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福禍無門,唯人自招。」說白了就是一個人要想幸福就得積德行善,作惡多端的話即使命裏多福壽,也會被自己損盡。

蔡京的八字命格歸祿格大富貴

蔡京,字元長,北宋權相之一、書法家。蔡京先後四次任宰相,掌權共達十七年之久。被稱為「六大賊首」,在《宋史》中收在「奸臣傳」。

蔡京的八字本來很好:丁亥年、壬寅月、壬辰日、辛亥時。(清代王士禛《池北偶談》)稍懂八字的人都能看出,這是「歸祿格」。

命書云:「日祿居時,青雲得路。」這種格成格的條件是:前面三柱的配合是:財、官、食傷星強,身弱;而時支剛好是日主的建祿(亥水)之地,時干、支沒有被剋破,這樣就能發揮出時支的四兩撥千斤的稱砣作用,就能把前面三柱旺盛的財、官、食傷全都承擔起來,名利雙收大富貴命。

像這樣大格局的命,作者在本報「命運探索」的系列文章中已舉過好多個例子,都是容易成功的命,如有讀者能一直看下來的話,對這個八字是能分析出來的。

蔡京好命及其原因的 另一記載

蔡京自帶的本是好命,不光從八字上能看出來,在(宋)洪邁的《夷堅甲志》中也有一篇記載,證實其富貴命以及原因。

蔡京,字元長,中進士後最初任職是錢塘(今浙江杭州)縣尉。一次執行巡捕任務來到湯村,天色傍晚,找了館舍休息。有一位長像很雄偉的道人求見,蔡元長平時喜歡和修仙煉丹的方士接近,就迫不及待地請道士進來談話,道士飲酒之後離去。

第二天蔡元長夜宿到另外一個地方,道士又來相見。第三天蔡元長住到近村,道士又來了。飲了幾杯酒以後,道士懇求說:「天已晚我回不去了,想借一宿可以嗎?」蔡元長開始還不同意,那道士懇求再三,不得已才答應下來,而且同床睡時,道士讓蔡睡在外邊,自己卻睡裏邊。他告戒蔡元長說:「半夜有來找人的,不要理他們。」

蔡元長當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到夜裏三更,聽到房外有人聲,不一會兒,聲音嘈雜,像是有不少人,接著破門而入。聽有人說:「車四原來在這裏,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忍耐了!」就要到床上來抓他。

這時又聽有人說:「恐怕傷著床外邊的人,天帝發怒,我們就都是罪人了。」蔡京大驚坐起,呼喊他的侍從,沒有一個人答應。而那道士安然熟睡,推也推不醒他。外邊來的人說:「又被這傢伙多活六十年,可怪可怪!」嗟嘆好久。聽到室內好像是揭幾萬張竹紙的聲音,直到雄雞高唱,才歸於寂然。而周圍的人甚麼都沒聽見。

道士起來後向蔡元長道謝。他說:「我是車四,靠您脫了大難,又可以再活一個甲子了。先生今世應該貴極爵高,我因此才得以脫身,不然的話,我和先生就都死了。」

接著道士傳他煉銀之術。開始蔡元長拒絕不受,那道士堅持給他,說:「改日急時可以派上用場。」後來道士告別而去,再沒見到他。

蔡京後來僅以化汞為銀之法傳給他的一個兒子蔡翛。他死後,蔡家衰落不堪,其子蔡翛被流放到廣西,就是靠著化汞的技術來接濟家庭。蔡家的一個門客——像州(今廣西像縣)郡陳丙,這件事是他講出來的。

從此故事還可以看出蔡京的富貴命的由來﹕蔡京好道,對道士很親近,即使自身可能有危險也沒有推脫,把某道士給保護了。可能他上輩子就是個道士或者修道之人,所以親近道士。

其實古籍中很多記載,凡是大富大貴之人,前幾世幾乎都是修佛或者修道之人。修煉之人方能積累大福份,但是因為前世沒有修成,所以來世得大福報。那麼也可以推斷,迫害正信、迫害佛法、迫害修煉人的罪惡有多大了。這些是額外之話了。

大權在握 奸詐狡猾 貪婪奢靡 自損福德

前面講了前世積福德,甚至是曾經艱苦地修佛、修道才帶來今世官,發大財。但上天安排人這些大官厚祿,是讓他來管治人間,造福於萬民,這樣才能福澤延綿,才配當大官。假如自己卻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職位,專幹壞事,禍國殃民,甚至敗壞人類道德,那積下許多陰禍,就會折壽,或者遭受其它苦難,或者今世不報來世報了。

下面舉幾件事例,看一下蔡京在大權在握的時候,他做了些甚麼事情。

蔡京作為放逐之臣而被起用, 很快得志。 崇寧二年正月,晉升為左僕射。

他廢掉元祐皇后,罷除科舉法,命令州縣都仿照太學三舍生考試選拔。在天下推行方田法。管制江淮七路的茶葉,官方專賣。把鹽鈔法全部更改,凡是舊鈔都不能使用,富商巨賈曾經積存幾十萬緡,一下子變為流民乞丐,甚至有跳河和自縊而死的。

提點淮東刑獄章縡見狀而可憐他們,上奏請修誤民的法令,蔡京發怒奪去他的官職。趁著鑄造當拾大錢,把章縡的弟弟們都陷害了。御史沈畸等人辦理案件不合乎他的意旨,被羈管削官的有六人。陳瓘的兒子陳正匯因上書被刺字流放海島。

至於飲食方面,蔡京就更奢靡了。他愛吃鵪鶉,「每一食羹即殺數百隻」,終於有一夜夢到鵪鶉數千隻訴於前,其中一鵪鶉居前致辭曰:「食君廩間粟,作君羹內肉。一羹數百命,下箸猶未足。羹肉何足論,生死猶轉轂。勸君宜勿食,禍福相倚伏。」(見《庚溪詩話》)可見連鵪鶉都勸他要惜福,免得遭惡報。

又有一日,他集僚屬議事,留他們吃飯,單蟹黃饃頭一味,就費錢達一千三百餘緡(每串十錢,每十串為一緡)(見《宋史》)。

有一士大夫在京師買了一個妾,她自稱是蔡太師府裏的廚人。有一日叫她作包子,她推辭說不會做。追問她:「既是廚人,為何不會作包子?」她回答說:「我只是包子廚內專門縷蔥絲的人,所以不會做包子。」(見《鶴林玉露》)可見廚中傭人甚多,每項小事都有專人負責。

自嚐後果

到了宋欽宗即位後,八十歲高齡的蔡京被貶官流放,在赴儋州貶所時,攜帶大量金錢,但是他的作惡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錢也買不到東西,忍受惡凍與辱罵之苦。

他到長沙後,無處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廟裏,病困交加,「腹與背貼」。最後,八十歲的蔡京於七月二十一日餓死於潭州(今湖南長沙)崇教寺。死後因沒有棺木,只好以布裹屍,埋進專門收葬貧病無家者的漏澤園中。

蔡京蹧蹋了自己的好命,還只是人間作惡,並沒有做滅佛害道之事,都嚐到了人間現世報應的後果。要是迫害佛法的罪大惡極者,那後果豈不更可怕﹖

另外,蔡京八字中「食神星」很強,「食神星」是指文采的發揮和其人好飲食。因而可見蔡京的散文寫得也挺好,他著有散文集。他又是書法家,蔡京的書法藝術具有姿媚豪健、痛快沉著的特點,能體現宋代「尚意」的書法美學情趣。因而在當時已享有盛譽,朝野上庶學其書者甚多。北宋有「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家,有少數人認為「蔡」原指蔡京,後世以其「人品奸惡」,遂改為蔡襄。這些從八字中都可以看得出來的。可見人的命運自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