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涓觀陣

石藏無價玉和珍,只管他鄉外客尋;

宛如持燈更覓火,不如收拾枉勞心。

僅僅還能記得有兩位客人求過此簽,一位是問學業的,另一位是問感情的。

問學業的是希望知道是否應該出外留學。

我的答案令她極驚奇,你已經去過了,怎麼還不滿意呢?

原來她在外地留學,因為所選科目並非自已所喜的,但因為家裏都寄望在她,所以便選了經濟科,可能是因為所持成績太嬌人,所以連過三關入學了,可是一年下來,成績每況愈下,信心下沉,極度沮喪之下甚至輟學了。

我教她目下最好留在香港,選一科你喜愛而且是能力所及的,不要妄想以為外國一定比香港好。結果如何我不再知道了,但想必是她選修了一科喜歡的。

另一位問感情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她的男朋友與她拖了很久還未有結婚的打算,最近有些爭執,因此開始與其他男生約會,但又覺得不好故來問簽。

猜想讀者也懂得解這簽了,不要妄想了,身邊這個已經最好了。

「持燈更覓火」道盡玄機,假如各位求得此簽,也最好撫心自問,還不滿足嗎?

舊簽回顧

解簽須要易學及文學根底,才能把簽意透析,但一般人都習慣以整體簽文來理解,然後把問簽人背景套入,來個皆大歡喜的場面,因此社會有識之仕都有點看不起求簽這玩意。

鄙人解簽多年,見盡異聞,其中不乏靈驗、靈異之事,借此與眾分享。

2013年香港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先生因應俗例,每逢新春必到車公廟以香港運勢為題求簽,當年求得95簽下簽,很多人都說暗示香港運勢走下坡,但卻無具體說明何事何時,小弟當時技癢在雅虎網誌留下了這段見解,雖是舊聞,何妨溫故知新。

劉皇發癸巳車公95簽

駟馬高車出遠途 今朝赤腳返回廬

莫非不第人還井 亦似經營乏本歸

駟馬,可以用四馬地來理解,即是寅、申、巳、亥。剛巧本年就是癸巳,巳馬在亥,亥即西北乾方,馬動於亥,似乎是西北之工程也,高車,直指高鐵。

此句指高鐵以高調起動,從西北出發也。

赤腳,無鞋也,鞋者履也,因為無鞋,履不成履,所以不以履卦看,反之因為無履而露趾,火者赤也,震者足也,赤腳配成火雷即是火雷「噬嗑」,初九爻的「屨校滅趾,无咎。」正正描寫赤腳回盧的景象。但盧為「無心之慮」,以皿易心,皿,無頭之血,莫非血本終無歸,計劃無疾而終?

但高鐵已經上馬,可能所指者或與高鐵所衍生的配套也不一定,假如高鐵因為融資問題要赤腳回家,港府情何以堪?

井,水風成井,還井,即是變卦為井,所以本卦應該是澤水困,果真如此,困變井,尚有生路也。

亦似經營乏本歸,營為上火下二口,乏本,即無木也,火在口上卻無木,火何來生?又,口為澤,澤為兌,離上兌下即為「睽」,違也,行之不見。又,澤為小人,究竟誰人可以煞停高鐵?竟然不可見之。◇