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政法界「首虎」陳旭落馬後,原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也被廣傳,稱陳旭涉嫌四人連環命案。

上海前檢察長陳旭於3月1日被宣布接受調查,成為上海第二隻落馬的「老虎」。《財經》雜誌前華東地區負責人楊海鵬和港商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法人任駿良,舉報陳旭故意將王鑫明夫婦、潘玉鳴、范培俊四人殺害。這四人是2006年秋最高檢反貪總局調查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拍賣舞弊案的證人,身分分別是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夫婦)、上海一中院法官、上海虹口法院法官。

楊海鵬的舉報信如下(按:舉報信中的法梟指陳旭):

2001年,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塘橋街坊地塊的上海萬邦中心大廈(上海浦東新區浦東南路1967-1971號,佔地面積6096平方米,總建築面積46,300平方米,土地使用年限1992年至2042年11月15日,土地用途為綜合樓,5A標準。)因司法拍賣舞弊,時值8億元人民幣左右的大廈被以僅僅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拍賣給了一家公司(該公司股東全部都是法院執行庭家屬),此後十年,該公司一直將上海萬邦中心大廈一直租給中信銀行。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而中信銀行也是前述2億拍賣資金的提供者,上海裕通房地產有限公司董事長任駿良長期控制該樓大產證,法院後行文房地產中心,另辦出產證,遂在2013年以20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將該樓轉讓給國泰君安,對此最高法院行文要求糾正,上海一中院竟以案卷丟失,相關辦案人調離或死亡回覆。

2006年秋,最高檢反貪總局成立專案組進上海專門調查此案,本案的執行員上海虹口區法院法官范培俊和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鳴都是分別在接受最高檢專案組問話後,當天晚上接受私人宴請,第二天橫死在家中。

兩法官親屬在事後均不知所終,本案其他承辦法官在此案後都已離職,多名做過法醫上海的律師認為毒殺潘玉鳴和范培俊的直接凶手就是同一人,這個殺人敗類就在不超過百人的可以接觸到內部資料毒物手冊的上海法醫群體中,已經移民或出過國的應是排查重點。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潘玉鳴、范培俊死亡一個月後,因此案接受最高檢反貪總局調查詢問的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王鑫明夫婦,在徐匯區上海南站附近的麥克花園別墅家中被殺害,家中壁櫥裏7000萬存摺和300萬現金分文未動,王鑫明夫妻原來都是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警察。王鑫明夫婦橫死麥克別墅時,恰時陳良宇方落馬,上海風聲鶴唳。幾乎無人關注圍繞拍賣行發生的系列意外死亡事件,警方也未深究死因和凶手,事後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區分局刑警隊說此案是流竄作案而將案件高掛不破。

王鑫明在遇難前,數度向法院、公安和政法圈的友人述說因拍賣行股權糾紛、最高檢的調查,他所受到的人身威脅,並多次公開提醒上海高院並向公安報警稱有人想殺他,卻無人理會。王鑫明夫婦被殺,警方先拘留了他已離婚的女婿,因為同床的外孫(嬰兒)沒有被傷害。但他女婿無做案時間和理由。後懷疑一直質疑拍賣行的港人任先生,旋又排除。也懷疑過情殺,年已六旬的王夫婦,在外均有相好。窗檯有個血手印。警方說,鄰居有個外國人通宵派對,也許驚擾了作案者,他們未取財物,逃遁。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王鑫明,警校文革時畢業,在分局刑隊工作。自感無前途,找武警關係,經營華星拍賣行。開始生意不會好,常到公安撈人弄些錢。後來在與羅馬尼亞外貿中發財了。他老婆張慧芝比他大一歲,是警校一枝花。後來他做司法拍賣和海關罰沒,發了大財。上海華星拍賣有限公司名列上海市拍賣五強,連續兩屆被評為中國「AAA」級拍賣企業,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會員,上海拍賣行業協會理事單位。是獲上海市政府、高級法院、海關公安局分別指定的罰沒物資與查禁走私物品拍賣單位,並具備文物拍賣資格。

王鑫明被害前一是接受最高檢針對「裕通案」的調查,二是被其他股東杜建平威脅退出公司股份時,華星搞定老碼頭一幅二三十億土地拍賣單子,佣金逾億。當時華星股東還有法梟的死黨、上海嘉定法院原女法官杜建平(生於1956年)和上海工藝時裝公司。華星拍賣經營司法罰沒,是杜建平加盟後的事。因此業務躍居上海前五。拍賣行的核心業務,是拿到單子。華星拍賣行躋身上海前五,靠的是杜建平進入,從法院拿到司法拍賣的單子。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圍繞單子,有許多有特殊背景的掮客,出入拍賣行,給予項目零錢回佣。王鑫明生前對朋友說,他那裏賬目混亂,每個人都有背景無法管,經營這拍賣行二十餘年,他的地位邊緣化。而一度擔任華星拍賣行董事長的蘇曉萌,則是資本市場之名人,同濟畢業,海南做大,乃上市公司「羅頓發展」的創始人之一。

王鑫明死後,接任他職位的華星拍賣行後任總經理沈承勤當時才出監獄,沈承勤原是上海楊浦區復興島的幫會分子,用假印章出擔保詐騙中信信託1千餘萬元(未算利息),另詐騙上海川沙農村信用社1600萬,檢察意見書提出無期徒刑。被一中院枉法僅判兩年,公訴人曾震怒,然操縱此案力排眾議輕判的幕後人乃時任上海一中院院長法梟,故公訴人不敢忤逆之。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的舉報信。(網絡圖片)

法梟與底層的沈承勤,均認識沈承勤的鄰居——上海《解放日報》政法記者朱仲民。沈承勤刑滿居然成為有禁業限制的特種行業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高管,與法梟曾有親密關係的前法官杜建平女士是出了大力的,法梟同時是上海華亭律師事務所主任許強同母異父的哥哥,法梟的兒子原來在上海國浩律師事務所工作,前幾年移民香港。沈承勤實際是上述四條人命案幕後指使凶手及其圈內人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