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的衰退、錢荒和通脹,已造就了十足的滯漲,經濟的頹勢也變成了壓在全體國人心上的石頭。在當局是否刺激投資、是否放鬆銀根、是否再發貨幣之間瞻前顧後、猶豫不決之際,中國大陸曾經有位網民「武漢超級玩家」提出了一個問題,問中國會不會為了維穩、再次劫富濟貧?這位「武漢超級玩家」說,中國的劫富濟貧,在他爺爺那輩就發生過了,他爺爺那時是地主,半個縣城都是他家的。結果呢,當然了,因為他爺爺有錢,肯定是被共產、財產土地被政府劫走。

同情中國的百姓

很同情這位沮喪的網民,筆者祖上也是如此,爺爺和外公兩家也都經歷了同樣的命運。想著想著,都替先祖們感到不公。他們辛辛苦苦的,光明正大地賺了錢、合法地買了土地,一夜之間就被紅朝「打土豪、分田地」給搶走了。而中國百姓目前還沒有向紅朝的高官、新貴們「打土共、分田地」呢,只是單純地想要留下腳下的幾分宅基地,就被紅朝新貴們給打得頭破血流,不得不失去家園、上訪、伸冤。這世道也真是太不公平了!紅朝統治合法性基礎的喪失,也是根植於此。

如果當年你中共的「劫富濟貧」是合法的、有根據的,今天你自己變成富人了,你允不允許今天的貧者也來個「劫富濟貧」呢?允許,你就得自我繳械投降、放棄到手的財富;不允許,你就完全沒有繼續擁有這些財富和權力的合法性基礎。沒有合法性了,於天理和人間的法理都不符,別人說你註定被「天滅」,那你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辯解不得的。

網民「武漢超級玩家」認為,解決下崗工人的吃飯問題,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打土豪、分田地」。解決中國政府的財政危機、銀行的麻煩,都只有靠這個才行。

中共的「劫富濟貧」

有一點必須說明的是,中共的所謂「劫富濟貧」,其實到1949年開始,就正式的壽終正寢了。因為,中共特權階層自己立馬之間,就變成了新貴和新富,享有一切經濟上和政治上的特權了。中共在進北京城之後,開始瓜分原來王公貴族的深宅大院,開始按「革命」和殺人的功勞定官銜、級別和待遇,就立即全面的、偷偷的繼承了原來統治階層、富貴之人的所有政治和經濟遺產。只是,中國百姓還處在「解放」、「翻身」的迷夢之中,還以為自己真的已經當家做主了呢,不知財富的大轉移,已經悄然完成。

其實,還不止於此,早在延安時期,從今天能看到的資料看,中共的特權階層就開始獨享政治、經濟、生活等的一切特權了。也之所以那樣,才會有當年奔赴延安的熱血青年知識份子的不滿,才會有王實味的《野百合花》,才會有延安的整風運動。如今,中共和延安的象徵、毛的窯洞和寶塔山都快垮掉了,也象徵著歷史一個輪迴的開始和結束。

王實味(1906-1947)原名叔翰,河南潢川人,中學時老師就誇他是「天上的玉麒麟下凡」。19歲那年,他考入北京大學文院預科,可惜他後來加入了中共,曾隨共產黨軍隊到了延安,還翻譯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但很快,他就覺察到了延安中共的反動和暴虐。他撰寫的雜文《野百合花》,用「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批評延安的「新生活」和等級制度,因此被毛澤東授意打倒,定為托派奸細、國民黨特務,並被康生弄死。

中共會再「劫富濟貧」?

中國有沒有可能再來一次「劫富濟貧」,使得貧富均等化呢?人們必須認識到,在今天的中國社會,誰富誰貧呢?如果真的「劫富濟貧」,那就等於是與虎謀皮、虎口拔牙,向中共特權階層索要財富。中共最富有的幾十萬家庭、幾百萬高級官員和他們的子弟、裙帶,會乖乖的交出財富、束手就擒嗎?讓中共自行同意做到這一點、讓他們放棄其財富和利益,根本就沒有可能。早在延安時代,中共對財富的貪戀和執著,和對任何挑戰他們經濟特權的人士的無情鎮壓,就表現無遺。

王實味和其他知識份子剛開始對中共的不平等表示異議,就遭到毛澤東的劇烈反彈。當年,很有諷刺意味的是,當毛澤東開始反擊、搞紅色恐怖時,王實味書獃子氣的宣佈退出中共,以為可以就此擺脫一切。但中共之邪,延安時代就開始了。

王承認錯誤也不行,痛哭流悌地收回退黨聲明也不行,跪在中組部磕頭求饒也無濟於事,照樣被秘密逮捕,最後被用鈍刀砍死,屍體被剁成碎片,拋入枯井。王實味算是有良心的人,他自己在延安的生活其實屬中上,他是特別研究員,有「小廚房」,「吃中灶」,津貼比邊區主席還多。但他以人性的良知,無法容忍那些不平等的現象。紅朝的今天殘暴和貪婪,與延安時期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指望中共「劫富濟貧」,無疑癡人說夢。

令中共懊惱的是,雖然它耍花招把斯諾登這燙手山芋丟給俄羅斯,但斯諾登並不領情,他在莫斯科說,中共官員在國外的存款是4.8萬億美元,分佈在世界各地。這數字不一定準確,但即使把中國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剔出去,剩下的兩萬億也是夠驚人的。紅朝怎麼會願意把這麼一大筆已經轉移到海外的巨款吐出來?武漢「超級玩家」寫他的看法時覺得「很糟心」,想寫詳細點,還擔心把自己寫進監獄,他的擔心是有理由的。

北京權貴近期密集拋售房地產,更是氣氛詭異、非比尋常。中國富人與官員群體密集拋售房產,是非常明顯的訊號。中國攢錢買房的民眾,和海外購買了中國地產的朋友,可要非常小心了,房地產市場的崩潰,可能就是一夜之間的事。

但話說回來,一個不是由中共主導的,不是中共樂於見到的「劫富濟貧」,也許最後在中國會必然發生。中國社會財富不均衡分配之後的重新分配和洗牌,看來在劫難逃。因為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國富民窮,已經差異到如此地步,也只能重新聚散財富。

這個過程,也許跟天滅中共會同時進行。此外,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貧富還真是無所謂了。甚麼意思呢,如果閣下看過神韻,記得那句「貧富都一樣」,就甚麼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