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同船長在海上工作了二十年,航行蹤跡遍在三大洋,雖然經歷了無數次危難,但是憑著他的專業知識和經驗累積起來的精準判斷力,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帶領全船的人航向安全的港灣。然而,這位不曾在海上迷航的船長,在很長的時間裏對人生感到迷惑;他在2002年一段奇遇,解開了他的困惑,從此人生不再迷航。

雖然台灣四面環海,但是航海這個行業對一般人來說,除了優渥的薪水外,卻是陌生。古時候有這麼一句話,「行船走馬三分險」。王中同船長航海時遇險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他說:「在跑船的時候,我已面對過死亡好幾次。」

海上死裏逃生的經歷

1971年王中同剛從海專畢業,沒想到第一次上船實習的時候,就碰到讓他永生難忘的經歷,「那時候的船比較舊,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留下來的補給艦,台灣就把它拿來當作商船使用;那一次,我們的船才開出去,就碰到大風浪了,搖得天搖地動,左右搖到30幾度,如果搖到45度的話,船就會翻過去了,分分秒秒都很驚心動魄,時時刻刻都面對死亡,船上的人全都吐得一塌糊塗;我們的船要頂風頂浪的走,如果放橫的話,船就可能會翻覆;船在大風裏走了四天,等風浪過了以後,我們運用天體測定船位,結果倒退了四浬。」也就是說,他們迎著巨風巨浪往前衝,整整搏鬥了四天,最後不但沒有往前走,而且還倒退了。「我那個時候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也不知道害怕,但是船長和船員都知道是老天爺慈悲保佑。」

後來王中同當了船長,有一次在荷蘭,船公司給了他們一艘破爛的船,因為行程的關係,無法等船完全修理好就開出來,他們的航線是從荷蘭到紐約,駛進了大西洋之後,碰到了低氣壓,迎面而來的是十四級大風浪,範圍有一千多里,「那個船左右劇烈搖晃40度!上下顛簸近十層樓高!船上物品被大浪打得七零八落,一個大浪打來,主機、發電機全都宕機,全船都黑掉了,所有的動力都沒了,任憑船隻在海上漂流,左右搖晃,搖到四十幾度。船員都穿著救生衣,把整個駕駛台擠得滿滿的,沒有人敢回房;大師傅抱著大電飯鍋,扛一袋米,到上面來煮飯,再扛一麻袋的罐頭,要吃飯的人自己開,因為有的人吐得沒辦法吃東西。我就在船長椅子上坐鎮,安定人心。」在大風浪中熬了七天。「後來英國驗船師檢驗船舶時,報告中列舉了十八條缺點,最後總結寫著,一團破鐵在海上漂流。」

王船長從死裏逃生的經歷,何止這兩次,只是第一次和最大的一次記得最清楚。他說:「上萬噸的船,看起來那麼大,但是在大海裏,那只是滄海一粟;不幸遇到大風浪的時候,下一秒你在不在都不曉得,甚麼是『天地之威』?我們的體會最深。」

因為天有不測風雲,所以在海上討生活的行船人,隨時都要把性命寄放在老天爺那兒;看來這份高薪的差事,還必須得不怕暈船、身體夠健壯、心臟夠強、意志力夠堅韌的人,才能領受得了;最重要的還是要懂得敬天敬神、德行兼備的人,才能得到老天爺的眷顧,平安的在大海中穿梭。

航海人最難挨的苦

除了海上有不測風雲的風險之外,每一個船員最難挨的就是「離鄉背井,拋妻別子」之苦。

王船長說:「在那個時代,我們的合約是簽一年半,後來變成一年,就是你今天上了這條船之後,它若不回台灣的港口,就在海外的港口跑;接船的時候坐飛機去,到國外的港口去接船,一年後返台時,也是坐飛機回來。」後來制度比較人性化了,船也有定期回台的,約一個月回台一趟。

在跑船期間,王船長離家久了的時候,就會很想家;但回家了以後,不到三個月,他跟太太之間就有狀況發生了。「第一個月好好的,第二個月小吵吵,第三個月就爆發了。」接著他就很快的打包行李,再度離家上船了,心裏難過得要命。

在風平浪靜的夜晚,大海平靜得像一面鏡子,看著滿天星斗,他的心也靜了下來,慢慢想著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太太也有做得很好的地方,一個人自問自答的檢討著;但是,等到下次回家的時候,舊戲碼再重新搬演一次,就這樣循環著。「好就好在我這個職業,避免了很多的衝突。」

「船員的太太是最偉大的。」王船長感歎地說,孩子都是太太一手帶大的,不管是晚上孩子生病了要跑醫院,孩子上學等所有的事情,全是由太太一手包辦;「我們寫信是要編號的,有時候收到第十號的信,前面的九封信都不知道到寄到哪一國去了。」看到信的時候,都已經全部變成歷史了,「孩子生病、住院,都是幾個月以前的事情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因為爸爸老是缺席,王船長的兒子說,小時候對爸爸沒甚麼印象。

王太太說,沒有結婚的時候,她是個性很溫順、很柔弱的人,「中國人有一句話說:為母則強,為女則弱。當你做母親的時候,你必須堅強起來,因為有一個小生命需要你來呵護。孩子的事情我全權處理,包括家裏的大小事情,我一個人承擔!沒有人做你的靠山,你非得站起來不可。」

王中同船長1987年在紐約。(王中 同提供)
王中同船長1987年在紐約。(王中 同提供)

一生尋覓 找到大法 

跑船二十年之後,42歲的王船長終於決定下船了。

上岸之後,王船長回到他的母校中國海專,從事教職的工作,「海專有一艘實習船,由我負責管理,安排學生到船上實習,可以上來四十幾個學生。航海、輪機、漁業三個科系,安排他們一個學期出海一趟;主要是教導航海實習,船舶管理,有關在船上實務的專業課程。」然而這份工作,跟在船上比起來,是完全不同的。王船長說:「船上的等級觀念是非常重的,船長在船上就是老大,要管所有的人,他說了算,因為他負責;在學校就不是這樣,學生服你,才會聽你的。」

除了磨煉心性外,船長和教師的薪資比起來有天壤之別,「船長的薪資二、三十萬,但是剛進學校時,當老師的薪資比我以前當船長時繳的稅還少。」所以他那個時候常常想著,「先上岸做個三、五年,我還要再回到船上工作。」就像龍困淺灘一樣,王船長老是想著要回到船上。

王中同二十幾歲時,遭逢了一次令他痛徹心肺的生離死別,更加深了他對生命的疑惑,「我的二表舅突然得癌症過世了,他從小帶我們一起玩、陪我們長大,他那麼年輕就走了,留下太太和孩子無依無靠,我感到非常的難過。」數十年來,王船長看了各種宗教的書,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密宗、佛教、道教等等,始終沒有找到生命的答案,但他還是繼續在尋覓。

2002年的一天,王船長在書店找到一本《轉法輪》,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

三十幾年的煙酒戒了

首先讓他感到神奇的是輕鬆戒煙戒酒的經歷。王中同從十五歲就開始抽煙,是抽了三十幾年的老煙槍,抽煙早已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份了。修煉法輪功後不久,他開始戒煙。他說:「我看過很多人戒煙,非常痛苦,用盡各種方法都戒不了。可是我完全沒有困難,完全沒有戒煙痛苦的過程。」

喝酒原來也是他的一大嗜好,王中同說:「(我)從小就陪我爸喝酒,二十幾歲開始跑船,喝的酒是免稅的,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幾乎天天都喝。」戒煙半年後,有一天他和太太去參加同學聚餐,酒足飯飽後,王船長跟太太說:「我們這輩子的酒,大概都喝完了、喝夠了。」從此,他就再也沒有喝酒了。

職業病不治而癒

身高180公分,王中同有著一副壯碩的體格,這也是他能夠在海上生活二十年的必要條件,感覺上他應該沒有甚麼健康問題。但是王船長說,長期的海上生活對身體還是造成了無可避免的傷害。

「跑中東航線的時候,最無法適應的是當地的氣溫。中東的溫度,都在攝氏40度左右,白天熱到不行。當時船上的設備不好,那裏的水比石油還貴,水也要嚴格管制,一個人一天的飲用水只能分到200毫升,更不用想洗澡了。到了晚上,房間裏面的溫度還是在攝氏45度,電風扇吹出來的風都是熱的,完全沒辦法睡覺,所以只好拿著草蓆鋪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睡覺,大約在12點以後到凌晨兩點左右,才有涼快的感覺;但問題來了,因為海風帶著很多水氣、很潮濕,吹海風睡覺,最容易得風濕。」得到風濕之後,就會造成關節容易受傷或疼痛的症狀。「在船上常常要搬重的東西,腰常常會受傷,腳踝也有習慣性的受傷。」

除了風濕,還有一個所有的航海人普遍存在的問題。王船長:「跑船的人不沾地,我們老一輩的中國人常常講,你要沾地氣,但是我們都是在甲板上面,沒有地氣可以沾。腳都虛虛的,整個膝蓋是軟的、無力的;所以我回來的時候,常常光著腳去走草地、走泥土地,沾沾地氣。」

「以前我洗兩個碗,腰就直不起來了,要趕快叫我太太幫我搥一搥,才能舒緩過來。剛開始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不要說盤腿了,連挺直的坐著都沒有辦法,我的腰一定要找東西靠著,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就坐在沙發上(打坐)煉功。」

修煉一段時間後,王船長身體上這些毛病統統消失不見了。

暴躁船長學會向內找

王船長說,在修煉心性方面,他走得跌跌撞撞的。他知道自己個性暴躁,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他常常對自己說:「修大法了,脾氣不要那麼壞嘛,算了。」但是那個「算了」,是強制的壓抑,是強忍,不是符合真善忍的「忍」。

「一碰觸到心靈的時候,人又跳起來了。」王船長說,他自己也察覺到,「在過程中我這個做得不對,那個不對。但是還是會理直氣壯的跟太太說,你這個也做得不好,那個也不好;就是因為你的這個不好,所以才戳了我的這個不好!」

每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爆發了之後,王船長總是後悔,自己怎麼會這樣呢?

他一直在想著,李洪志老師說的「無條件的向內找」是甚麼。「全部都是看自己,沒有理由,不對就是不對,沒有因為甚麼、但是甚麼。就是要很單純的看自己,我這地方不對、我那地方不好,然後把不對、不好的,修正改好。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就好很多了,很多東西就慢慢慢的放掉了。」「當我真正的向內找,無條件的向內找,能夠真正的認知到自己的缺點,然後願意去改它的時候,師父就在幫我們,把那些東西一點、一點的去掉。」

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過關,但是王太太和兒子都說,他做得越來越好了。

「我可以感覺到、看到他在變,以前容易發脾氣的地方,現在不發脾氣了。」王太太說。

王船長的兒子也說,他爸爸以前是一個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認為自己認定的事情一定是對的。但最近爸爸變了,會讓別人有自己意願的空間。

人生路上不迷航

「人生的目的到底是甚麼?在人世中這麼苦、這麼迷、這麼混濁,我們為甚麼要來走這一遭,根本的目的是甚麼?」王中同說他一輩子都在找的答案,在法輪大法裏,他找到了。

他所體悟的人生的根本目的是甚麼呢?王中同說:「修煉的目的,就是要圓滿,回到你來的地方。我們還要幫助更多的人得到這個法,讓更多的人回到他自己的家。」對生命不再感到困惑,不論在海上或在人生的路上,王中同都是一位永不迷航的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