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上海前檢察長陳旭被調查。陳旭曾被指或與兩名法官和富豪夫婦被害案有關。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渠道揭發陳旭。

因楊海鵬之女自小喜歡吃蟹,網名「蟹妹」,楊因此被稱為「蟹爸」。

楊海鵬多年來持續舉報陳旭

上海市檢察院前檢察長陳旭3月1日晚被審查。陳旭是繼上海副市長艾寶俊落馬後,第二個落馬的上海「老虎」,也是上海政法界「首虎」。

此前,有關陳旭的舉報多次出現在網上,舉報人包括楊海鵬及港商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舉報稱,陳旭等深度捲入對至少數十億資產的掠奪。

2016年4月23日,任駿良舉報的帖子稱,陳旭是一個利用上海司法權力為惡勢力巧取豪奪充當保護傘的政法界高官。帖子稱,陳旭曾涉四人連環命案。

帖子稱,2006年秋,中共最高檢反貪總局調查與陳旭有關的一件案子,涉案證人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鳴、上海虹口法院法官範培俊在被專案組約談後當晚接受私人宴請,第二天即在家中神秘死亡。一個月後,另兩名證人、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王鑫明夫婦也遭人殺害。而命案偵破工作一直被擱置。

帖子根據各種線索判斷,上述四名最高檢專案組的證人被殺人滅口與陳旭有密切關係。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案主要涉及上海高院、政法委、公安局一批中高層官員,滕一龍、劉雲耕、吳志明等人亦牽涉其中。

多年來,楊海鵬也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渠道舉報陳旭。

楊海鵬曾表示:「我走的這條路,太崎嶇艱險,人生不可能走第二遍。被他(陳旭)劫掠的上海富人、過埠商人,四雙手也數不過來。許多上海問題官員,被他下了符咒,只能聽命於他,服從他那個利益集團的體系。他是上海地產黨的『大護法』⋯⋯」

楊海鵬發帖說:「去年秋天,一個雨夜,陳旭的人找過我談判,在浦東,他們指定飯店用膳。來人希望我停止公開指斥陳旭,如果照辦,他會夠兄弟。我道:如果陳旭入獄,你繼續忠實你們的友誼,照顧他家人,我們會佩服你。如果讓我放棄,涉及我的個人尊嚴,生不如死。這場決鬥,是他的命,也是我的命。」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十一年前社保案時,陳旭已被吉林檢察院人馬關過幾周時間,為的是一個案子,他助自己已當律師的同母異父的弟弟上海華亭律師事務所主任許強掙了八千萬。但中途風雲突變,『階下囚』變『座上賓』,他成了協助辦案的人,一干與他圈子無關的幹部落馬,陳旭一年後成為副部大員。」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多年來,前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一直通過網絡等各種管道揭發陳旭。(網絡圖片)

大陸財新網3月2日報道,多年來在上海,對陳旭的舉報一直不斷,包括指稱其插手干預案件。當地消息人士透露,陳旭有個弟弟在上海當律師,目前也已被帶走協查;陳旭與2016年3月落馬的上海市仲裁委員會前副主任汪康武關係密切,汪康武咬出陳旭,兩人案子高度交叉。

上海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老巢,江派在上海的官場、商界、司法界數十多年來形成了盤根錯節、相當複雜的關係。

而江澤民的侄子吳志明被稱為上海「政法王」,曾任上海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長達十餘年。陳旭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成為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微博救妻」抨擊上海公檢法程序違法

楊海鵬的妻子梅曉陽曾被指控收受賄賂於2011年被判刑4年。但楊海鵬堅信妻子是被構陷的,於是開始實名在微博上發佈自己對該案的調查記錄,披露上海檢方與法院程序違法,抨擊上海的執法不公。

楊海鵬認為,妻子被陷害的原因一方面是上級單位要阻止員工「跳槽」,另一方面是為了藉機對院長「治罪」。此案引起網絡關注,也成為2011年的一個標誌性公共事件。

時政評論員吳少華曾表示,楊海鵬以一人之力,直面上海司法,披露內幕。楊海鵬在其微博上陸續透露案件進展,讓人看到兩個上海,地上的冠冕堂皇,地下的內幕重重。有過司法從業經歷、常年從事法治報道的媒體人楊海鵬面對掌握了全部公權力的國家機器,只能無奈地採用「微博直播」的方式救妻,雖然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但是,楊海鵬勇敢的作為卻引起了人們的共鳴和支持,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取得了勝利,眾人的圍觀已經對案件的審理和結果產生了影響,因為「蟹家的命運就是我們的明天」已經成為了人們的共識;同時,一切罪惡和不法的行為勾當最怕曝光,站在陽光下的人,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