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3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分別參加了人大香港代表團、澳門代表團的審議。報道十分簡短,先是提到張德江強調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下,「一國兩制」實踐取得了新的進展,其後在香港代表團指出,香港社會要進一步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保持香港社會政治穩定、經濟繁榮,並「希望香港依法順利選出符合中央要求的新一任行政長官人選」。

如果與親北京的香港《大公報》的詳細報道對照,就可以發現新華網刻意忽略了以下內容:

一、忽略了張德江的感慨:「香港不能再折騰了!」而其所謂的「折騰」意指香港的「街頭政治」,也就是普通民眾的抗議。

二、忽略了張德江香港經濟倒退的原因的闡述,張稱是因為香港「不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以「香港再也經不起政治爭拗的拖累!」

三、忽略了張德江自創的實踐「一國兩制」要堅守三個意識,即宗旨意識、底線意識和法治意識的說辭。在闡述底線意識時,張德江再次提到香港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並稱全國人大主動對基本法第104條作出解釋,是「以具法律約束力的方式表明中央政府對『港獨』的嚴正立場」,也是對廣大港人的法治教育。

此外,張德江還疾言厲色地稱,要讓香港社會明白不只是「港獨」這個紅線不能碰,連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或利用港澳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活動等都是不能觸碰的底線。而這類言辭同樣被隱身。

四、忽略了張德江對中央如何看待香港特首選舉的說辭。張德江稱,中央對行政長官選舉不可能不聞不問,因為中央有實質任命權,必然要對參選人進行考察、進行了解。「由甚麼樣的人當選行政長官事關香港管治,事關中央對香港的主權管治,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張德江亦重複了不久前中共公示的選拔特首的四個條件: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並呼籲代表投好自己的一票。

從新華網刻意忽略的報道內容來看,張德江還是在堅持他一貫對港的政策和作法。事實上,真正折騰香港的不是普通的香港民眾,而正是張德江、張曉明、梁振英為首的「亂港團伙」。香港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的背後始作俑者都有他們的影子,從2014年張德江搞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及「8.31決定」,到去年的人大主動釋法,無不是在挑起香港的紛爭,無不是嚴重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無不是在考驗「一國兩制」是否能夠真正的執行。

也正是這些亂港人物的存在,以及梁振英施政的無能,才使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失去了對香港的信心,使國際社會對於曾經自由的香港失去了信心,香港的經濟下滑完全與此有關。

可如今從張德江的狡辯中,我們感受到的是:香港的一切問題都是香港民眾自己折騰的結果,而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實踐「一國兩制」,這豈不是本末倒置?顛倒黑白?豈不讓人貽笑大方?主動釋法、推出《白皮書》的張德江又是何居心呢?

事實上,對於張德江人大釋法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北京有兩種不同的聲音。就在人大釋法,大陸官媒和主要門戶網站一片叫好之聲中,大陸和香港各一家媒體的信息,透露出這並非真的是習近平的想法。

一方面,有習陣營背景且一直緊跟時政新聞的大陸財新網無論是在人大釋法前還是在人大釋法後,根本不置一詞,這樣的冷淡足可以說明問題。與之相對的是,在去年10月大陸其它媒體在香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問題上保持沉默之時,財新網則發表了《香港前特首涉貪案被加控罪名》一文,內文中牽出了張德江。

而受北京高層授意連續發文抨擊張德江、劉雲山、張曉明等亂港之人的香港《成報》,則稱釋法是張德江主動給基本法委員會發函要求的,並指這是由張德江與西環秘密策劃,梁振英在政府操作,由中聯辦掌控的媒體《大公報》報道事態發展進程的「極不尋常、由上而下」的「密封作業」。「釋法是嚴肅的問題,不可含糊,須理據充份,否則會引起香港社會強烈震盪,也令國際社會在『一國兩制』問題上造次。」此次張德江人大發言坦言是人大「主動釋法」坐實了《成報》的報道,而引起香港社會強烈震動應是其目的。

《成報》還公開點出張德江是陰謀家,釋法是為了保江澤民的江山;是張德江等策劃了「偽港獨」陰謀,並利用「國家領土完整」來綁架中共高層,以更有利控制全國人大系統,以達致做大謀權的陰謀,從而給「習核心」出難題。張德江還被罕見地冠以「國妖」的稱號。

從此次張德江在人大香港代表團的發言來看,張本人並未改弦更張,而是繼續否認香港民眾抗爭的合理性,繼續威脅香港民眾,繼續為自己所為辯解,甚至不惜顛倒黑白,繼續暗示究竟選舉誰當特首,這明顯與反覆強調要確保香港「一國兩制」真正實行的習近平唱反調。

至於張德江之語將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港區代表以及他們背後那些眾多投票者,筆者認為還將取決於習近平對相關問題的直接表態,或者通過某些舉措的間接表態。隨著香港特首選舉日趨臨近,最高層會採取怎樣直接或間接的方式表態,值得關注,否則結局難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