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出於對資金外流的恐懼,不停推出嚴控個人換匯以及企業海外投資的規定和措施。但民眾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國際金融協會(IIF)日前表示,中國大陸2016年資本流出達到了7,250億美元,創下了紀錄。

2016年大陸資本外流高達7千多億美元,中共為應對這一局面,逐漸加碼資本管控措施,但是,大陸資本外流並未減少,民間繞開管控的渠道相應在增多。

中共的資本管控措施主要包括:大陸個人每人每年購匯不得超過5萬美元,最近要求增加審查流程、限制購匯用途;企業境外匯款超過500萬美元需要申請審批,大陸外企轉出資金限額從5千萬美元下調到500萬美元,等等。 

資本外流渠道增加 

大陸資本外流的渠道,境外以香港為主要中轉站,出現「錢騾」、虛假貿易、「地下錢莊」轉賬等;境內包括 「轉賬黃牛」、比特幣交易等。 

比如,香港近日曝出在深圳和香港的交界處,有「錢騾」在車站幫忙運錢,避開檢查,「錢騾」從中賺取平均一趟200元人民幣的費用。 

再比如「地下錢莊」,大陸最近曝出一些大城市出現「轉賬黃牛」,通過「地下錢莊」為大額和小額客戶匯款。 

通過「地下錢莊」匯款,是指將人民幣存入「地下錢莊」指定的境內銀行賬戶,「地下錢莊」將其轉賬至香港賬戶,客戶就可以提取港元或兌換成美元等其它貨幣。

香港傳媒近日引述一位從事該業務人士的話表示,他所在公司與海外投資銀行合作,客戶將人民幣存入投資銀行的大陸賬戶,再轉賬至香港。他所經辦的業務中,半年來有5位大陸客戶以這種方式轉移了10億元人民幣,公司收取的服務費是500萬元人民幣。 

在這個交易中,大陸客戶繳納5%的手續費,其中投資銀行分得4%,香港資產管理公司分得0.5%,介紹客戶的中間人分得另外的0.5%。 

中共難遏資本外流 

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顯示,大陸2016年資本外流金額高達7,250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2015年大約流出6,760億美元。 

今年2月份中共外匯儲備重又增至3萬億的數據公佈後,中共方面稱大陸資本外流得到緩解。但是,瑞銀集團經濟分析師表示,目前存在不確定性,預計今年中共外匯儲備可能會再下降2千億美元。 

英國《金融時報》曾經分析,中共資本管控措施治標不治本,只能短期緩解,並沒有觸及經濟不穩定、債務高企等大陸經濟的根本問題。 

另外,人民幣貶值問題仍然備受關注,經濟界人士認為,目前中共在引導人民幣緩慢貶值,干預匯率是不想讓人民幣急貶,這也令市場預期貶值將繼續。《華爾街日報》分析,中共外匯儲備2月份有所增加,不代表人民幣貶值壓力減輕。 

台灣2014年的《中國無法避免的危機》(作者馬盛)一書中引述分析表示,大陸資本外流的渠道很多,人們這樣做的原因之一是大陸資本市場的問題,資產泡沫嚴重,加上中共管控,令很多人希望尋找另外的投資途徑。 

從大陸境內轉移海外的資金中,也不乏貪腐之財,比如裸官,但是,打擊腐敗要想標本兼治,就要從體制上徹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