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政協會議昨日在北京閉幕,香港特首梁振英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是首個兼任國家領導人的香港特首。外界質疑涉UGL貪腐被調查的梁振英獲「升官」,會令「中央難堪」,不過,政協一向是虛職,十八大後更有「最危險的官位」之稱,官至政協副主席落馬的就有令計劃和蘇榮兩個。有分析認為,梁振英躋身「副國級」政協副主席,更方便中紀委跨境調查,「一個命令上北京開會,可能就『雙規』了。」

另外,本報獲消息稱,梁振英出任政協副主席前,習近平收到大量舉報梁振英信件,當中有來自中共在港情報機構提出的舉報。

梁振英爭議聲中當選

已不連任特首的梁振英,在爭議和反對聲中,當選政協副主席。26名泛民主派議員先是發聯署信給中共政協主席俞正聲,反對梁出任此職。本月9日又發動遊行到特首辦前抗議,沿途高叫「UGL一查到底,政協不是護身符」口號。而在昨日政協表決會議上,2,066票贊成,投給梁振英的反對票13票,較其前任特首董建華當選政協副主席時多出5票;另外,棄權票也有16票。

和已入獄的前任特首曾蔭權一樣,任期只餘下3 個多月的梁振英,也面臨UGL貪腐調查。不過,當年曾蔭權曾發聲明指,因為涉貪腐調查,婉拒出任政協副主席一職。而正受立法會成立UGL專責委員會調查的梁振英,明顯對「官職」甚為緊張,更不惜發律師信給議員梁繼昌,就UGL被調查一事挑起火頭。前日出席政協會議前夕,又繼續為自己涉貪一事開脫,強調UGL事件只是「政治炒作」。

舉報信包括中共情報機構

本報獲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士爆料指,梁振英出任政協副主席之前,除了泛民以及多位建制派中共政協常委反對外,包括中共內部的情報機構,也寫報告給習近平、中紀委和政協主席俞正聲,舉報梁涉貪一事。

據該知情人士披露,舉報信一是指梁振英破壞一國兩制,為人缺乏誠信,人品不好,二是經濟問題一定要解決清楚,「不僅是UGL五千萬貪腐問題,還有包庇梁粉、商交所(香港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主席)張震遠的事情,當時商業調查科建議廉政公署應起訴張震遠,但給梁振英壓了下來,梁振英對此也要負責。」

練乙錚:梁或在大陸翻船

對於梁振英擔任政協副主席一職後的前途, 坊間有很多熱議。

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8日曾撰文稱,「梁既有污點在身,當政協副主席馬上會成為某些當權派系的潛在攻擊對象。廉記(香港廉政公署)不敢做的事,有人可幫手在大陸搞掂。」

熟悉中南海內情的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目前各式直達北京的舉報信,恰恰給習近平當局提供調查梁振英的證據,「只是何時落馬的問題」。

他指,梁振英太不了解中共體制。自以為官至「政協副主席」,就可以拿到「免死金牌」。恰恰相反,梁振英被調任政協副主席,正是落入中共官員落馬模式,「即明升暗降,先調虛職,再調查後落馬」,而且「官位越大,越危險」。

專家:納入習王管轄範圍

石藏山說:「你原來在香港當特首,是實職,很多人討好你,想從你身上得到好處,所以別人不敢輕易動你。而政協是虛職,無法凝聚力量,沒有人保你。一動手,就下台了。」 

石藏山進一步說,從格局來看,梁振英擔任政協副主席一職,實際上納入習近平、王岐山的管轄範圍,失去盤踞香港的江派勢力的保護傘。換句話說,習近平要查梁振英變得容易得多,而且沒有期限。「貪腐案過了追溯期,法律上要追究就困難。廉署要等他下台,才能執法。中紀委調查沒有追溯期,一個電話叫他去北京,就『雙規』了。」

石藏山還表示,目前王岐山主政的反腐機構中紀委、和監察部合署辦公,是兩塊牌子、一套班子。「就算梁振英不是黨員,中紀委不能管,監察部還可以管。」他笑言建議梁振英:「趕快熟悉一下中紀委的辦案方法。」

雖然目前中紀委還沒有查辦香港官員的先例,石藏山指:「中紀委特務系統隨時可以爆料給相關部門。」

UGL疑由北京放料給香港

事實上,最早UGL事件曝光,當時已有港媒懷疑是「國家級動作」。

2014年10月,香港爆發雨傘運動,梁振英曾下令開槍鎮壓但遭習近平當局叫停。形勢緊迫之際,澳洲傳媒《Fairfax Media》突然爆出梁振英於2011年與澳洲企業UGL達成協議,UGL全面收購了梁振英持股的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梁則分兩年收取折合約5,000萬港元的「秘密費用」,作為梁支持、推廣UGL亞洲業務發展的報酬。收款時,梁已經上任特首。其秘密合約也被曝光,一共6頁。

港媒報道,有理由相信,這些資料絕非一般媒體可得到,最大的可能是「國家級動作」,目的就是要令梁振英「進一步低調」。

《大紀元》獲悉,將梁振英黑材料交給澳洲媒體的人,涉及到當年審查梁振英材料的某中資銀行高層,他在關鍵時候受命於北京最高層,在最敏感時期發放出來,令江澤民派系攪局香港的計劃破產。

另外,2015年,中國著名經濟學家楊魯軍撰文,引述現居香港的中共中央調查部(現國安部)的資深情報員陳福中稱,他曾向中央舉報UGL事件,「梁在出任特首之際收受澳洲財團UGL的5,000萬港元賄賂,作為回報讓UGL中標香港地鐵工程……」同時,陳福中斷言,「梁振英將被習近平『秒殺』」。

當時有分析認為,UGL事件還有下文,如梁振英利用特權把港鐵生意判給UGL,這是可以隨時拘捕梁的一個線索。屆時,涉及港鐵招標、列車質素、高鐵工程延誤等種種黑幕也有可能被放出。

廉署查中交建或涉梁振英

就在梁振英出任政協副主席前夕,中國交通建設(以下稱中交建)3月8日晚發佈公告指,香港廉政公署人員於3月2日進入該公司位於香港灣仔港灣道的辦事處以執行搜查令,要求出示關於包括執行董事兼財務總監傅俊元及2008年建議配售新股的若干文件。公告續指,該搜查及廉署的調查與執行董事傅俊元有關。

據時事評論員周曉輝發表的文章披露,2015年,中交建與澳洲禮頓集團(Leighton Holdings)簽署了股權購買協定,收購其旗下的該國最大建築工程承包商之一John Holland集團100%的股權。而收購梁振英持股公司的澳洲企業UGL與John Holland集團有不少交集。

2009年,港鐵與UGL旗下的UGL Rail、John Holland組成合資公司Metro Trains Melbourne Pty. Ltd.(MTM),營運澳洲墨爾本的都市鐵路(取得為期8年的營運及維修專營權),港鐵佔60%股權。此外,2014年9月,三方再度合作,投得澳洲悉尼西北鐵路工程及營運合約,總額約252億港元。

周曉輝分析,廉署搜查中交建,目標明確,一定是為了某個特定目的而為,且涉及的是財務問題,而身為中交建執行董事兼財務總監,以及中交財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的傅俊元,一定也是參與者和知情者。周推測,應與廉署調查梁振英涉嫌收受「賄賂」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