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昨日入稟高等法院,控告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誹謗,並要求賠償。民主派議員批評此舉開壞先例,並指梁振英此舉乃懦夫無恥行為。

公共專業聯盟會計界議員梁繼昌上周三在立法會議事廳外見記者時指,梁振英因UGL事件仍被廉政公署調查,甚至被香港和外國稅務局調查,一句僅十多秒的言論,引來梁振英的針對,昨日正式入稟高等法院提出訴訟。入稟狀指梁繼昌的言論屬誹謗,破壞其名譽,要求法庭頒下禁制令,並要求梁繼昌賠償及支付訟費。

梁繼昌相信司法制度公正

梁繼昌昨日在近十名民主派議員的陪同下會見記者,他證實前日(星期一)下午4時半他的代表律師收到梁振英的訴訟通知書。他說:「今次事件我覺得是史無前例,行政長官對現任立法會議員作出民事訴訟,我認為是頗壞的先例,我仍然相信司法制度的公平公正,往後我會繼續在UGL專責委員會,繼續用心完成工作。」

被問到如果有人認為被誹謗,是否因為官員的身份就不應提出法律訴訟,梁繼昌回應說:「我想這留待法律學者或者法庭上解釋,我暫時沒有意見。」

多位民主派議員對梁振英的行徑感到非常憤怒,資訊科技界莫乃光批評梁振英以其公權力針對監察政府的議員是開壞先例,特別是當立法會剛召開「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會議」,令人質疑其意圖想要影響委員會的運作。他並認為梁振英的舉措與想當中共政協副主席一職有關,因為上周三26位泛民主派議員就梁振英任政協副主席一事,致函政協主席俞正聲:「起因是來自梁振英想要榮升政協副主席一事,此事我們二十多位議員已經致函政協主席俞正聲,此信已正式遞交上去了。」

莫乃光強調港人已經表明不要梁振英連任繼續管治香港,現在他想做國家領導人,又遭到民選議員的反對。莫希望港人看清梁振英的真面目,此事不僅是梁繼昌個人的事而是關乎所有香港人。

被指恐嚇參與查UGL議員

梁國雄指梁振英「六八九」中間沒有「七」,如玩「排七」遊戲中,必須通過七的牌才可完成,寓意梁振英不能通過、完成升政協的遊戲,也無資格做特首。(李逸/大紀元)
梁國雄指梁振英「六八九」中間沒有「七」,如玩「排七」遊戲中,必須通過七的牌才可完成,寓意梁振英不能通過、完成升政協的遊戲,也無資格做特首。(李逸/大紀元)

社民連梁國雄批評梁振英控告議員是懦夫的行為,如果梁繼昌被控告誹謗,那不斷點名指梁振英勾結中聯辦的《成報》,也應被控告。他說:「梁振英你夠膽就連我一起告,我今天就說你欺善怕惡,689(梁振英)作賊心虛,沒鬼用。我告訴你,你不告《成報》去告梁繼昌是懦夫第一,第二是針對立法會對你調查,對所有有機會在會上調查你的議員的恐嚇,你無恥。」

梁國雄又說,在香港告誹謗成本很低,但不代表梁振英就可以向中共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表明自己是清白。他手持抗議「作賊心虛無柒用」標語,指梁振英「六八九」中間沒有「七」,如玩「排七」遊戲中,必須通過七的牌才可完成,寓意梁振英不能通過、完成這個升政協的遊戲,也無資格做特首。

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指很多律師朋友爭相為梁繼昌擔任律師,他強調香港不是新加坡,梁振英夠膽就告所有的民主派議員,法律界將奉陪到底。

香港本土議員毛孟靜則批評梁振英濫用司法制度,情況與DQ(撤銷議席)議員是如出一轍。

公民黨楊岳橋要求梁振英向公眾交代,今次控告是以納稅人金錢還是自己的金錢提訟,是用自己私人名義還是特首名義提告。特首辦回應傳媒查詢時,指有關訴訟費用由梁振英本人支付。

時評家黎則奮表示,梁繼昌有關UGL的言論並無新意,所提及的內容皆是過往很多媒體已報道和傳開的,梁振英選在這個時機控告梁繼昌毀謗,相信是擔憂政協副主席一職受挫:「(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都在會上講有這單事是不適宜的,屆時給人告會令國家感到尷尬。梁振英的行動是想證明自己沒事、是清白的。」

胡國興憂毀行政立法關係

行政長官候選人胡國興就被問到,梁振英控告梁繼昌誹謗,是否行政干預立法。胡國興表示,作為一個官員,經常告人誹謗,給人感覺是以大壓小;亦可能會令政府與立法會關係更緊張。

另一候選人曾俊華競選辦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由於事件進入法律程序,因此不便評論,但指曾俊華在政府工作多年,未曾以個人名義對其他人採取法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