號機排氣塔附近,曾測出1,528希沃特/小時的高輻射量。而從巴士上看過去,在外面的工作人員仍與數年前一樣,身穿白色防護服、戴著白色防護口罩。

但福島核電廠也遠非外界說的那麼恐怖。記者在核電廠採訪3小時後,測量發現積累輻射量只有0.02微希沃特,甚至還遠遠低於胸部X光檢查時的60微希沃特。

福島問題因何諱莫如深

開沼博副教授曾說,存在一座牆,讓福島問題諱莫如深,那就是核電廠問題。

他舉例說,關西一些高中生想要去福島考察,但和學校申請時卻遭到了拒絕。因為校方認為,如果學生去福島考察,有「推進核電廠」之嫌。

這又是為甚麼呢?因為「去福島」→「發現福島很安全」→「支持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的方針」→「推進核電廠開放」。

這樣的思路,導致許多日媒也同樣不敢從「福島核電廠正在得到控制」的方向去報道,唯恐成為「支持開放核電廠」的媒體,觸怒公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