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財新網3月9日報道,中國交通建設(以下稱中交建)3月8日晚發佈公告指,廉政公署人員於3月2日進入公司位於香港灣仔港灣道的辦事處以執行搜查令,要求出示關於包括執行董事兼財務總監傅俊元及2008年建議配售新股的若干檔。公告續指,該搜查及廉政公署的調查與執行董事傅俊元有關。廉政公署人員沒有於該搜查中拘捕或帶走本公司任何人員。

在香港特首選舉前夕,此舉顯得頗不尋常。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廉署搜查中交建,目標明確,一定是為了某個特定目地而為,且涉及的是財務問題,而身為中交建執行董事兼首席財務官、以及中交財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的傅俊元,一定也是參與者和知情者。筆者推測,應與廉署調查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受「賄賂」有關。

2014年,香港發生佔中運動時,澳洲《Fairfax Media》披露了梁振英的一則醜聞,稱梁振英 2011 年與一間澳洲企業UGL達成協議,UGL全面收購了梁振英持股的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梁則分兩年收取折合約港幣5,000萬元的「秘密費用」,作為支持、推廣其亞洲業務發展的報酬。資料顯示,UGL早年一直投得港鐵項目,直到2016年UGL才結束了在香港22年的業務。而梁收款時已經上任特首,但在梁振英2012年及2013年的12月支付的利益申報表中,受薪工作一欄沒有申報這筆款項。

醜聞曝光後,有香港立法委員就表示,梁振英涉嫌嚴重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等多項法例和行政規定,將啟動對其的調查和彈劾,並要求其下台。此後,廉署曾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相關材料,但一直沒有結果,反而2016年曝出了廉署現任代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離職和執行處M組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辭職的消息。多名議員因此懷疑背後有梁振英及背後支持者的影子。

那麼,廉署搜查中交建香港辦事處與梁振英有何關聯呢?資料顯示,成立於2006年的中交建於當年12月即在香港IPO,共發行35億股,籌集資金161億港元,吸引了李嘉誠、李兆基、劉鑾雄、郭鶴年等香港本地富商及阿拉伯王子Alwaleed bin Talal以私人名義或策略性股東認購,也得到中國人壽集團、周大福及新加披政府投資機構作為策略性股東。

2014年,財大氣粗的中交建還與澳洲禮頓集團(Leighton Holdings)簽署了股權購買協定,擬收購其旗下的該國最大建築工程承包商之一John Holland集團100%的股權,該公司業務主要包括基建工程、特殊工程、交通服務三大板塊,在鐵路系統、隧道工程、水務及污水處理、環保工程、海洋工程及石油煉化基礎設施等領域擁有核心技術。2015年4月,交易完成。

而收購梁振英持股公司的澳洲企業UGL與John Holland集團有不少交集。2009年,港鐵與UGL旗下的UGL Rail、John Holland 組成合資公司Metro Trains Melbourne Pty. Ltd. (MTM) ,營運澳洲墨爾本的都市鐵路(取得為期8年的營運及維修專營權),港鐵佔60%股權。

2014年9月,港鐵、UGL、John Holland再度合作,投得澳洲悉尼西北鐵路工程及營運合約,總額約252億港元,料2019年通車。同年12月,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公司以61億元,向禮頓集團收購了John Holland。John Holland與港鐵、UGL的合作,包括以往的資料,也自然轉到了中交建手中,而作為財務總監的傅俊元必定深度介入了相關交易中,中交建與UGL有了直接的交集。

值得注意的是,禮頓集團近年來承包了香港多個工程,如港鐵的南港島線、廣深港高鐵、沙中線等,參與興建港珠澳大橋、中環灣仔繞道等大型基建。而由香港振華工程有限公司、中交建和中交疏浚(集團)有限公司組成的聯合體,於2016年拿下了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填海工程。

港鐵、UGL、John Holland、禮頓集團、中交建背後極有可能存在著某種利益交換,而作為特首且與香港諸多富豪打成一片,並有江派曾慶紅、張德江等支持的梁振英,背後扮演了甚麼角色呢?從其迄今仍刻意隱瞞自己收受UGL的費用看,梁振英的手腳說不上乾淨。

而幾天前,梁破天荒向調查其收受酬金的專責議員梁繼昌發出律師信,並要求對方就相關言論解釋,否則採取法律行動,其行為遭到批評,認為議員言論應受保障,否則難盡監察職務,其做法開了壞先河。這從一個側面也說明,梁振英內心對此事非常忌憚,尤其是在香港前特首曾蔭權涉嫌收受好處被判入獄後。

雖然無法確知廉署此舉的真實用意,但可以確定一點的是,在特首選舉日趨臨近前,梁振英的醜聞若再次被聚焦,將產生不小的震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