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人民幣兌美元去年貶值逾6.5%,創1994年以來最大幅度,中國2016年資金外流達7,250億美元,比2015年多500億美元,國際金融協會(IIF)預估2017年恐更加惡化。

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國商業環境惡化、經濟失去動力、經商債務危機、房地產泡沫、產能過剩,加上商人、投資者對中共政權失去信心、中共貪官資金外逃,導致中國資金外流加劇。而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注重貿易保護,會更加刺激中國資金外流。

謝田稱,中國外匯存底因資金外流,過去1年已減少1兆美元,剩下不到3兆美元。他認為,中美貿易戰不會真正開打,因為中共打不起。中國外貿嚴重依賴美國,中共雖有3、4千億美元外貿順差,但沒有資本和槓桿可與美國抗衡,一旦開打就會令中國經濟垮掉。美國則有本錢,包括市場和資本可與中共對抗。

關於特朗普放話能否逼中國開放,謝田稱特朗普是個很務實的商人,現只暫放風聲,如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他已在白宮成立國家貿易委員會,選定貿易代表,商務部長也已到位,與中共會有非常強硬的談判,令後者不得不放寬對美國產品的進口限制。謝田認為,特朗普強調公平貿易,而非反對自由貿易。

謝田表示,只要允許貿易和投資,不管公開或地下、合法或非法,資金外流都在進行,「中共面臨兩難,不可能突然切斷資金外流」。中共雖採取各種限制措施,但人們想盡辦法透過地下錢莊、虛假貿易和投資把錢弄出去。

謝田還認為,很多流出中國的資金會到經濟非常依賴中國的台灣,導致新台幣看漲。但這對台灣可能不是壞事,會刺激投資,或讓資本返回台灣。不過因台灣中小企業恐怕被中資介入很深,「有必要學學特朗普」。

中資外逃推升比特幣

對於中國人購買私人飛機,飛到國外賣掉換比特幣,謝田稱之為資金外流的一個辦法,除非中共不讓買或不讓飛。但他認為,換比特幣是較愚蠢的做法。中共本來還默許比特幣,現在也會加以限制。他不看好比特幣,表示其作為投資不可靠。

繼1月初以來漲破1千美元並創保持高位最久紀錄後,比特幣價值日前再創歷史新高,漲破1,200美元至1,216.5美元。中國進行比特幣交易的市場分額佔全球的90%。日經新聞網認為,比特幣大漲與人民幣的不確定性和中共資本管制有關,是中國資金變相外逃的結果。

近年人民幣大幅貶值,引發民眾兌換美元保值。但因政府設置個人每年兌換外匯上限,促使投資者在中國境內平台購買比特幣,再轉至海外平台出售以換取外匯,從而規避個人換匯額度及外匯匯出境外規定,加劇資本外流。

中共央行已多次干預比特幣交易,包括要求交易平台停止融資及收取0.2%服務費,但幾乎每次比特幣走勢都是短暫下跌後又立即回升,經歷波動後整體仍呈現漲勢,尤其中國新年後更連續上漲。交易者可通過P2P、微信、QQ等渠道進行交易。

比特幣是全球通用的加密網絡貨幣。與採用中央服務器開發的第1代網絡不同,比特幣採用第2代對等網絡開發區塊鏈,開啟廣泛應用。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政府不承認比特幣的合法性,但其作為貨幣的合法地位受到美國等國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