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中共兩會召開時,外媒必定熱議兩個主題:鏡頭外的訪民如潮,鏡頭上的富豪雲集。尤其對於後者,這幾年也都會來個大盤點。

不過2014年與眾不同的是,路透社在會後的4月 11日發了一篇特別報道《私募股權基金行業的太子黨》,披露了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國牟利的三筆大交易,其中著墨最多的一筆就是收購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

據路透社報道,免稅商店在中國大陸一直為國營所壟斷,直到江澤民主政的1999年才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免稅商店對外開放。美籍華人江世乾贏得投標,在浦東機場開設免稅商店日上免稅行。以後的10年期間,江世乾的生意蒸蒸日上,成為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排名僅次於國企(中國免稅品集團)的超級免稅連鎖店。

2000年,國務院批准一項措施,將上海以外的所有免稅店業務控制權從地方政府移交給中國免稅品集團。2005年,日上免稅行打敗中國免稅品集團,獲得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開設免稅店的10年許可。

2011年初,江志成的博裕資本購得上海及北京國際機場的日上免稅行。對於日上這頭金牛,銀行家們估值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僅為2億美元,並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40%股份。

路透社之所以對這筆交易特別感興趣,估計是文中說的:「江世乾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價格賣掉生意興隆的日上免稅行40%的股權,成為圍繞這宗交易最令人困惑的問題。」

所以路透社文章問:為甚麼江世乾的日上免稅行能夠在江澤民主政時代以「特批」形式打進中國?為甚麼日上免稅行後來甘願讓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在豐厚的利潤中分一杯羹?這些都不免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想。

問題或許可從最近金融監管打擊的「資本大鱷」中得到啟示,那就是股權代持。同時,這也能夠解釋許多「無巧不成書」:美籍華人江世乾正好是江澤民的遠房親戚,原本經營其他領域的他,剛好就在1999年6月及時成立日上,在上海機場經營權中打敗其他知名國際競標者,又在後來獲「特批」戰勝國企,入主北京首都機場免稅店。

如果據此推論,那麼十年後江志成「收購」日上免稅行的控股股權,更像是收回取回,實質憑藉的不是博裕區區8,000萬美元的出資,是1999年當時江世乾被受託「代持」。

日上股權真相十年成謎。惟路透在這一篇文章中點名了江家三代的金權,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曾在上海最大的國企之一擔任董事長,孫子江志成在「太子黨基金」位列前茅。

時至今日,江綿恆仍是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江志成則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權基金行業奉行江澤民的家訓「悶聲發大財」,成為官商合謀、權錢勾結的典型。

反腐打虎若不打掉江家族,則終究無法向國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