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兩會的報告中,中共政協主席俞正聲和總理李克強都多次強調了「習核心」。一直關注北京政局的紅二代羅宇接受專訪時表示,今年是相當有風險的一年,習近平集權後向甚麼方向發展至關重要。

3月3日,俞正聲在中共政協工作報告中,8次提到「習核心」,並十多次提到習近平總書記等。俞正聲在發言中強調確立習核心地位的意義重大,並稱這是重大政治任務。

3月5日,李克強在中共人大工作報告中六次提到「習核心」,一開頭李克強就提及「習核心」,並用了一段跟俞正聲一樣的表述來強調確立「習核心」的重大意義。在談到2017年工作中,李克強再次提到要維護「習核心」的中央權威,與中央在各方面保持一致等。

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是因為去年的六中全會確立了「習核心」,所以今年的兩會上都在強調「習核心」。不過,他認為:「如果習近平真能夠通過集權逐步有序地向民主化方向發展,集權也不是一件壞事,他也需要有權力,但我現在看不清楚他集權了之後向甚麼方向發展。」

一直連續給習近平發公開諫言信的羅宇表示,「習核心」實際上是個很空虛的一個概念,「習近平是反貪的,那麼有幾個人是真心擁護反貪呢,因為全黨都貪,反貪就是反黨了;在官員的隊伍中,有幾個不貪呢?貪官會擁護反貪嗎?所以我這一兩天,我又有一封跟習老弟商榷的公開信談這個事,我說你唯一的出路還是逐步有序的民主化。」

他分析道:「老百姓是真正支持你反貪的。俞正聲也好、李克強也好,他們都是順這個大勢贊成集權、贊成反腐,但是不管怎麼樣,你集權了也好、反腐了也好,你要往甚麼方向去?這是很關鍵的。」

「所以我在這封信的結尾說,今年是大風大雨年,要是能夠掌穩舵把中國這條大船引向逐步有序的民主化,這就是好事;你如果掌不穩這個舵,這個船是會翻的,水可載舟也可覆舟。」

羅宇認為,在這個情形下,今年是相當有風險的一年,對所有的官,特別是高官,都有選邊站隊的事,「但是不是說你說了『習核心』了,習近平就認為你是站在他這邊了,剛剛打下去的那些人,包括天津的黃興國是最早喊『習核心』的,不是也照樣打下去了。」他說:「很多人可能就想我不喊不行,那就喊吧⋯⋯他嘴上怎麼喊也不會擁護你。」

羅宇表示,「希望習近平能夠戰勝反對他的人,像央視那種事那都已經公開亮出刀來了,所以今年這個事比較激烈。現在開兩會能不能開出甚麼結果來,光從『習核心』,還看不太出來習近平想怎麼辦。」

他說:「現在能夠看出來的就是兩邊鬥得很厲害,不論是公檢法、香港,兩邊鬥得很厲害。」

最後羅宇再次提出,反貪應該最後拿下江澤民、曾慶紅。他說:「我說你反貪,最大的貪你不反,那老百姓怎麼想你?現在就卡在江、曾這個問題上。習近平現在的權力是足夠了,但阻力是很大的,特別是來自於公檢法的阻力。我還是希望習近平能夠鞏固了權力之後,能夠把中國逐步有序地引向民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