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底和3月8日,在大陸涉及北大方正李友案,且與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以及背後的靠山曾慶紅家族有關聯的政泉實際控制人郭文貴,先後兩次曝料。第一次主要披露了現任公安部副部長傅振華所幹的邪惡之事;第二次則重點披露了陽光媒體創始人吳征乃中共情報系統的高級間諜以及李友換肝之事,稱自己對「活摘器官」從不相信到相信。言談中還表示自己手中握有傅政華涉嫌腐敗、敲詐勒索等證據和李友的重磅材料,但為了「配合當局反腐」,暫不公佈。

此外,郭文貴在第二次曝料中還特意提到某個「老領導」打電話勸阻他「要冷靜、不要衝動、要符合國家利益,又逢兩會,現在國內政治形勢也非常複雜⋯⋯」郭文貴還將矛頭又一次指向有習陣營背景的大陸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

由於缺乏相關的佐證,且從其以往的曝料的真實性看,郭文貴此番曝料的內容有多少為真,尚不好輕易下斷言,而且其曝料的真實用意,在中共高層博弈公開化的當下,也絕不簡單。至少從其曝料的兩個節點看,一個是在「金融大鱷」並與中共江派多個高官家族有關的肖建華被帶回北京接受調查前後,一個是在中共兩會期間,就可以看出,郭文貴或者其背後的推手是有意為之,而且目的明確。

值得注意的是,與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周旋在高官家族中一樣,郭文貴也結交了不少高官,而且二人的政商圈還存在不少交集。

一、都與曾慶紅之子曾偉存在關聯。據海外媒體披露,曾偉在2007年以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資產達738億人民幣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時,肖建華就是出資人,因為明面收購魯能的幾家公司都在肖建華的名下。

而香港《前哨》雜誌曾披露,郭文貴的摩根中心2005年遇到了困難,即不交齊土地出讓金者就要被收回土地使用權,而北京主管此事的是時任副市長的劉志華。郭文貴通過關係找到曾偉,曾慶紅專門批示「依法辦事」給劉志華。可能是劉志華不清楚郭文貴與曾偉的交易,因而誤解批條含義,以為中央真的是放手讓北京自行處理,因而將整個專案拍賣給其鐵哥們劉曉光控制的北京首創集團。

之後,郭文貴通過馬建搞掉劉志華,摩根中心重回郭手中。這其中,曾偉拿了郭文貴多少銀子,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二、都與已經被捕的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關係密切。1月30日,騰訊網發表題為《傳明天系肖建華被控制秘書稱其正生病住院》的報道,引述知情人士稱,香港某上市地產公司主席從與肖建華關係密切的大陸某股份制銀行原董事長處獲悉,肖建華已被大陸警方控制。該知情人士還透露說,該董事長因為自己與肖建華以及已經在大陸被抓的商人車峰向來關係緊密而「非常擔憂自身處境」。

《自由亞洲電台》2014年6月20日也曾披露,肖建華藏身香港中環的四季酒店期間,曾有人目擊他與車峰、梁軍等一眾太子黨吃飯。

而車峰和郭文貴間的利益關聯也不一般。2012年9月24日,小馬奔騰美國公司聯手印度媒體巨頭「信實媒體」共同出資3020萬美元收購美國特效製作公司、荷里活大名鼎鼎的數字王國。第二年,小馬奔騰總裁李明將數字王國轉手賣給香港奧亮集團,改名數字王國集團,在香港借殼上市。而奧亮集團的股東,就包括車峰。

有意思的是,在小馬奔騰買下數字王國8天前,郭文貴以每股0.083港元的價格購入奧亮集團8億4550萬股股票。半年後,數字王國資產被注入奧亮集團,股價暴漲。而收購小馬奔騰的資金,一部份來自郭文貴,一部份來自肖建華。

三、與北大兩大集團方正和青鳥分別存在關聯。郭文貴與北大方正李友在民族證券之爭,媒體已報道不少,而畢業於北大的肖建華則與「青鳥系」關係密切。北大青鳥集團旗下的北大文化與董平合作成立了保利華億,後改為「中國9號健康」,而北大文化被外界視作「明天系」的媒體投資平台,直接或間接入股了多家知名媒體,肖建華的得力下屬、原北大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助理郭慶濤,擔任了北大文化的董事長。

2010年,「中國9號健康」現董事會主席袁海波接盤中國寬頻資本基金,成為該公司單一大股東;而袁海波2005年曾是北大青鳥高級副總裁,與董平是老朋友,他的名字曾作為關聯方多次出現在「青鳥系」以及同樣背靠北京大學的「明天系」相關資本運作中,留下的記錄散見於相關的上市公司公告、證監會處罰決定以及案件判決公示。

為何他們都將觸角伸到了北大?

四、都應與曾慶紅之弟曾慶淮存在關聯。《臥虎藏龍》的製片人董平,與周永康的馬仔李東生以及太子黨王軍等掌控的保利集團都有關聯,其2009年成立的文化中國公司,與明天系常年合作。這個董平還與曾慶淮的情婦梅婷都存在關聯,後者曾在一些保利華億投資、主創、發行的電視劇中擔任過主角,如電視劇《玻璃婚》、《稅務所的故事》等。

董平與曾慶淮的交集也是有據可查的。2010年,文化中國投資的為中共塗脂抹粉的《建黨偉業》的總顧問就是曾慶淮;二人都參加了有著政商背景的愛浪(國際)文化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在2006年舉辦的成立一周年的慶典,並同時進入會場。雙方的關聯對於董平與明天系的合作自然是益處多多。

而此次郭文貴曝料中提到的吳征,不僅曾與郭稱兄道弟,且與曾慶淮的交集也不少。善於攀附權貴的郭文貴,是以對於曾慶淮也不應陌生。

雖然從表面上看,郭文貴、肖建華並無明顯的交集,但從他們高度重合的某些政商圈看,他們幕後的主子應該相同,都與曾家有關。由此,我們不妨思考一下,在習近平將矛頭指向曾慶紅、江澤民家族之際,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的郭文貴曝料真的是為了協助當局反腐嗎?以曾慶紅寧可魚死網破的心理,斷不會如此簡單的。因此,且看郭文貴的下一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