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光靠暴力是無法奪取政權或維持統治的,還必須靠各類謊言來掩蓋其執政合法性問題並獲取利益,不然很快會被民眾認識到其反人類、反傳統的本質。當年蘇共是這麼做的,後來中共也這麼幹。而中共欺騙世界手法之嫻熟,從中獲取利益程度之驚人,卻遠超蘇共。

中共承諾推動「自由化」 騙取美國援助

「文革」過後,中國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當時美蘇嚴重對峙,中共與前蘇聯關係不好。中共利用這點向美國求助。

美國從卡特開始,到列根執政,都給了中共大批援助。列根曾下過指示,美國援助中共有兩個條件,即中共不得靠向蘇聯,且必須將它的專制體制自由化。列根政府希望藉由增強中共來對付前蘇聯,而列根政府都相信中共的說詞:中共正大力推動自由化。

美國國防政策顧問、前美政府官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其《2049百年馬拉松》一書中透露了美國受騙的經過,以及曾經給予中共的部份援助內容:

1979年1月31日,鄧小平訪美期間,卡特總統和鄧小平簽署領事館、貿易、科技協定:美國提供各種科技知識給中國科學家,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科技知識向外輸出。

中共也邀請美國科學院派出一系列代表團到中國,在中共選定的若干領域內展開美中科技交流。中共的策略是讓美國人協助他們加入國際上有關物理學、原子能、太空科學及其他領域的組織。美方欣然同意,這構成了對中共的第八項援助。

第九項計劃即第43號總統令,簽署於1978年,設立無數的計劃把美國在教育、農業、能源、太空、地理科學、商業和公共衛生等領域的科技成果轉移給中國。次年,卡特政府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

到了列根執政時候,列根政府提供經費與訓練給中國政府公營的新研究單位,專注於基因工程、自動化、生物科技、鐳射、太空科技、載人太空航行、智慧機械人等等之研究。列根甚至批准中共的一個軍事代表團參訪攸關國家安全的「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這個研究單位發明網際網絡、網絡作戰和數十個其他高科技項目。

1985年,美方對中共的協助又擴大到美國武器:列根政府安排將六大武器系統賣給中國,總價超過10億美元。這個計劃的目標是強化中共的陸、海、空軍,甚至協助中共擴張其陸戰隊。1986年3月,列根政府協助中共發展8個國家研究中心,從事基因工程、智慧機械人、人工智慧、自動化、生物科技、鐳射、超級電腦、太空科技和載人太空飛行的高深研究。不久,中國人就在1,000多個項目上得到重大進展,它們全都高度依賴西方援助。

但直到現在美國也沒有看到中共推動他們所期待的自由化,「回顧起來,如此容易上當受騙,實在令人悔不當初。」

中共「大武器詐騙計劃」

2012年前後的網絡爆料名人「素顏格格」曾撰寫了〈大明外史之大武器「詐騙」計劃始末〉一文,其中披露的中共詐騙內容更為驚人。

文章透露,鄧小平掌權時實施了「大武器詐騙計劃」。在美國軍援中共的機制下,北約成員國紛紛向中共出口軍工產品。

僅以坦克為例。經過一番談判後,中共要到德國坦克的柴油機、法國的坦克火控系統、荷蘭的微光夜視儀、英國的坦克底盤技術、M1A2坦克的變速機組。在美國的壓力下,這些技術紛紛被中共掌握。與此同時,前蘇聯不斷對當時的南斯拉夫出口T72坦克,中共在秘密運作下,這種坦克也拿到了手。有了這些,中共就開始研製自己的坦克。目前中共96型、98型號坦克為甚麼能躋身世界先進坦克行列,就是那個時候騙來的技術。

當初中共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沒有被批准,錢的問題一直就沒有解決。在中美合作中,中共貸款成了首要問題。在美國的支持下,各國紛紛向中共貸款,日本、英國、法國、意大利、德國紛紛出手。這中間包括無償援助、免息貸款、低息貸款。

一時間中國各項大工程紛紛出馬,但是這些工程很多是「空中樓閣」,是用來吸引貸款的。中國人拿到這些貸款後,除了少量支付美國的武器計劃和發展軍事以外,其餘的都按照自己的步驟去搞「改革開放」了。

「六四」事件後,西方世界開始對中共全面封鎖,中共對詐騙來的東西也「心安理得」了。

美國多次遭共產政權欺騙

1989年的「六四」事件,天安門清場過程中數千人被殺。直到現在,中共還堅持用謊言欺騙世界,自稱「當天根本沒有死人」。

即使在「六四」之後,布殊政府中親共派仍盡力替中共開脫:中國仍走在民主的道路上;這次清算只是反應過度;我們必須保護鄧小平為首的「溫和派」,他會導正這艘大船,維持我們平順的關係。

中共為了迷惑國際社會、儘快解除國際社會對其的制裁,上世紀90年代中期,假惺惺做出了一些人權「讓步」,如將「反革命罪」改名為「危害國家安全罪」,簽署並通過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簽署而沒通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允許居民個人接入國際互聯網、放寬境內NGO活動等等。

事實上,對於《權利國際公約》,中共只是把它作為工具,在國際上擺個樣子,目的是在當時騙取一些利益而已。

美國中情局的情報也屢屢失誤。中情局歷史上第一分「國家情報估計」斷言中共不會介入韓戰,主要因為中共自稱不會參戰,但是不到幾天,中共就參戰了。

1962年,中情局預測前蘇聯不會把導彈或核武器部署在古巴,也是因為分析員相信很多前蘇聯官員說的話。

共產黨騙人手法一脈相承

1943年5月,史太林解散第三國際(共產國際),向西方暫時妥協,以挽救局勢。蔣介石當時也以為這是共產黨的誠意。「因為我相信,如果像共產國際這樣各國共黨的司令台,並且是他們共同信仰的中心,而史太林竟將其撤銷,這還不是真實的而是偽裝的話,那就是他對世界的信用要完全破產,此後就沒有人再能相信他俄共一切所作所為了。」

但蔣介石最終發現解散第三國際不過是一時妥協,是史太林為蘇共的國際陰謀埋下伏筆,「因為共產國際既已解散之後,各國共黨在莫斯科的戰略計劃的指使之下,肆行其陰謀暴行,而莫斯科就可不負任何政治責任了。」

中共兩次暴力殺人本性大爆發

近三十年來,中共暴力殺人本性有兩次大爆發。一次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還有一次是1999年的鎮壓法輪功事件。

「六四」之前,西方自由、平等、民主等理念觸動了中共的邪惡因素,中共內部也出現了鄧小平「殺20萬人保二十年穩定」的暴力殺人說法。

在趙紫陽的口述回憶錄《改革歷程》中提及,鄧早在1986年學潮時期已經主張「採取堅決的措施平息,甚至可以採取專政的手段」。所謂「無產階級專政手段」。自然包括肉體上的消滅。

其後,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在中國大陸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認同。從1992年起短短七年,在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已經達到1億人,算上家庭的因素,法輪功影響了幾億人。

反觀馬列學說,在大陸被強制灌輸幾十年,現在沒人相信。

中共最本質的暴力邪惡因素再被觸動,這也是為甚麼在1999年7月後,江澤民會指令對法輪功學員要「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並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這些都是中共暴力殺人本性的體現。

美國仍對中共抱持希望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

白邦瑞在其書中指,2001年,各方普遍認為中國經濟兩位數的增長率無法持續下去。其收到的中情局機密簡報,反映出絕大多數經濟學家所做的評估。美國對中國經濟的評估幾乎全部悲觀。

大家都說,中國的勞動力既貧窮,教育程度又低。相對於人口規模,中國的本土自然資源不多。它依然深陷過時、破產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當中。數十年來,共產中國沒有幾個創業家。政治官僚根本不懂現代商業行為或堅實的經濟管理知識。

這個時候,中共再請求加入世貿組織。

當時的美國政府內部,連續吃過幾次虧後,已經對「貿易必然會促進中國民主化」的論點開始有所爭議。但仍沒能清醒認識中共本質。

2001年,美中國會委員會主席等聽取中情局的簡報,簡報強調兩點,最後都被證明大謬不然:第一、中國正朝自由市場前進,將會脫售所有的大型國有企業。第二、中國沒有機會在經濟上超越美國,即使真的超越——就說在2100年超越好了——屆時中國也將是自由市場、愛好和平的民主國家。

中共不守「入世」承諾

中共在2001年「入世」時,從沒打算認真履行協議條款。中共雖同意接受世貿組織的規定:會員國政府不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影響其國有企業。但直到現在,中共所有的國企仍都為政權效力,而非反映市場力量;而且中共也肆無忌憚地指示國企做投資。

在世貿組織內部,批評中共操縱匯率、侵犯知識產權、操縱重大工程招投標等行為的聲音一直存在。僅美國針對中國提出的訴訟就涉及出口補貼、起訴盜版、汽車關稅、汽車輪胎、有毒牆板等多項。

但是,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方式存在明顯弱點,即敗訴也不意味著經濟損失。換句話說,中共即使違規也不須付出大代價。這就是中共為甚麼到了今天在世貿組織中仍不停違規的原因。

馬列主義與中國傳統文 化價值觀相牴觸

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強調「仁義禮智信,忠孝廉恥勇」。

《說文》講:「人言為信。」「信」是立身、興業、治世之道。「以信取人」、「一諾千金」、「誠實守信」等傳統美德千百年來為中國人所認同。

同時,古人也明確提出:「恥,乃人禽之別也。」民若「無恥」,政與刑再多、再重,也難以抑制犯罪率的攀升。

中共在馬列主義的指導下,一味採用暴力和欺騙的手法,與幾千年來的中國傳統文化格格不入。當執政黨連活摘人體器官賣錢都敢做,可以「無恥」到這種程度時,民眾跟著墮落,整個中國社會問題百出也就不以為怪了。

當局領導人提出「法安天下、德潤人心」的說法,只有在沒有馬列主義的基礎上才可能實現。而沒有了馬列主義,共產黨也就失去了根,難以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