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2017年,習當局經濟政策偏向防範金融風險。開年以來,證監會與保監會相繼對一批金融機構與負責人祭出重罰。在這一輪監管風暴中,銀行業雖然相對低調平靜,不過一個百億級別的大案已經爆發卻被強力壓下而基本不見報道。 去年11月29日有一紙上市公司的公告,既證實了吉恩鎳業董事長吳術辭職,又證實了他已被立案偵查。

上市公司吉恩鎳業是吉林省重要且老牌的國資礦企,不過目前因虧損極其嚴重,面臨退市風險。如果吉恩公司退市,甚至破產清算的話,一些金融機構立遭雷炸。其中受傷最慘重的是中國銀行(簡稱中行、中銀)。

此案雖然至今未見報,但有圈內人的微信文章披露一些內幕。據稱,中國銀行通過其吉林分行與吉恩公司建立信貸業務,在吉恩危機爆發後,大部份已成壞賬,這不但讓吉林分行2016年錄得虧損,10年來利潤毀於一旦,並在2016年底進入總行不良池。壞賬金額實際多少不得而知,但知中國銀行對吉恩公司的放貸總額約達200億元(人民幣,下同)。

200億元的大部份成壞賬,那至少也有百億。而中國銀行上一次百億級別的大案,就是胡溫促查的劉金寶案── 2003年5月案發,2005年8月審結,劉金寶歷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兼香港分行總經理、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

銀行高管落馬,幾乎人人都涉違規放貸,劉金寶的另案──上海首富周正毅案,光是周正毅一人,劉金寶就批示中國銀行放貸30億元。而周正毅案內幕透過上海鄭恩寵律師掌握的材料顯示,是江綿恆為首的上海幫在圈錢。

日前,履新銀監會的郭樹清公開說了一句半套的話:「民營銀行不能變成少數人的提款機」。事實上衡諸前例,國有銀行更是少數人的專用提款機。再以周正毅案為例,交通銀行對其放貸6.5億元是在24小時之內入賬,交銀目視的不是商人周正毅,而是其背後的江綿恆。這些銀行高管明知違規貸款還是簽字,因為那些公司或商人背後的人的權力可以左右他們的仕途與升遷。

吉恩鎳業也是如此典型的事件。吉恩鎳業前身是國有企業——吉林鎳業於2000年設立、2003年上市。顯然吉恩董事長吳術背後的權力網絡極可能是90年代末期以來掌權的吉林幫。隨著時任官員升遷到中央,就算倒了一個蘇榮,還是有人「護航」。

據稱,中國銀行與吉恩公司的業務建立是全方位的,除了母公司、吉林分行之外,還涉及了多倫多等海外公司。此外,吉林省分行也被指與已經崩盤的泛亞系(有色金屬非法集資)有聯繫,主要是涉及了泛亞人參交易所吉林通化基地。

中國銀行10年後又爆大案,讓吉林國企資產一夜清空,吉林分行10年利潤不夠填補窟窿的權力黑手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