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共兩會的人大代表中有一夫妻檔成為焦點,那就是會前傳出負面消息的譚晶和鄧中翰夫婦。據報道,3月5日,身兼中科協副主席的鄧中翰在會上提出自己的建議:「以自主芯片決勝人工智慧時代」。

對搞高科技的人而言,有所謂「得芯片者得天下」之說。在中國的這一領地,無疑讓江綿恆捷足先登。

90年代後期信息技術在全球興起熱潮,江綿恆精準嗅到巨大商機也及時搶到國內這塊肥肉,因為江綿恆就時間那麼剛好地坐上了中科院副院長的高位,並且是有實權的主抓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由此江綿恆一方面以國家之名推廣自主芯片,一方面在上海打造個人王國。

江綿恆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長,2000年時就透過「上海聯合」與台塑少東合資在上海建中國大陸最大的微芯片廠,欲讓上海成為「世界芯片製造業中心」。

這家位於上海浦東張江橋高科技園區的芯片廠動工後,2002年正式投產。次年上海又宣告一件科技大事,2003年2月26日,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親自主持召開盛大發布會,多名重要滬官悉數到場,宣佈「漢芯一號」──中國第一片自主知識產權高端DSP芯片研製成功。隨後漢芯二號至五號分別於2004年至2005年間發布。

但在2006年1月,漢芯被人揭露為造假,原來是主事者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將一片從美國買來的晶片,僱工磨掉原有標誌,然後加上自己的「標識」,變成了所謂「完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漢芯一號」,以此申請多項專利、數十個科研項目,騙取高達1.1億元的科研基金。

鬧得全球芯片業沸揚的漢芯造假門,也成為當年兩會的焦點。據歷史新聞,2006年3月6日人大開幕前夕,時任科技部部長徐冠華不但代表國家科技主管部門第一次對案情公開表態,而且對於記者提問「陳進為何能拿到那麼多資金以及調查什麼時候有結果」等問題, 徐部長語氣肯定地說:「不會很長時間。」

可是最後整起事件不僅沒有任何相關部門與人員出面負責,主事者陳進還不知去向,相關科研資金也未追回。

其實陳進並沒有離開上海,2011年來自業內披露的股權資料顯示,陳進仍在幕後領導2家公司:上海新奧通訊和上海矽智晶片有限公司。進一步查詢,上海新奧通訊與上海交大教育發展基金會還有股權關聯,即上海交大基金會間接持股新奧通訊,真是匪夷所思。

漢芯造假門時有官媒評論:「漢芯件不僅僅是陳進一個人的醜劇」。但文章也是點到為止而已。

匯集過去的新聞重點,陳進一帆風順地通過各種官方鑒定和認證,獲得上海市和科技部的認可,成為國家863高科技專案,本人也成為上海交通大學的博導、微電子學院院長、上海市十大傑出青年。他的「漢芯一號」不只受到上海當局力捧,還有賈慶林、李嵐清等高層都曾專程視察。「漢芯一號」的評審專家是中科院院士組成的鑒定專家組,評審一致認為:「漢芯一號及其相關設計和應用開發平臺,屬於國內首創、達到了國際先進水準,是中國晶片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這些報道讀來,陳進顯然不是技術高超,而是和江派高官關係非同一般。或許這是當年「非核心」的胡錦濤即使震怒促查,還是未能將漢芯造假門辦到底的原因吧。

在江綿恆藉上海網通成為日後的「電信大王」,又看准時機透過「上海聯合」奪得中國信息產業這一大領地,通訊也好,芯片也好,這些對江綿恆來說更接近名利場,卻也讓中國科研領域陷入急功近利的腐敗。

自主芯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約從2000年起扎堆出籠的自主芯片項目,經過三四五年的虛晃一招,終於集中在2006年出紕漏。這一年重大科研造假醜聞接踵而來,除了榜首的上海交大的「漢芯一號」,還有國防科技大學的麒麟作業系統等等。2006年也被IT行業視為恥辱的一年。

曾被捧為「中國第一片」的漢芯終究是一樁早就計劃好的世紀大騙局。在「漢芯一號」2003年發布前,陳進已於2002年返美成立一家小公司名為ENSOC,以這家公司與上海交大簽訂合作協議,並收取大量研發經費。陳進透過ENSOC公司把科研經費洗到海外。就像鄧中翰的中星微集團,當年的創立與海外上市皆有官方投入的大把銀子,如今落得私有化退市的資本遊戲一場。

僅就目前已經暴露的科技腐敗,只能說此一領域近十幾年的腐敗,與1999年當時身兼家多家投資公司董事長與商業機構董事會成員的江綿恆入主中科院密切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