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人的苦難並沒有因為列寧的死而終結,列寧的繼任者史太林帶給蘇聯人的是更多的鎮壓和殘殺,其所為駭人聽聞,殘忍程度遠超任何底線。

三十年代恐怖的「大清洗」

「大清洗」是蘇聯三十年代開展的一場針對隱藏在內部「人民的敵人」的運動,始於1934年的基洛夫被害案件,直到1939年二戰爆發才算告一段落。

1934年12月,蘇聯政治新星列寧格勒州委書記謝爾蓋‧基洛夫遇刺身亡,據說其知人善任、作風民主與史太林的獨斷專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蘇共黨內受到歡迎,而在其遇刺前,列寧的一些舊部商討要用其替換史太林。遇刺案發生後,史太林對此案高度重視,親自前往列寧格勒參與調查和審訊,蹊蹺的是,基洛夫的貼身警衛鮑里索夫不久在押解過程中死於車禍。而1959年,倖免遇難的幾位醫生證明,鮑里索夫是由於金屬的東西打在頭頂上而死的。

此案最終沒有結論,但史太林卻斷言是季諾維也夫、托洛茨基反對派策劃的,開始了其的「大清洗」計劃。史太林首先以「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反蘇聯合總部」的名義逮捕了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人,通過逼供迫使他們認罪,最後於1936年8月在莫斯科公審將他們處死。

史料顯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認罪」完全是在史太林的恐嚇、威脅、欺騙下同意的,且他們得到了史太林不殺的承諾。然而,當他們在法庭上聽到被處死的判決後,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季諾維也夫還苦苦發出哀求:「看在上帝的面上,同志們,看在上帝的面上,請給史太林打個電話吧!」而加米涅夫在被處決後,他的妻子、兩個兒子以及兄弟和弟媳也先後被處決……

隨即,殘忍無情的史太林又以「托洛茨基反蘇軍事組織」的指控處決了圖哈切夫斯基元帥等7名高級將領,其一千多軍隊中的「同謀者」也被槍決。1938年,史太林再以同樣手段處決了布哈林等人,托洛茨基則在1940年在墨西哥被蘇聯特務刺殺。

大清洗最終變成對黨、政、軍、中央、地方幹部的全面清洗和鎮壓,受害者人數至少在70萬人以上。據北京大學徐天新教授在《蘇聯30年代大清洗》一文介紹,出席聯共(布)第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有1,108人因反革命罪被逮捕。十七大選出的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共139人,其中80%的委員被逮捕,並且全都被處死。列寧時代的政治局成員「老布爾甚維克」只剩下史太林,米哈伊爾‧加里甯和莫洛托夫三人。

至於軍隊中,被清洗的包括蘇聯5名元帥中的3人,16名集團軍司令、副司令中的15人,67名軍長中的60人,199名師長中的136人;全部4名空軍高級將領,全部6名海軍上將,15名海軍中將中的9人……此外,8萬名軍官中有3.5萬名遭到從清除出軍隊到判刑、處死的迫害。

大清洗運動也涉及到社會中的許多人:知識份子、農民(尤其是所謂的「富農」)、神職人員、技術專業人員和少數族裔。

1991年6月,蘇聯解體前夕,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克留奇科夫公佈了一個數字:1920年到1953年,蘇聯約有420萬人遭到鎮壓,其中200多萬人是在1937-1938年的「大清洗」中受到鎮壓的。

但曾在蘇聯和葉利欽時代主持過平反工作的雅科夫列夫得出的資料要大得多,他在2000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史太林鎮壓的犧牲者涉及2,000萬人,也許還要多。他還認為,韋爾納茨基院士在1939年1月寫的日記中,提到被流放和監禁的總人數為1,400~1,700萬,「不會有甚麼誇大之處」。

讓人毛骨悚然的「古拉格」

在列寧掌權後的1918年,蘇俄建立了其第一個勞改營,此後勞改營的數量在蘇維埃俄國和後來的蘇聯大幅度增長。1930年蘇聯建立了「古拉格」,即蘇聯「勞改營管理總局」。蘇聯勞改營後來成為各社會主義國家勞改營的典範。「古拉格」在史太林1953年死之前達到了頂峰,全蘇聯共有170所,遍佈各個地區和角落,就像是綿延不絕的「群島」。

在著名的《古拉格群島》一書中,作者索爾仁尼琴一共列舉了31種刑訊方法,從心理上的折磨到肉體上的摧殘無所不包、無所不用其極。由於秘密警察往往數刑並用,在生理上耗盡犯人的體力,在精神上徹底摧垮其僥倖心理,其結果是需要甚麼口供,就能得到甚麼口供。

許多人全家都被送進古拉格,有的丈夫服刑、妻子流放,即使是80歲高齡的老人也不放過。受害者上至黨和國家高級領導人、軍隊高級將領,下至普通百姓、工程師、技術員、醫生、學生、教授、工人、農民,囊括了所有的階層。

在古拉格,冤案比比皆是。一位廠長僅僅因為在大會上停止鼓掌就被判處十年勞改;一位裁縫僅僅因為把針插在印有國家領導人照片的報紙上就被判了刑。

蘇聯哲學副博士阿‧恰利科娃於1988年提供的資料顯示,在史太林時期的1937年至1950年間,由於飢餓、勞動強度過大、遭受非人待遇等,古拉格裏面有1,200多萬勞改犯在飢餓、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許多詩人、作家、學者、科學家和藝術家。

霸人妻女的亂倫者

史太林的私生活也十分腐敗糜爛,為世人所震驚。

史太林23歲時看上了漂亮的奧莉佳,遂引誘上床。雖然奧莉佳已婚,卻不妨礙史太林與她頻繁做愛。因奧莉佳丈夫老實膽小,史太林只要在他面前把刀子比劃一下,他就乖乖地躲到一邊,把床讓給史太林。

後來史太林娶了戰友阿廖沙的妹妹卡佳,感情還不錯,卡佳為史太林生了個兒子雅沙之後病逝,史太林很傷心。但在後來的大清洗中,史太林毫不留情的槍斃了他的好朋友,卡佳的哥哥阿廖沙。

1910年,史太林被流放到索里維切戈茨克。史太林住在寡婦庫扎娃家中,當他離開小城後,庫扎娃生了一個兒子。傳言說,史太林就是這個兒子的父親,後來傳言得到了證實。

史太林1912年又與安娜秘密結婚,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6年後就秘密結束,其中的隱情至今仍是個謎。(可能因為安娜是猶太人,當時蘇聯有強烈的排猶情緒。)

1918年,史太林娶了第三任妻子娜捷塔,比他小25歲,是他原來的老情人奧莉佳的女兒。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話對史太林不適用,它不僅吃窩邊草,而且知道娜捷塔是他的親生女兒!娜捷塔開始並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們激烈爭吵時,史太林突然說:「你知道嗎,你是我的女兒!」這給了娜捷塔當頭一棒,這不是亂倫嗎?!亂倫?在史太林的字典裏是查不到這個字的。從此娜捷塔情緒憂鬱,失去了快樂。

史太林的兒子雅沙(雅可夫)比娜捷塔小十歲,那時已十七、八歲,很喜歡年輕的後母,兩人常常在一起,至於有沒有亂倫,未見記載,但史太林對他們的關係很忌妒,父子關係非常緊張,史太林經常痛罵雅沙,最後雅沙終於不堪虐待而開槍自殺,但未擊中要害,又被救活。史太林毫不痛心,反而大罵兒子笨蛋,「連自殺都辦得不成個樣子!」

雅沙憤而從軍,官至上尉。在衛國戰爭中,雅沙沒有像毛岸英那樣留在彭德懷身邊做「太子監軍」,而是衝鋒在第一線。後被德軍俘虜,希特勒曾想用他換回被蘇軍俘虜的鮑羅斯元帥,被史太林一口回絕:「拿上尉換元帥,做夢!」後來雅沙在戰俘營觸電網自殺成功,使史太林不能再罵他笨蛋。

史太林與娜捷塔有一個兒子叫瓦夏,但史太林並不愛他,從小就灌他格魯吉亞烈酒,以致瓦夏終身酗酒,成為廢人。為此娜捷塔與史太林經常吵鬧。

娜捷塔待人和睦、友好,所以,警衛人員都很愛戴她。可他們卻經常看見她暗自落淚。因為史太林生性好色,拈花惹草,並經常當著妻子的面在公開場合開一些下流的玩笑,做出一些猥褻的流氓動作,娜捷塔為此感到恥辱。

1932年11月7日是蘇聯15周年慶典,史太林站在列寧墓上檢閱三軍儀仗隊和盛大閱兵式,接受萬眾歡呼。娜捷塔也在主席台上,但看上去蒼白、疲憊,完全不像一個30歲的風華少婦。她兩眼茫然,對紅場上的激情視若無睹,毫無興趣。因為近來史太林與一個叫羅莎的女人好上了,娜捷塔略有不滿就被史太林當眾羞辱,使她顏面盡失。

當晚,娜捷塔發現史太林和羅莎又在鬼混,回到克里姆林宮的家中後情緒很不穩定。官方的說法是其死於事故,但有史家稱其女僕曾看見史太林跨在娜捷塔身上,兩手卡住娜捷塔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叫著:「我教你,我教你!」而娜捷塔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太陽穴上的傷口血流滿地,血泊中有一支瓦爾特手槍。女僕大驚,去抓電話,被史太林擋住,叫她去擦地板上的血。不久有人來用紗布、冷霜和粉把娜捷塔的面容整好,頭髮重新梳理,掩住傷口的部位。

娜捷塔極有可能是在與史太林爭吵後,或自殺,或被史太林開槍打死。

在追悼會上,史太林表情沉痛,內心如何則無人得知。不過,作為一個冷酷之人,他並不會真的在乎娜捷塔之死。

史太林之死與去史太林化

亂倫、淫蕩、殺人如麻的史太林的下場也沒有好到哪裏。1953年3月5日,史太林死去,官方宣佈其死是因為「腦溢血」。但55年後,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從一批秘密檔中找到了史太林中毒身亡的證據,而其手下高官貝利亞是最大的嫌疑人。

史太林死後,其遺體被保存在莫斯科紅場的列寧墓中,供參觀。隨後赫魯曉夫在朱可夫元帥的幫助下,將貝利亞逮捕槍決,最終坐上了蘇共總書記的位子。

在1956年蘇共二十大上,赫魯曉夫發表「秘密報告」,全面批判史太林,掀起「去史太林化」運動。很多以史太林名字命名的城市、企業、工廠等都改成其它名字,史太林的罪行被公開化。據中共內部消息,「蘇聯揭露的史太林的統治,其黑暗不下於歷史上任何最專制暴虐的統治」。

1961年10月31日,根據蘇共二十二大做出的決議,史太林的遺體被從列寧墓中移出,遷葬於克里姆林宮紅場墓園牆下。

與希特勒、毛澤東齊名的一代暴君就此死去,而他給蘇聯人造成的傷害卻是永遠無法彌補的。

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也全盤否定了史太林模式,稱「大家看到,蘇聯所實現的『模式』不是社會主義社會的模式,而是極權主義社會的模式。這對所有認真追求人類進步的人來說,都是值得進行思考的一個嚴肅的問題」。(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